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清晨。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戴了顶很老派的凉帽,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一条布袋子,颤颤巍巍地在马路边上徘徊,看样子她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

见到我,老妇小心翼翼地问:今天星期几?

星期二。

你要去哪里?

我去电视台。

听了我的回答,老妇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开了。

我追上去,你要去哪里?

教堂。

教堂就在你右手边,不远的地方呀!我用手指给她看。

嗯,这个我知道。我只是不记得是星期一还是星期二要来做礼拜的。

哦,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哦。

老妇满脸沟壑纵横,一脸的风霜,说话间左手一直抖个不停。

想必天刚亮,这老人家就从家里出发了吧?

我因自己的“无知”帮不上她而有些自责。

要不,我帮你去问问吧?我快步跑向教堂,可能因为时候尚早,大门紧锁,门口的警卫室里也空无一人。

回来后,我只能抱歉地朝着她笑了笑。

老妇晃了晃了头,一脸地惆怅,还有几分的茫然。

看着哥特式教堂圆圆的屋顶上面的十字架,生平第一次投去了深情地目光,并暗自祈愿:

万能的×啊,请你快帮帮这老人家吧!她那是一颗怎样饱受生活蹂躏,却又满怀虔诚的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