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道,晃荡

有一个周末,我和宇宙甜心说随便出门走走,于是我们从漕溪北路田林东路路口一直走到了五角场,走了5个小时,从徐汇穿过静安再穿过虹口最后走到了杨浦。

我们大概走过了上海好多条马路,漕溪北路、天平路、淮海中路、乌鲁木齐路、常德路、昌平路、苏州路、光复路、四平路……很多记不住了,没有规划线路只是乱走。

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意义。只是觉得在上海的街道上晃晃荡荡走路很有趣。

昌平路上整条路都在拆迁,那些写着大红色的拆字的破房子,在晚上的时候看起来荒凉又有点可怕。走过这条路之后你又能看到苏州河两岸的那些闪着富贵光芒,快戳到天上去的高楼们。

上海真的很奇妙,你走两步,就能从废墟跌进繁华里去。

虹口区的街道看起来很有历史感,但不像淮海中路那些漂亮又整齐的洋房,每一栋脸上都写着我有很多历史,这里的历史感更加亲切,那些写着XX里的老房子,弄堂里一群小孩在有点拥挤的街道追来跑去,好像很多年前就是这样的。

酷爱高楼的宇宙甜心路过每一栋高楼都很想要住进去,上海最不缺的就是高楼,那些住不进去的高楼。

经过漫长又无聊的四平路之后,终于走到了五角场。五角场的那个巨大的蛋,上学的时候我走过大概无数次了吧,然而这次它变成了一个非常随意的目的地。

最后四平路上的风把我吹感冒了一个礼拜,这大概是此行留下的唯一意义。

后来另一个周末的时候和飞老师出去走,飞老师是个走到哪里都要掏出手机构图的人,但有时候我发现用眼睛看到的东西比手机拍下来的更好看,但也可能是因为我不会构图。

飞老师还有另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往那些老房子里钻,还进的大摇大摆理直气壮仿佛是回自己家。比如我俩跑进富民路、长乐路的那些老房子里去,她问我你不觉的这些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像住在历史里,从窗口外面看那在优秀历史建筑里面炒菜的老人家,我说他们可能并不这样觉得。

一个路痴和另一个路痴瞎逛的结果最后只能是迷路,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们走来走去,三番五次地走到富民路与长乐路交汇的路口,然后发现这条路仿佛似曾相识啊。好在我们的行走并没有目的地。

如果你没有目的,那迷路这件事情,就完全无所谓了。

上海的街道真的很有趣。我有一个自己的标准,如果一条街道中车辆所占的面积远远大于行人所拥有的面积,那这条街道就不是一条好的街道,它是车的街道而不是人的街道。一条好的街道它一定是属于人的。按这个理论,静安区的街道比徐汇和杨浦的大部分街道要好,也更有趣。

大学时候上摄影理论课,喜欢听街头摄影那部分,听老师讲本雅明的“街道漫游者”,那些终日无所事事,在19世纪巴黎城市的拱廊街里闲逛的人。

如果每天都坐地铁在城市的地下穿行,其实并没有和这座城市真正发生点什么关系。地铁是另一个世界。

越发达的交通工具就越会消解街道本身的意义,往往它们只关联着目的,而缺乏了更有意义的过程与漫长前戏。城市应该是用来走的,走它的每一条路。那些房子、墙壁、大门、梧桐树、井盖、便利店、酒吧、垃圾桶、落叶、电线杆、亮着灯的招牌、擦肩而过的人和狗。

街道有趣,要是你把他当成自己的游乐场。

上海真的很大,路很多,多到走不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