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山是可以依靠的山

    下笔的时候忽然有种莫名的无处安放的感觉,从小我就不是一个“好孩子”,总是听父亲叨叨叨“别人家的孩子”,直到现在了还像个小孩,遇到困难喜欢躲在爸爸背后,却忘记那为我遮风挡雨的背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中变得苍老。

       小的时候我就是个特别让人操心的孩子,还记得很多年前的小学,下大雪的时候不肯上学,偏要忙碌的爸爸送我去才肯去。放了学被爸爸逼着写作业,总是淘气不肯好好写,惹急了就会被爸爸狠狠地揍一顿。

 表面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孩子其实是那么表里不一,又淘气又不听话,喜欢反着干,最讨厌被唠叨被说教,迫不及待的想离开家自己就可以没有人管了。

        初中逐渐大一些了,依旧是不省心,为了升高中爸爸被老师叫去很多次,依然记得那些烈日炎炎的夏天,本应收麦子的爸爸因为我在学校的阳光里穿梭的身影。

       脾气坏坏的我在高中时期屡屡和班主任作对,最后脚趾肿的长了脓包请不下假来爸爸又被叫来把我送到医院,不算很冷的冬天,爸爸背着刚做完引脓手术已经17岁,60公斤,1米68的我穿过马路。

        升大学,考完大学成绩一出来爸爸很开心,因为我总是玩,看电视,从不肯好好学习,甚至即使是在那样应该紧张的时刻我依然悠然自得的看着不该看的小说,在不该睡的时候睡觉,到了考场竟然会睡着的家伙能奢望我考高分么?其实我知道爸爸对我的期望很高,太高。最终我的成绩比爸爸想象的考的多,现在闭上眼我还能记起他当时从眼角到眉梢每一条皱纹里刻着的笑容。然而他总有操不完的心,该选哪座学校?哪个专业?几个晚上都没睡好,工作也心不在焉走路也心不在焉,终究在回家的路上出了事,幸好没事,真的是幸好,大家都说我很幸运,现在想起来,一阵阵后怕。

       大学自由了许多,仍旧是不放心被经常念叨不能谈恋爱,于是真的没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做事和爸爸商量的习惯。

      等到毕业了开始找工作,爸爸又开始操心,看到报纸上大学生不好找工作开始担心我找不到工作,听到社会上说没有关系找不到工作,于是开始想起我从来没见过的亲戚,什么地税局的什么外企代表统统出现在我得生活中,然而我是个不愿意靠别人的人,用爸爸说我的的话,我太傲娇,不愿意求人办事,于是他的操心都变成“白费”,我自己上网找了工作,毅然决然的去了。

     直到 现在,爸爸还是不停地担心我的工作,知女莫若父,知道我不是个会观人眉眼的孩子,说我不适合干现在的工作,我才明白过来当初为什么爸爸让我选让我讨厌会计专业,因为在他的世界里,会计个技术活,觉得有一技之长,就可以不必看人脸色。

     现在想来我成长的每一天爸爸都在为我计划,想我以后的生活,很多时候我不敢细细的看他,因为怕见到他的白发,怕见到他的皱纹,那些东西会让我有种罪恶感,那是我这么多年每一天“让他操心”的证据,我幻想着自己可以忽然变得强大无比,可以保护他,做他的避风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以聂文娟为代表的三组同学的筹备下,易效能188期第一次线下会议得以完美召开。 在这里,感谢老班...
    邓安勇阅读 63评论 0 0
  • 今晨,读简友原始生命的《青春》,随笔写下简评。随兴而作,还望雅正。 青春易逝岁月悠长谁的青春不迷茫追忆春天的芬芳别...
    甄玺阅读 969评论 16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