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18)北极熊与第一名

96
素凌寒
2017.12.01 17:28* 字数 2643
【失忆】素凌寒著

月考之后我们同时迎来了秋天和新的一周。

我骑着单车在秋意中摇晃着,就像在空中漫天飞舞却找不到方向的蒲公英一般,在不知不觉中秋风把我吹到了学校。

我走上一节一节台阶,然后走到我们班门口悄悄地推门进去。班里有人正在趴在桌子上睡午觉,也有人正在默默地做题。我悄悄地走进班里,轻轻地把书包放下塞到课桌里面。然后从面前的一摞书中抽出还没做完的数学试卷把它展开,开始刷题。

渐渐的班里的同学越来越多了,班级也由最开始的安静逐渐喧哗起来,我面对着一道导数题一筹莫展,再加上班级里喧嚣的吵闹声实在是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我索性把数学试卷收起来不做了,拿出上午刚从陈啸亭那里借的《青年文摘》开始翻看起来。

刚看完一个故事,便听见于乐章的声音从班门口传来:

“我这次月考肯定是稳了,数学肯定140以上,化学也可简单。”

我听到这话嘴角微微上扬,不以为意,接着看我的故事。

班长王希静心直口快地直接吐槽了出来:

“就他那水平还数学140以上?自己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

于乐章正好走到桌位上,估计是听到了王希静的话,一脸便秘的表情坐了下来。说实话,看着他那一脸便秘的表情我真的很想笑。

但我知道自己不该笑,别人爱怎么装逼那是他自己的事,他能不能实现自己装的逼那也是另一回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确切的说是我希望他最好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是一个情绪非常容易受别人影响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王希静似乎非常讨厌于乐章,但王希静又是我的朋友。站在他人的角度,于乐章也算是我的朋友。而王希静却十分讨厌于乐章,这就让我夹在中间十分难做人。

虽然我对于于乐章并无好感,但我对于这种人的对待方式一向都是敬而远之,而目前我又无法做到敬而远之。

更令我困扰的一点是在和于乐章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他虽然有非常令人讨厌的一面,但我也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确切的来说,是自己初中时的样子——不可一世的骄傲和不肯认输的倔强。每当王希静在吐槽于乐章的时候,我总会觉得自己似乎也是被吐槽的那个人。

于是我努力地想要证明我和于乐章绝对不是一种人,我和他一点相像的地方都没有,一点都不能有。我努力地抹杀掉自己身上所有的傲慢与倔强,压抑自己的那颗心灵。我自认为自己要比于乐章成熟,我自认为自己要比于乐章稳重。可是就算是这样,班里的同学还是会不断地拿我和他作比较。

唉?要是能换同桌就好了。

我不想和他有任何联系,一丝一毫都不想有!

小心翼翼地去讨好这个世界,结果又有谁愿意以真心相对呢?

人际关系一片混乱,我活的真是失败啊。

我把《青年文摘》也收了起来,烦躁的情绪随着喧嚣的教室像野草一样疯狂滋长着。

看来我果然适合到世界的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人去生活,不和任何人接触也就不会有这些烦恼了吧。

傻气!人活着就得和别人接触,一个人是很难活下去的啊。

我望着面前的女孩的马尾出神,黑色发带的银色小熊恐怕是这世界上能给我些许安慰的唯一物件了。

对了,去北极生活的话可以和北极熊一起生活啊。

妈的智障,和北极熊一起生活?你确定不是你自己成为北极熊的食物?

我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于乐章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我立马收住了笑容。

这些天真到自己都觉得可笑的想法可能一辈子就只有我自己知道了吧。

下午第二节是数学课,按照地高的改卷速度,这时候月考成绩差不多就该出来了。我们一向在马云初念成绩之前会先问张雪,马云初年纪大了,要等年级组把打印好的成绩单送到他手里他才知道成绩,但其实成绩一出来,老师就可以在网上的阅卷客户端看到了,只是马云初不懂得该怎么查看。

我对于这次月考成绩几乎无感,上一次期末考试考了两百多名,这一次进步一下估计也就一百多名吧,一百多名的成绩对我而言实在是无法填补我巨大的野心。所以我还是自己想想怎么和北极熊和平相处吧,管他谁爱考第一就考第一吧。

数学课一上课团支书张毓就问数学老师张雪:“老师老师,咱们这一次月考成绩出来了吗?”

张雪看着张毓:“就你这个时候关心成绩,平时上课也没见你这么积极地回答问题。好,同学们,我们先上课。”

张毓望着张雪说:“平时我也可积极啊,以后肯定会更积极的。老师,你就给我们说说成绩呗。等我们班主任,他明天都不一定能拿到成绩单。”

张雪瞪了一眼张毓:“就你事多,上课。”

班长王希静又补了一句:“老师,那咱们班这次月考有进年纪前一百名的吗?”

张雪似乎意识到如果不给我们透漏点消息,恐怕这节数学课就要这样过去了。

“有,不仅有进前一百的,前五十的都有。”

“谁呀谁呀?”张毓和王希静一起问道。

“余林野。”

那一瞬间我觉得心头一热,这个暑假的努力没有白费,微风吹动着前面女孩的发丝,我的嘴角微微上扬。

班级里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多的炽热的目光,便低下头假装看书。

“还是要平时多下功夫,张毓你看看人家余林野,不要总是等考完试才关心考试成绩。平时功夫下到了,那考试成绩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吗?”

不和北极熊玩了,还是回过头来好好听数学课。

晚上回到家里,这次月考的成绩已经通过校讯通以短信的形式发到了家长的手机上。我望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虽说是前五十名,但其实也只是第四十九名嘛,这差一点就进不了年纪前五十了啊。

第二天马云初也拿到了成绩单,在班里宣读了成绩和新的座位表。

宣读完座位表之后我才意识到我的座位根本就没有变,同桌也没有变,依然是于乐章。

大家坐在新的座位上开始了晚自习。马云初刚走,班里十分安静,我甚至都能听见挂在教室前面的时钟的秒针走动的声音:嚓嚓嚓嚓……

一阵晚风吹过,面前的女孩的马尾的发丝飞扬,许梦的位置也没有变。偌大的一个班级,只有于乐章、许梦与我我们三个人在这次座位调整中没有改变。

为什么呢?

我一点都不想和他坐同桌,我一点都不想和他产生联系。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白炽灯下空白的试卷还有厚厚的一沓,我拿出中午没写完的数学试卷继续开始写。

看了十分钟,依然没有思路。

我讨厌导数,便收起了数学试卷,然后抽出了一张化学试卷开始做,刚做了几道选择题下课铃声便响了。

我又抽出《青年文摘》,打算看几个故事换一下头脑,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一篇故事还没看完,便听见王希静的声音:“你知道文科588班的郝景文多厉害吗?他是这一次月考文科年纪第一,不过他对他们班主任排的座位不满意,直接当着他们班主任老王的面摔下手里的书说:“我是第一,我不和他坐同桌。”

本来我也就心思没在故事上,听她这么一说我干脆停下了看书,望了望身旁的于乐章,他还是一脸便秘的表情伏案在写些什么,越看他我越心烦。

一个念头突然涌上心头:要不然我也摔一回书?


PS:如果你也能从中受到触动,就点一下下方的喜欢吧~


失忆
失忆
8.1万字 · 4931阅读 · 21人关注
一个不一样的青春故事, 一段不寻常的青春往事, 一段曾经失去的记忆, 一个曾被救赎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