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蚩尤争霸——上古第一次长征

1.蚩尤是什么样的人?

2.蚩尤崛起的过程与少昊氏的关系?

3.为什么炎帝和黄帝会联手攻打蚩尤?

4.蚩尤对中国史的影响?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1.蚩尤出场】

在这场争斗神农王朝领导权的战役之中,黄帝可能得力于蚩尤东夷集团的鼎力相助。东夷集团之势力范围,主要在山东半岛一带,其特征是森林加草原,渔猎的比例较高,畜牧业养殖较多但仍以种植为主的农业文明。

这点就和华夏集团之农业文明差异很大,华夏集团发源于黄河中上游的陕西等地,随着气候影响,逐步迁入中原河洛一带。现有的考古证据证明,此地区的生产方式是旱地农业经济,以种植也为主,渔猎采集少,畜牧业不发达,以猪、牛、梅花鹿等偶蹄类动物的圈养为主。

两者之农业文明不同,难免出现没有共同语言的时候。一对夫妻没了共同语言,可就不是闹闹别扭,而是要彻底的离婚了。东夷集团和华夏集团这两大集团,要是没了共同语言,就要分裂了。

东夷集团既然不满炎帝之统治,希望脱离神农王朝,因此对于炎黄之内战,当然是乐观其变。神农王朝之最高领导人乃是炎帝,正所谓敌人的敌人乃是朋友,东夷集团自然乐见于黄帝取得领导权。因此在炎黄之战中,东夷集团应该是倾向于黄帝这一边的。是以,阪泉大战之后,黄帝论功行赏,对东夷集团不能不有所酬庸。

作为东夷集团的领军人物——蚩尤,被封为六相之首——“当时”。

上古时代,有两门学问最为重要,一是对天的认识,二是对地的认识。对天的认识,即掌握日月运行规律,然后指定出星历节气,以用于人民;对地的认识,则是分清哪些植物适合种植,种植在什么样的土地能得到好的收成,气候对播种收成的种种影响。

天高难问,地近可知。所以对天的认识,作为一门学问,显然又高于对地的认识。“当时”这一官职,非部落联盟中公认的对天的认识这门学问至为精通的高级巫师不能担任。因此,黄帝拜蚩尤为当时,将对天文的观测重任交托于他,可谓是极度的尊崇。

至于其他五相,分别是大常、苍龙、祝融、大封、后土五人。

大常通晓地利,所以黄帝用他当廪者

奢龙明察于东方,所以黄帝用他当土师

祝融明察于南方,所以黄帝用他司徒

大封明察于西方,所以黄帝用他当司马

后土明察北方,所以黄帝用他当

早在伏羲王朝,伏羲便下令自己的四个儿子负责祭祀四时,到了黄帝王朝,祭祀四时又和祭祀四方紧密联系在一起了。因此,春是土师,夏是司徒,秋是司马,冬是“李”,“李”的性质则相当于理狱的官职。

当然,黄帝对蚩尤的这种安排,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东夷集团在天文学上成就确实是远胜于华夏集团。另一种可能则类似于后世君主为了架空权臣,表面上给予了尊崇的名位,实际上却剥夺他的权力。

至于,炎帝的兵败被俘,毕竟是兄弟,炎帝又愿意投降,安于臣属之位。黄帝也就没有一杀了事。而是将他封为缙云氏。不管怎么说,战胜炎帝之后,华夏集团和东夷集团的内部斗争暂时得到缓和。

黄帝赢得了领导权,取得了天下共主之位,但是并没有前往神农王朝之国都陈,而是定都于涿鹿,开创了黄帝王朝。[1]民众在战火之后得享和平,歌颂起了黄帝,称许他得六相而天地得治,可以说神明到极点了。[2]黄帝也有点飘飘然,志满意得之后,跑到泰山祭天封禅,各地部落首领都出席了,盛况空前——

据说他驾着象车赶着六条蚊龙,他的臣属木神毕方就站在车辖的两旁,蚩尤在前开路,负责祭祀风神的风伯向前扫除尘埃,负责祭祀雨神的雨师则冲洗道路。

一路上,虎狼在前,鬼神在后,飞蛇趴在地下,凤凰飞翔上空,大会鬼神,作成《清角》之调,向天神夸耀自己营造的太平盛世。[3]

队伍中,有一个人的心中百般不是滋味,那就是走在最前头的蚩尤。

1、2、大汶口文化的陶文,“昊”字,一只鸟站日头之上。这个字可能是从下图东夷集团用来指定历法的玉鸠相风仪象形而来。3,则为殷墟甲骨文的“昊”。这个字即是后来皇帝之“皇”的源流。

石戈复原图:上古普通战士使用的兵器。炎帝之所以被蚩尤打的那么惨,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他的部族的武器还停留在石器打制

相传,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以上古时代生育死亡率之高,如果属实的话,他的父母也太牛逼了。因此这个所谓的八十一个兄弟,估计应该是由他直辖领导下的八十一部落所组成的部族大联盟了。

他组建的军队身披兽衣,还在脑袋上戴上了铜铁打造的头盔,兵器也很完备。因此蚩尤领导的部族威震天下,在其时,军事实力是很强悍。[4]

当然,黄帝打败炎帝,风头正盛的时候,蚩尤作为东夷集团的领军人物,只好开始韬光养晦,积攒能量了。过了一段时间,黄帝看蚩尤也没有异动,服服帖帖,于是对蚩尤做了一个新的安排,命令他前往东夷集团部落居住之地,安抚那里的民众。[5]

东夷集团的首领也不知道什么时代开始,被称之为少昊氏。[6]

根据春秋时期的《左传》记载——

鲁昭公十七年(公元前525年)的秋天,郯子(东夷集团中一个小国的元首,子爵国)到鲁国进行国事拜访。

鲁昭公和他一起进餐。

席间,鲁相叔孙蜡问他:“少嗥氏(即少昊)用鸟名作官名,是什么缘故?

郯子说——

少昊氏是我的祖先,我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我的高祖少嗥挚立为天子时,凤凰刚好飞到,因而以鸟的吉兆治理天下,所以专设鸟官而全用鸟替官职命名:

凤鸟氏就是历法部部长(历正),下面统属四个司长:

玄鸟氏为主管春分、秋分的司长(司分)

伯赵氏为主管夏至、冬至的司长(司至)

青鸟氏是主管立春、立夏的司长(司启)

丹鸟氏是主管立秋、立冬的司长(司闭)

祝鸠氏是内政部部长(司徒)

鴡鸠氏是国防部部长(司马)

鸬鸠氏是建设部部长(司空)

爽鸠氏是司法部部长(司寇)

鹘鸠氏是经济部部长(司事)

这五个鸠,都是治理民众的长官。

又有五个雉,是管理五种工业的长官,负责改进器物用具、校正度量衡器以方便和安定民众生活等工作。

又有九个扈,是管理九种农事的长官,负责督促生产而不使民众懒散等工作。

由郯子的这段话可知,东夷集团历史上曾经建过国。第一任君主名字叫做挚,被东夷人尊为高祖,称少昊氏。他们学习华夏集团的典章制度,也创设了管理民众的官职,为了有别于华夏集团,他们是以本族之图腾鸟一一为官职命名的。

凤可以管百鸟,当然便是君主了。百鸟分工管时令。如玄鸟(燕子)管春分秋分,即燕子飞来的时候,春分就到了。到了秋分,它们则会离开;伯赵即伯劳,夏至之时,便开始鸣叫,到了冬至之手,便停止了鸣叫;青鸟以立春鸣,立夏止;丹鸟以立秋来,立冬去等等。凤可以象征王侯,所以用凤作为师(军队)的标志。

关于少昊氏之由来,还另有一说——

神农王朝时期,管理东方的官职,叫做太昊,这当然是沿袭了伏羲王朝君主的太昊氏的的名号,含有纪念一代伟人的意思。

至于管理西方的官员就叫做少昊。[7]这两个官职,从纸面上来说,太昊和少昊,就是大日头和小日头。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是以名之为太昊。西方则是太阳落下的地方,是以名之为少昊。

按照黄帝的想法,蚩尤是出自东夷集团,派他去和东夷集团的最高领导少昊氏沟通,解释一下神农王朝朝局的重大的变化,巩固邦交的同时,也有助于国际形势的稳定。

少昊氏的势力范围大致位于今天的山东半岛一带,姑且名之为少昊之地。蚩尤到了少昊之地之后,一开始便谋划起兵。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大量制造兵器。蚩尤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人物。正是在他的领导下,他的部落率先从石器时代步入了金属时代。

从世界史上来说,每个文明要发生一次必不可少质的飞跃,那就是掌握金属冶炼术。[8]由于金属冶炼需要消费很多砂石,很多人看着蚩尤部众不断在山野采集砂石,有进无出,于是谣传他们这一族以食砂石子为生。[9]

这个情况,黄帝也并不是一无所知,有一天,他和自己的臣子伯高讨论国事。

黄帝问道我想把天下结合为一家,有办法么?

伯高回答说:请除掉各地矿山上的杂草而树立国有的标记,我们努力铲除各地的武装势力,天下就可以合为一家。

黄帝说:这个道理能进一步讲讲么?

伯高回答说——

山地表面上有丹沙的下有金矿,表面有慈石的下有铜矿,表面有陵石的下有铅、锡、红铜,表面有赤土的下有铁矿,这都是山上出现矿苗的情况。

如发现山有矿苗,国君就应当严格封山而布置祭祀。

离封山十里之处造一个祭坛,使乘车到此者下车而过,步行到此者快步而行。

违令者死罪不赦。这样人们就不敢随便开采了。

然而黄帝行此禁令仅在第十个年头,葛卢山山洪过后,露出金属矿石,竟被蚩尤接管而控制起来,蚩尤制造了剑、销、矛、戟,这年与九个诸侯国发生兼并战争。

雍狐山山洪过后,露出金属矿石,也被蚩尤接管而控制起来,蚩尤制造了许多的戟和戈,这年与十二个诸侯国发生兼并战争。[10]

总之,在黄帝打败炎帝的十年之后,蚩尤发现了葛卢山、雍狐山两大矿区(今地不详),大量制造兵器。期间,蚩尤带领自己的部族,先后在少昊之地,发动两次大规模兼并,第一次吞并了九个部族,第二次则吞并了十二个部族。

这些战役大大了扩充了地盘,提高了东夷集团的实力。那么这些战役都是在那里进行的呢?据说,他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兼并战争发生在黄河的入海口处,即今天渤海湾的西南部。

传说古代黄河入海之前分为九条小的河流。[11],在黄帝时期,称为九淖,到了尧舜禹时代,则称之为九河。这些地区的民众在蚩尤的兵威之下,只得屈服。后来他们因为蚩尤战败,而受到处罚,被驱赶到南方,被名之为九黎。[12]

蚩尤胜利之后,并没有停下扩张的脚步,而是将战火燃烧到了空桑(今山东曲阜)。空桑是东夷集团本根之地,可见蚩尤的疯狂扩张行为并不得到东夷集团的认可,蚩尤为了加强自己的威权,悍然对于自己同属的部族发动进攻。

此次战役,当是以少昊氏兵败,力屈之下,不得不认输。至此,蚩尤终于整合了整个东夷集团,有了向黄帝挑战的资本。广西左江岩画,战争胜利庆功献俘图,想来黄帝大败蚩尤之后,也必是这等场面。在蚩尤武力扩张过程中,对于政事的处理,秉承的方针,就是从重从快。为了彻底震慑新征服的民众,蚩尤第一个发明了刑法。

《尚书·吕刑》谈到刑法的起源就说——

古代有遗训,蚩尤开始作乱之后,牵连影响到了到了平民百姓。

乱世之中,无人不做贼寇,他们轻率而不遵循正道,内外勾结,交相作乱,争夺窃盗,诈骗强取。

当苗民都不遵守政令了,蚩尤就发明刑法,用刑罚来制服震慑平民百姓,为此制定了五种酷刑。

蚩尤的倒行逆施,使得失去民心,为了巩固威权,他大肆杀害无罪的人,开始放肆使用劓、刖、椓、宫、黥等刑罚。

最终,他变成一个施行杀戮,抛弃法制的暴君,既不去鉴别有罪和无罪,也不听申诉,而是靠着滥施酷刑以维持统治。[13]

《尚书》乃是夏商周三代之国家文献,权威性很高。然而,一个国家文献,所持立场,从来是成王败寇。蚩尤与黄帝争霸,最终失败,因此很不被史官待见,成了暴君。

实际上,蚩尤之发明刑法,意义至为重大。有了刑法之震慑,蚩尤遂得以将治权延展至于自己所领导的各大部族之中。这样,才能将各大部族团结在一块。

又经过几年整合之后,蚩尤觉得自己已经有能力向黄帝王朝挑战。于是他高举为炎帝的报仇旗号,称兵作乱,为了宣示自己是正义之师,他还让自己的军队树起了炎帝一族的图腾——牛的旗帜。[14]

由于蚩尤施政之地,距离涿鹿比较远(就古代的通讯水平来说),蚩尤之最初兼并战争,总体而言,又属于诸侯的内政,黄帝也不好干涉。眼看着蚩尤一步步坐大,黄帝不可能对蚩尤一点警惕之心也没有。从他和伯高的谈论便可知,黄帝对蚩尤已经不惟是警惕了,而是异常的紧张。深知华夏集团和东夷集团之间必有一战。

然后,他并没有想到蚩尤这么快就整合了东夷集团,这么快就起兵另立中央。当蚩尤打着为炎帝报仇的旗号兴师动众而来,黄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派已经成为自己臣属的兄弟炎帝亲上战场。

这应该说是一步绝妙好棋——

一则炎帝和蚩尤原有君臣名分。

二则也可以宣示蚩尤起兵口号之荒唐。

炎帝和蚩尤两军一经接触,结果不难逆料。军事本非炎帝所长,他被蚩尤打的丢盔弃甲,急忙撤回涿鹿。蚩尤则在其后紧追不舍,一前一后,两军先后抵达涿鹿之野的一条河流。黄帝在涿鹿见蚩尤来的凶猛,也不敢贸然打开城门,接引自己的兄弟。

当然,也可能怀疑炎帝不甘心失败,和蚩尤两个人是做戏,一伙的。炎帝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绕着涿鹿一直和蚩尤捉迷藏。老是这么下去也没办法。炎帝派人进去涿鹿,备述前后经过。

黄帝当此之时,作何决断。只要蚩尤不攻城,他的战略就是一个字——“忍”。忍下心来看着蚩尤追杀炎帝。这也难怪,炎帝、黄帝、蚩尤三人各自小九九。

对于蚩尤来说,一路追杀,如果直接攻城,说不定炎帝来个反攻,里应外合,吃不了兜着走。撤退吧,心有不甘。都好不容易打到这里了。当他看到黄帝决定闭门不出,心想,黄帝这个老滑头,要借我的手,杀自己的兄弟,好吧,我成全他。

黄帝有没有借蚩尤之手铲除自己兄弟炎帝的心,我们不好说。但是他胸中是有自己的韬略。他打了那么多年的战,最喜欢的就是以逸待劳,口袋战术。

上次,炎帝就是败在涿鹿之旁的阪泉。这一次,蚩尤既然送上门来,自然要叫他来得去不得。涿鹿这块战场,他从小生于斯长于斯,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有,当然要好好的发挥。

不过蚩尤今时不同往日。从兵器上来说,黄帝不如蚩尤。士气上来说,也不如——自己的哥哥不正在城下被敌人追着呢。

黄帝闭门不纳,可苦了炎帝。炎帝此时当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后人描述炎帝窘困之情形,用了一个词“九隅无遗”。

什么意思,就是天下九州,连一块躲藏的地方也没有。就此,涿鹿之战,三方陷入了相持阶段。

炎帝被蚩尤追着打,还舍不得离开涿鹿。原因何在?因为炎帝心里知道,除了自己的兄弟黄帝,从军事实力上,没人扛得住。跑的远了,孤立无援,最终还是给蚩尤灭了。

于是,他也有一个字——“撑”。这个撑啊,估计嘛,一是要撑到蚩尤精疲力竭,二是要撑到黄帝良心发现。

黄帝呢?偶尔出城骚扰一下蚩尤,反反复复和蚩尤也打了不少遭遇战,一吃紧,就龟缩回涿鹿。

行军打战,学得乌龟法,向来就算成不了名将,至少也是良将。后世的诸葛亮不是一样在祁山下被司马懿调戏至死么。

蚩尤虽然每战必胜,肯定是越打脾气越坏了。锅里的肉,看的吃不得,多闹心。三方就此打打停停,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据说,先后有七十二场遭遇战。[15]

在这段时间里头,黄帝已经想好的策略——

涿鹿之野有涿鹿山与灵山,灵山海拔2400多米,涿鹿山东面为长达40多里的灵山河谷,灵山河谷东、西两侧都是壁立千仞的高山。

也就是说,这是一处设伏的好地方。这个地方的气候因素也比较特别,在夏秋之际,一是往往暴雨之后山洪暴发,二是多大雾,大雾一起,就是弥漫两三天。

《三国演义》里头诸葛亮在赤壁大战前夕说,万事具备,只欠东风。黄帝欠的则是将蚩尤引进此地,然后堵住谷口,等待一场大雨,来个瓮里捉鳖。

有一次,好不容易将蚩尤引了进去,没想到天公不作美,起了一场大雾。敌我不辨之际,自然无法堵住谷口,前功尽弃。[16]

黄帝深怕蚩尤起了疑心,所以又和蚩尤相持了好久,才再次又将蚩尤领入灵山河谷。这一次,天从人愿。黄帝已经布置好了,他让自己的部将应龙在灵山河水上游拦蓄河水。当蚩尤一被堵在灵山河谷,暴雨降下之时,便扒开大坝,就此一战成功。[17]蚩尤带领的九黎和东夷部众在山洪和暴雨的冲击下,可谓惨不可言,尸体填川满谷,积血成渊,聚骨如岳。

据说数年之后,这里凝结的鲜血,化成了石头。白骨成灰,膏流成泉。[18]不过蚩尤并没有身死其中,而是被生擒了。

在黄帝战胜蚩尤之决定性战役中,黄帝本人也是身先士卒,他拿出他的锵钺,鼓舞士气,使得三军奋起,将士用命,方得以一战成功。

而蚩尤之被擒,巧的不能再巧,正好落在黄帝的手上。当黄帝遇到落荒而逃的蚩尤,毫不客气的蚩尤当场拿下。[19]黄帝对这个祸首没什么好客气,就在青丘之地杀了他。[20]上古之战争是非常惨烈,对待战俘,毫不留情。处决祸首,更要对其尸体也大加侮辱,因为古人信仰鬼魂之说,只有将敌人彻底的挫骨扬灰,才不至于有后患。

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他的追随者彻底的断绝了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念头。降自王权时代,周武王之灭商,还把商纣王的脑袋砍下来,挂在太白旗上示众。是以,黄帝的这一做法,也就不足为奇。

于是,蚩尤的尸体享受到这样前所未有的超规格的待遇——

他的皮,被剥了,当箭靶子。黄帝再召集很多人射击,多次射中的,大大的有赏。

他的头发呢,被扯下来(那是应该还没有剃刀吧),和泥土混合在一起,建成一个天门,这个凯旋门呢,叫做“蚩尤之旌”。

他的胃,被塞满了东西。干什么呢,拿来当球踢。黄帝还让人拿着这个球球,多次投中者有赏;至于他的骨头和肉怎么处理?剁烂了,做成肉酱,送给天下各族的族长。至于这些族长对于人肉有没有胃口,就不好说了。[21]

据专家考证,此皆为蚩尤之族徽。《山海经》中之应龙。秦应龙之战蚩尤,汉应龙之战蚩尤、夸父。

涿鹿之战之意义,是一场华夏集团和东夷集团争斗领导权的战争。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长征。

我们不要以为蚩尤失败了,便以为他是个无能的军事家。恰恰相反,他是中国军事史上一个超天才的人物,蚩尤带领他的部队,由今天的山东一直打到今天河北地界,以现在北京直达济南的火车路程计,不过495里。

然而,在他那个时代,组织一只庞大军队,即便单纯行军,完成这495里路程,几近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春秋时代的军事家孙子在作战篇曾经提到远征之难——

按一般的作战常规,一次大规模的会战,需要出动战车千乘,运输车千辆,军队十万,越地千里运送粮草。

如此一来,则前后方的军需,宾客使节的招待费,胶漆器材的补充,车辆盔甲的供给等,每天都要耗资巨万。

只有作好了准备,十万大军才能出动。

用此军队作战,要求速胜——

旷日持久就会使军队疲惫,挫折锐气,攻城就会耗尽人力,久驻在外,会使国家财政发生困难。

如果军队疲惫、锐气挫伤,战斗力下降,财力不足,那么其他虎视眈眈的诸侯国就会乘机举兵进攻,尽管有足智多谋的人,也难以收拾这种局面。

所以在用兵上,哪怕再怎么笨拙的指挥官也要速战速决,没有见过讲究军事指挥水平高超的将领能接受两军相持、旷日持久的局面。

战争久拖不决而对国家有利的事情,自古至今,都未曾听说过。

因此说,不能全面了解战争害处的人,也就不能真正懂得战争的有利之处。

善于用兵打仗的人,兵员不再次征调,粮饷不再三转运,武器装备在国内准备充足,粮草补给在敌国解决,这样,军队的军粮就能满足了。

国家由于兴兵而造成贫困的原因是长途运输。

长途转运军需,百姓就会贫困。临近驻军的地方物价必然飞涨,物价飞涨就会使国家的财政枯竭。

国家因财政枯竭就会加重赋役,军力衰弱、财政枯竭。

国内百姓穷困潦倒,每家资财耗去了十分之七。

政府的经费,亦因车辆的损耗、战马的疲惫,盔甲、箭弩、戟盾、矛橹的制作补充及丘牛大车的征用,而损失了十分之六。

所以,高明的指挥员务求在敌国内解决粮草供应问题。

就地取食敌国一钟的粮食,等于自己从本国运出二十钟;夺取当地敌人饲草一石,相当于自己从本国运出二十石。[22]

孙子是一个高明的军事家,曾经指导吴国的军队侵略楚国,攻入楚国的国都。对于远征之难的体会,自不是纸上谈兵。

然,孙子所处之时代,乃是春秋末期,其时中国人古代造车技术已经基本定型,可用于长途运输。

即便如此,孙子还是认为,一个国家一方面保持政府的稳定运转的同时,在另一方面还能承受一次旷日持久的远征所带来的财政压力,实在是很大的挑战。

吴国立国已经有五百余年,各种制度蔚为完美,压力尚且如此之大。

再回顾神农王朝时代,蚩尤带领的东夷集团犹自处于部落联盟时代,如何整合内部力量已经是很大的难题,更遑论驱使整个部落联盟之民众进行如此之大规模的远征。

更重要的一点,孙子提出的解决方案——“因敌就粮”的上上之策,乃是基于春秋末期土地之开发,农业之发达,为三代以来所未有。

而在神农王朝时代,天地茫茫,皆未开辟。粮食欲就无从,只能从本根之地运输而至。

须知蚩尤之远征,不惟要在后勤得到保障,尚需在敌人的地盘做持久战。则其所处之困境,所挑战之难题,可以说是孙子想都不敢想象的。

蚩尤做到了,失败了。但是我们要说,他是虽败犹荣。为了取得这次涿鹿之战的胜利,蚩尤肯定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建立一个与以前松散部落联盟显异的运转体制——中国之最早国家政府的雏形。

从他“始作刑法”的努力,则知他必然创兴了一套国家机器,以便使得战争资源得以快速征集、运转和调配。

总而言之,蚩尤不惟能够打败炎帝,将炎帝追的九隅无遗。他更在涿鹿城下顿兵,以强龙之霸道挑战黄帝这个地头蛇,展开旷日持久之相持战,其动员力和组织力实在是开辟以来第一雄奇伟绩。

是以百代之后,蚩尤虽为异端败寇,然而东夷集团之故地山东半岛依旧长久地祭祀他为兵主、战神。直到两千年之后的秦汉时代,齐地仍有“兵主”蚩尤祠。当汉高祖刘邦起兵之时,便曾以蚩尤与黄帝并祀。[23]

这种蚩尤崇拜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并没有被岁月所消磨,梁朝任昉所著的《述异记》上,便有对民间这一蚩尤崇拜现象狂热不衰的描述——

秦汉两代相传,蚩尤氏的长相,其耳边的鬓毛坚硬有如剑戟,头上长角。

当他和黄帝作战的时候,用自己的角顶住敌人,没有人能够抵挡蚩尤角的威力。

现在冀州还流行一种玩耍的游戏,叫做蚩尤戏。

在游戏中,民众三三两两的各自头戴牛角而互相抵触。

考察蚩尤戏的源头,当是出自汉代人发明的角抵戏。[24]

蚩尤之生前,凭借着强大的军事实力,震慑九黎、东夷。他这一死,各部族却没有想黄帝想象的那样,就此顺服,而是纷纷起兵。天下就此纷纷扰扰多年。黄帝能怎么办,只有一个打,不服打到你服。

黄帝在处决了蚩尤之后,乘此大胜之威,率兵南下。那个部落不服,就灭了那个。彻底扫荡蚩尤的残余势力,一口气打了五十二场战役。[25]

只是华夏集团和东夷集团,几百年来积不相能,矛盾由来已久。蚩尤之起兵挑战黄帝,只不过顺应了时势。

现在,黄帝打算借此机会,彻底荡平东夷集团,想法很好,实现起来,却是艰难无比。这点,即便是黄帝手上拥有当时东亚最强大的军队,也无法很快实现。

黄帝觉得这么打来打去的,没有尽头,于是他就把蚩尤形像画了出来,宣示各部族,连最强大的蚩尤都被我打败,你们凭什么跟我斗。[26]

最终,东夷集团其中一部分人愿意归顺黄帝王朝,黄帝就将他们迁到邹、屠两地定居。最终这里的人民,形成了邹、屠二大姓,均以居住地名为姓(邹、屠二地均在今山东境内)。

而东夷集团顽抗到底,不愿意臣服于黄帝王朝的,则一律被黄帝放逐到寒冷荒凉的北方去。还有一部分死活都愿意追随蚩尤,但又打不过黄帝的九黎部族,大举南迁。

这些部族至始至终,都一直认定黄帝王朝是他们的敌人,不愿意和解,他们在南方新开拓的地盘所建立的国家,被黄帝王朝称之为三苗之国。[27]

三苗之国其后一直和黄帝王朝对抗,之间战争一直打来打去的,成了一笔谁也理不清的烂账。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黄帝王朝的尧舜禹时代,其中黄帝王朝第七任君主帝舜还因南征三苗﹐死于苍梧﹐连尸骨也未运还。

不过,随着黄帝王朝越来越强大,三苗最终无法抵挡,迫于压力,再度南迁到汉水一带,在今天湖南岳阳、湖北武昌及江西九江一带落地生根。[28]

------------------------------------------------------------------------------------------------

我在知乎开了个专栏:中国上古史,中国上古史 - 知乎专栏欢迎大家捧场、关注、指正、批评。

————————————————————————————————

[1]黄帝王朝建立的日期,古史学家说是纪元前二六九八年。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中华人很多次想用这一年作为纪年开始,像西洋诸国用耶稣诞生之年作为纪年开始一样,以代替中国特有的以帝王个人为基础混乱不堪的年号制度。这主张没有成功。但它值得纪念的价值,至为显然。——柏杨《中国人史纲》

[2]故通乎阳气,所以事天也,经纬日月,用之于民。通乎阴气,所以事地也,经纬星历,以视其离。通若道然后有行,然则神筮不灵,神龟不卜,黄帝泽参,治之至也。昔者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得大常而察于地利,得奢龙而辩于东方,得祝融而辩于南方,得大封而辩于西方,得后土而辩于北方。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蚩尤明乎天道,故使为当时;大常察乎地利,故使为廪者:奢龙辩乎东方,故使为土师,祝融辩乎南方,故使为司徒;大封辩于西方,故使为司马;后土辩乎北方,故使为李。是故春者土师也,夏者司徒也,秋者司马也,冬者李也。——《管子·五行篇》

[3]《韩非子·十过》:“昔者黄帝使鬼于西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皇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

[4]“黄帝摄政前,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杖马戟大弩,威振天下。”——《太平御览·龙鱼河图》

[5]“昔天之初,□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方,司□□上天未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相大正,顺天思序,纪于大帝,用名之曰:“绝辔之野”,乃命少昊清司马鸟师,以正五帝之官,故名曰:“质”,天用大成,至于今不乱。”——《周书·尝麦》

[6]“我高祖少嗥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的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谣者也。”——《左传》

[7]“东方生养,元气盛大,西方收敛,元气便小,故东方之帝,谓之大皞,西方之帝,谓之少皞。” ——《礼记·月令·疏》。近代的吕思勉对太昊有个考证,说黄帝时期所谓的少昊和太昊,只是两个官职名称罢他引用了的论据就是上面这一段话。此外,《越绝书·计倪内经》也说:“故少昊治西方,蚩尤佐之,使主金。”

[8]战国鲁尸佼《尸子》明确指出:“造冶者,蚩尤也。”

[9]“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慈仁。——《龙鱼图》

[10]黄帝问于伯高曰:“吾欲陶天下而以为一家,为之有道乎?”伯高对曰:“请刈其莞而树之,吾谨逃其蚤牙。则天下可陶而为一家。”

黄帝曰:“若此言可得闻乎?”伯高对曰:“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上有慈石者,下有铜金。上有陵石者,下有铅锡赤铜。上有赭者,下有铁。此山之见荣者也。苟山之见其荣者,君谨封而祭之。距封十里而为一坛,是则使乘者下行,行者趋,若犯令者罪死不赦。然则与折取之远矣。修教十年,而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送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

——《管子·地数篇》

[11]《归藏》上说,“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邱。”

此载中的“登九淖”当是《尚书·禹贡》中提到的九河:“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

至于空桑、青丘,之前已经说过。

[12]九黎即《山海经》所记载的“牛黎之国”、“留利之国”、“柔利国”。九黎之称,是地名加族名而成

[13]“若古有训 ,蚩尤惟始作乱 ,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 ,鸱义奸宄 ,夺攘矫虔 。苗民弗用灵 ,制以刑 ,惟作五虐之刑曰法 。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 。越兹丽刑并制 ,罔差有辞 。——《尚书·吕刑》

[14]南北朝任昉.《述異記》:「有蚩尤神,俗雲:人自牛蹄,四目六手。今冀州人提掘地得髑髏如銅鐵者,即蚩尤之骨也。今有蚩尤齒,長二寸,堅不可碎。秦漢間說蚩尤氏耳鬢如劍戟,頭有角,與軒轅斗,以角觝人,人不能向……」,这段话中值得注意的是提到蚩尤人自牛蹄。

[15]黄帝百战,百战之数未尽闻也,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七十二,其大略也。(《鹖冠子》注

[16]蚩尤作大雾,皆迷四方,于是作指南车,以示四方。遂擒蚩尤而即位。——《古今注》卷上《舆服》

[17]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妭。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从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山海经》卷十七《大荒北经》

[18]昔黄帝除蚩尤,及四方群凶,并诸妖魅,填川满谷,积血成渊,聚骨如岳。数年中,血凝如石,骨白如灰,膏流成泉。——《拾遗记》卷一《高辛》

[19]太山之稽曰:可矣.於是出其锵钺,奋其戎兵,黄帝身遇蚩尤,因而擒之。——《黄帝四经》

[20]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历代都提到黄帝因指南车而摆脱大雾,黄帝时代可能已经有车,所以后人给他安了个轩辕氏的名号。

但是像指南车这么高科技的东西,也要远到了南北朝时代,才有人根据传说,搞出一辆来。

所以这里不予采信。虽然这是个很有趣的传说,不写都有点手痒痒的。

[21]剥其皮革以为干侯,使人射之,多中者赏.浚其发而建之天门,曰蚩尤之旌.充其胃,以为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腐其骨肉,投之苦醢,使天下噍之.——《黄帝四经》

[22]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民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

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于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车罢马,甲胄矢弩,戟盾蔽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

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萁秆一石,当吾二十石。

——孙子《作战篇》

[23]汉魏古籍载东平寿张县境(在今山东东平)有蚩尤墓,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

另在巨野县有蚩尤肩脾家,与寿张蚩尤墓规模相同,传说蛋尤被杀后身首异处,故为别葬。

[24]“秦汉间说,蚩尤氏耳鬓如剑戟,头有角,与轩辕斗,以角低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抵戏,盖其遗制也。——《述异记》

[25]神农氏衰,蚩尤氏叛,不用帝命。黄帝于是修德抚民,……讨蚩尤氏,禽之于涿鹿之野。诸侯有不服者,从而征之。凡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群书治要》卷一一注引)

[26]《龙鱼河图》: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像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

[27]《国语·楚语下》说:“及少皞衰也,九黎乱德……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尧复育九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韦昭注:“三苗,九黎之后”。“

[28]《史记正义》:吴起云,三苗之国,左洞庭而右彭蠡,今江州鄂州岳州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青阳是黄帝的儿子,怎么就成了少昊氏? 2.华夏集团和东夷集团是以什么方式合作的? 3.凤图腾和鸟图腾是怎么结合...
    王威阅读 338评论 0 1
  • 古时女子称姓,男子称氏。黄帝号轩辕氏,按照现代人的理解,“轩”指有窗格的雅致的小房子或者是有帷幔的高篷顶的...
    陳年风流阅读 407评论 3 4
  • 寂静的夜里又想起了她 想起她的微笑还有长发 她最近好吗 有没有人关心啊 身边是不是有了那个他 想听你的声音想给你电...
    命入膏肓阅读 61评论 3 1
  • 出现地:《琅琊榜》 酒の度数:★★★★☆ 这司空见惯的催情烈酒到了口碑好到爆的国民神剧《琅琊榜》里就有了如此文艺的...
    艾微微阅读 915评论 0 2
  • “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
    易知河阅读 139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