超越恐惧

你想要的一切,

都在你所恐惧的背后。

                 

伤痛之中开出花

在咨询中,我经常会碰到一些来访者。

有的是在多次受伤的恋爱中丧失了对亲密关系的信任;有的是无法开始改变而被困在不满意的现状里。

他们来找我,目的是希望我能帮助他们治愈痛苦,让内心变得更加坚强。

我能从他们身上感觉到痛苦,难受,以及想要改变的求生欲望,但与此同时也知道那颗想要变强的心,此时被套牢在胆怯无力的身躯里。

1、

我上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一种类似小太妹的团体组织。

她们通常会不明缘由的针对某个女生进行各种暗算,比如给女生的白裙子上抹一缕水彩颜料,又或者在体育课上跑圈时故意伸个黑脚。

总之,她们的存在就是践踏别人,从而突出自我的强大。

倒霉和幸运总是均匀的掉落在每个人的身上。

某一天,我成了那个被砸中的人。先是教科书被涂鸦,作业本被撕破,之后文具又接连丢失。类似事件频发,我开始渐渐意识到我被盯上了。

有天放学回家,我和最好的小伙伴一起被围堵在每天必经的小巷里。组织里排头的一个抽着烟的黄头发女生发话,让我们把身上的零花钱全交出来。

平时我都自认胆大,但一下子被三五成群,烟熏火燎的阵势吓懵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畏缩的靠向旁边的好朋友,只听她说:“我们都没有钱。”

我心头一紧,因为当天我们说好要去买溜溜球,兜里揣着我说服了我爸大半个月,好不容易才得来的5元钱。

“怎么可能?”

黄毛女生显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

“真的没有。”

“把书包打开,还有过来让我搜搜身。”

“那不行,你们凭什么?”

好朋友一手护住书包,一手扯紧衣角。

“你们俩不认识我们是吧?还是皮毛痒?”

  ........

经过一通要挟恐吓,看我们没有动弹,她们几个人开始逼近我们。

我呆立着,攥钱的手,不停冒汗。 我们被逼到角落,退无可退。

“最后问你们一遍,钱给不给?”

我准备改口,想把裤兜里的钱给对方。 只听好朋友还是面不改色,说道:“没有就是没有。”

话音刚落,一群人蜂拥而上,扑向她,五六双带色的指甲,在她身上狂抓乱扯。

我心跳都快蹦出嗓子眼,连忙说:“我有钱,我给你们,我给你们......”

因为在好朋友身上未收获分文,她们听见我的话后,立马全部转向我。

就在我慢慢掏裤兜的间隙,好朋友一个反扑,抓住那个黄毛女孩的头发。剩下的就是疯狂的撕扯,以及“不能给她们”的喊叫。

大概这个团伙从来没遇到过好朋友这样孤军作战的勇猛。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看着两个披头散发的人在地上扭成一团。几分钟后,黄毛女孩凭着娴熟的技巧结束了战斗。

她嘴角挂着淤青,对我好朋友说:“钱我拿走了,但你有种,我以后不会再碰你们俩。”

说完,带着钱和人,随风而走。

面对空寂的巷子,我的眼泪水哗啦一下,喷涌而出。

半边脸贴在地上的好朋友,以为我还在害怕,不停安抚我:“不要怕,不要怕。 ”

但她越说,我的眼泪就越发止不住的往下流。

之后一段时间,我脑海里时常会闪现当天的情景,一想起,内心就痛,一痛就更让我不愿回想。

我努力的想把它们赶走,但越是用力,它们就又会以更强的力量反弹回到我脑壳里。就像一个溺水挣扎的人,越用力,越无力。

我忍不住的哭,但一哭,眼泪又让我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胆小和脆弱。

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拉锯式的折磨,放弃驱赶,不再抵抗,不再企图去控制不由控制的想法。

允许片段的记忆以流线的画面呈现在大脑里时,我慢慢不再疼痛,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似乎超越了痛感的纠缠,从一直抵抗的情绪漩涡里跳了出来。

也正是那一刻,我可以开始像个旁观者,去复现之前多少次自己都害怕直视的画面。

于是,我开始反思。

然后逐渐明白: 同样被置于不安全的环境中,同样是面对那群太妹,好朋友之所以能表现的“勇敢”,不是因为不惧怕,而是她能直面恐惧,不惧怕自己的“害怕”。

而为什么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久久无法对这件事释怀,还是会不停害怕,是因为在这份恐惧背后,一种更深的情绪将我卡住了——羞耻感。

那种羞耻感根源于父母给我的自强教育:别人能做到的你也应该能做到,这种过于严厉的管教理念,不允许“脆弱”,不原谅“害怕”。

所以,当好朋友勇敢的去保护我,而我心生胆怯,不能采取任何行动时,我体验到的更多是一种自体的虚弱,它们证明了“我原来是如此懦弱”、“我不行“,而我为此感到羞愧。

看似是恐惧,但其实是恐惧背后对自己虚弱的不承认和自我否定,困住了我。我哭,也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眼泪可以保护我内心的羞耻感不被戳破。

2、

时隔多年,等学习心理学后,我才知道自己当年可以从持续的负面情绪走出来,无意识的运用了咨询当中的一种“绝望疗法”。

具体方法是:在咨询师的陪伴下,通过一步步引导,去觉知,去捕捉你意识层面极力想回避的东西。

在这个过程中,你需要做的就是逐步放下头脑的抵抗,不抵抗也就没有痛苦,此时你会开始放松。

因为放松,探索得以继续深入,你能体验到恐惧情绪也能逐渐加深,当恐惧达到极限,你的内心会生出一股绝望,觉得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失去,这时恐惧就自动解除,而你也会发现恐惧背后那个埋藏最深的“心中鬼”,其实也并没有什么。

所以,回到咨询中,当面对那些无力的求助者时,我清楚的知道:

鼓励他们去打开自己,重建对关系的信任;告诉他们不要害怕,大胆走出舒适区完成改变,都是徒劳的。

因为他们恐惧的不是“恐惧”本身,而是“恐惧”身后的东西。

也许和我一样,可能是父母教育方式中产生的“副产品”,又或者是过往经历里更深的创伤,那些东西才是他们不敢面对的。

他们被卡在此时此刻的当下,感觉痛苦,不能往前,是因为还没有被推到一个“躲无可躲,怕无可怕”的绝望临界点;

他们还可以有选择,究竟是去直面恐惧,忍受镇痛走一条改变之路,还是继续留守现状,心存侥幸的希望现状能有一天自动好转;

他们还有时间可以等,期待不用自己去下狠手,“下定决心”的时刻就能从天而降。 

3、

但作为咨询师,我却只能很残忍的告诉他们真相:

痛苦是改变的必经之路,而恐惧正是他们要突破的自我边界。

恐惧之内,是他们极力回避的东西;恐惧之外,才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如果不克服恐惧,边界就一直在那,将成为他们改变的隐形制约。

如果想要不痛,就必须去体验痛;如果想要克服恐惧,就必须去体验恐惧。

这不是鸡汤式的绕口令,而是生命能量的转化规律。

因为生命的运动总是以矛盾的方式展开的。

紧张和放松、恐惧和无畏、强大和虚弱等,这些互为对立面的能量形式,在斗争中相互转化,由此推动生命向前发展。

这听起来很抽象,但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比如:你现在很紧张,我对你说放松,这不会让你真的放松,而只会让你更紧张。

正确的方法是,你把紧张不断推到顶峰,此时身体里所有能量都给了紧张,而你无法再维系这种紧张,到达快要崩塌的边缘时,紧张就得到了转化,放松随之而来。

能量在一种形式中越是达到极致,向其对立面转化的就会越为彻底。

也就是痛到深处就不再痛,恐惧到极限就生出无畏。

人们常常会说:如果人生还有一次重来,就如何如何。

我想,不管人生是否可以有重来,但每个人至少都有一次给自己置之死地的机会。

因为那之后,便是重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曾经有位学心理学的朋友对我说,世间的一切感情莫过于爱与恐惧……那时我莫衷一是,直到有一天我遇到恐惧这道人生的应用题...
    简爱_封了法力来修炼阅读 146评论 2 4
  • 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才能走得更远! 很庆幸在这个青春年华里遇见你们! 人总会记住陪自己共患难的人,而忘记与自...
    丫头呐阅读 13评论 0 0
  • 唔,今天要说的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最快试错修正。 今天看了一本书“精益创业”,里面的大概主旨说的是现在互联网...
    质子陈阅读 1,499评论 0 3
  • 爱你
    玫琳凯覃丹阅读 13评论 0 0
  • 花闻铃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