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的猜想


我叫刘鹏,男,一米七五,今年30岁,别人都叫我老刘,单身;在北京工作,设计行业,月薪8000,无房无车;28岁的时候父母曾在老家安排过一阵子相亲,但大多缘分尚浅,三观不合,五官不正,最终扯皮拉倒。

我要求不高,常常跟朋友开玩笑说就两点要求第一女的第二活的,因为我自知自身条件也不好,但真要考虑到谈婚论嫁过一辈子的时候我害怕了,这个人不仅是个女的还得长的漂亮,这人不仅是个活的,还得活的鲜明才行,就像此时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姑娘,她画着淡淡的妆,留着批肩的卷发,上身穿着酒红色的运动外套,下身穿着宽松的牛仔裤脚上一双休闲鞋,而且当别人都捧着手机的时候,她却捧着一本书,简直就是这地铁里的一股清流。最近我们经常见面,只是我不知她是否也留意过我,几乎每天早晨8点我们都会准时的在地铁13号线上相遇,然后坐到西直门站下车,再走上大概300多米的距离去换乘地铁2号线,在坐上八个站到建国门站下车,然后我们从B出口乘坐扶梯到达地面上,穿过一条马路走到对面的庆丰包子铺,买上两个包子一个茶叶蛋一杯豆浆,然后再顺着这条街向东走上200米到达写字楼,这段路上会经过一家花卉店她会转头看上几眼,还会经过一家宠物店,她会特意绕一下,我不知她是讨厌动物还是对猫狗之类的宠物过敏,总之看得出来她不喜欢动物喜欢花卉。

我们在同一地点上班,她在A字楼,我在B字楼,这看似巧合却又没什么巧合,这一块大大小小的写字楼有十多个,每一栋写字楼里面都有上百家公司。在相遇的这段过程中我一直留意她,但她似乎从没回头看过我,我经常幻想着她能从身上掉点什么东西下来,钱包手机或者一本书,然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捡起来对她笑着说嗨,你的益达。然后她回头也对我笑着说,不,是你的益达。然后说完这句话转过头离开,头顶的秀发在空中划上一个半弧,接着飘来一阵洗发水的味道,独留我一人手里拿着口香糖站在那里陶醉。

“嘿,一大早做啥春梦呢?”说这话的是我的同事加死党曹骏凡。

曹骏凡,人称老曹,男,32岁,和我一样单身,和我不一样的是他是本地人,家里有房有车,身上一身名牌,身边也从不缺女人,为女人舍得花钱,但总是见一个爱一个,声称要到35岁以后在结婚,总之一个十足的渣男。

说完这句话老曹就一屁股做到我的办公桌上,然后从我的早餐袋子里拿出一个茶叶蛋剥了起来,我从刚才的猜想中醒了过来说道,老曹,咱俩兄弟这么久,这次你得帮我!

咋了,又遇到心上人了?

要说是死党呢,简直就是我肚里一蛔虫,我笑而不答。

老曹咬了口鸡蛋笑着说,说说吧,哪儿的,长的怎么样?

我说,你能不能每次先别问长的怎么样,俗不俗。

老曹咬了口鸡蛋说,哥们我就是一俗人,我还就是要带着这世俗的眼光去审判审判。

我说你要帮就帮,不帮拿着我的茶叶蛋赶紧走。

老曹听我这话停下了口里的鸡蛋喊到,帮啊,俗话说得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不能看着我兄弟天天在大街上不穿衣服。

我说,嘿你就不能小声点,丫的谁在大街上不穿衣服了。

老曹人就这样,性格大大咧咧,爱开玩笑,说话幽默风趣,所以她追姑娘的成功几率比我大的多,老曹经常说我,说我这人太死板,对待爱情的观念还停留在中学时代的扭扭捏捏当中,喜欢一个人只会苦苦的暗恋不敢去追求,现在是什么社会,狼多肉少,慢一步就被别人尝了鲜,再加上这是在北京,一个物欲横流的大都市,有机会就赶紧上,没机会就赶紧创造机会。

我不否认他的话,如今的社会真是看不明白了,当初上学时拼命追求的爱情现在变得一文不值,什么写情书叠千纸鹤割脉割手指的,现在谁再干这事能被人笑话死。又或许是成年人的爱情不以感情为基础了,而是先看你身上有什么,以前总说谈钱伤感情,现在不是,现在是谈钱不伤感情,只有把物质的东西谈好了才能进行下一步,免得到时候为了房车之类的东西吵得像个仇人。例如什么我没车我没房,但我有一颗爱你的心这种话只有出现在电视剧里,我自知这个道理,所以我从来不跟姑娘说别担心,相信不久将来我们一定什么都会有这种话,我不喜欢老板给我画大饼,我觉得这都是虚的,给多少钱才是真的。所以我也不去给姑娘画大饼,免得当误人家,再说了我这么单纯的人都不相信大饼了,更别说那些姑娘了,她们到时候肯定会说,那你回去继续卖你的炊饼吧。

看吧,我是个好人,一是一二是二,有什么说什么别把自己吹得太高,所以我今年30了,至今还没有女朋友。不过这一次我不想当个好人了,他妈的凭什么都让老实人吃亏,我从老曹那里借来了爆改过的小钢炮,我给自己买了块天梭手表,打完折6100,足足肉疼了我一个礼拜,我又给自己添了一身名牌衣服,我照了照镜子,感觉自己帅呆了,虽然天天对着电脑皮肤没有以前那么好,但有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

我和老曹通过一个礼拜的研究,终于制订出了两套方案,方案一是,我提前买好豆浆包子,然后趁着她出地铁口准备过马路买早餐的时候,我开着爆改过的小钢炮在建国门大街上猛轰油门然后踩离合拉手刹,来一个漂亮的弯道漂移,车屁股横跨大半个马路后稳稳的停在她面前,然后我说,嗨,美女,美女?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美女这个称呼有些调侃的味道,看来还要先搞清楚她的名字,暂时先称她为C小姐吧,我说,嗨C小姐,能请你喝一杯豆……哦不好意思,因为用力过猛豆浆洒了一车,座椅上脚垫上中控台还有我的裤子上,我忙的拿起卫生纸就开始擦裤子上的豆浆,这时C小姐看到我拿着卫生纸擦下半身的裤子,肯定会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然后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想到这里我摇摇头,不行不行,这个方案不行,而且我也不会漂移,搞不好翻车了我还要去医院住上半个月。

方案一被我推翻后,我开始推演第二套方案,方案二我觉得似乎靠谱一些,毕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方案二就是晚上下班后,老曹伪装成一个图谋不轨的老流氓,跟在C小姐身后趁着附近没人的时候走上去拍着C小姐的肩膀说,嗨美女,晚上一个人回家吗,要不要哥哥送你啊。而我这时在身后大喊到:放开那女孩!然后乘机冲过去一脚把老曹踹开。接着我说你好,姑娘别害怕,我是从东边B字楼过来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但我认识你,我们在同一地方上班,你在A字楼我在B字楼,而我们也正好顺路。这时C小姐会说,我知道你,每天我们都会在13号线上相遇然后一同换2号线到这里上班,谢谢你今天帮了我,那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想到这里我觉得靠谱,于是我和老曹决定近几天之内就执行第二套方案,于是在C小姐加班后的一个晚上,我和老曹一前一后的跟在她后面,老曹趁着旁边没人的时候走上去拍了拍C小姐的肩膀说:“嗨,美女,晚上一个人……,哎呦卧槽!”前面那句台词没说完就听到老曹在前面大喊大叫了起来,仿佛被非礼的是他。接着我看到老曹捂着眼睛弯着腰在地上蹦哒着,边蹦边喊:“卧槽,老刘,快过来,我瞎了!”我心里郁闷,你他妈喊我不就穿帮了吗,不对,老曹说他瞎了?啥情况,不会是把老曹当成色狼来了一个,转身、插眼、踢裆吧!也不对,老曹确实是一个色狼,被插眼踢裆也应该,唉,管不了这么多了,谁让老曹是来帮我的呢,我赶紧跑过去喊到:“姑娘别害怕误会误会,我俩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哦不对,我从说下台词,我俩是从东边B字楼过来的,就是想跟姑娘开个……哎哎哎,卧槽,老曹我也瞎了,这他妈什么东西!”我想说开个玩笑,可是话没说完就被C小姐拿着瓶子对着我的脸上喷了过来,原来是防狼喷雾,这东西第一次感受原来他妈这么猛,看来以后我也要备一个。我努力睁开眼说道:“误会误会,我俩不是坏人,我俩就在东边B字楼上班,今天就是想认识下你……”没等我说完话,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下来两个警察看了看我俩说道“我们怀疑你涉嫌喜欢这位,哦不对,是涉嫌跟踪这位小姐,现在将你依法捕。”

我和老曹就这样关进了局子,为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C小姐也被带回了警察局,警察查看了我们的档案信息,又经过两个小时的询问警察和C小姐终于明白这确实是个误会。在笔录上签完字后我们三走出了警察局,看了看时间已经11多了,地铁早已停了,老曹把他的小钢炮车钥匙给我说,我打车回去,后面就看你的了。我点点头说,谢了兄弟。老曹转身走向马路说,废什么话,明早记得给我带两茶叶蛋就行。

看到老曹坐上出租车走远后,我带着歉意的笑对C小姐说:“那个不好意思哈,本来打算开个玩笑没想到闹了这么大的误会,还让你受惊了,改天请你吃饭,那个现在也没车了,要么我送你吧,就当赔礼道歉了。”C小姐也带着歉意的笑说:“是我误会你们了,因为最近白天我就看到过你,所以我以为你是在跟踪我,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为了表示歉意,应该我请你吃饭才对。”

她要请我吃饭?我似乎没有听错,想到这里我觉得这一晚值了,虽然眼睛要肿上好几天,但方案二总算顺利通过,虽然过程有些不一样。我把C小姐送回家后一个人回到住处,用冰块包裹着毛巾敷在眼睛上,我可不想肿着两只熊猫眼去跟C小姐吃饭,这一晚不知因为眼睛的疼痛还是心里的得意,我失眠了很久。

第二天到公司,我和老曹顶着一对熊猫眼被前台小姑娘和同事笑个半死,问我俩昨晚干啥坏事去了?我说我俩昨夜开黑打王者农药被几个小学生虐个半死,他们听后笑的更加疯狂了。我把车钥匙递给老曹,老曹说昨晚咋样,有进展没有?我说,我送她回家了,然后约好改天一起吃饭。老曹点了点头说,不错,乘着这次机会咱们趁热打铁,争取半个月给她拿下,这两天你先约她吃饭,记得带个礼物,我之前在酒吧认识一个做韩国代购的,回头从她那里拿一套化妆品,第一次送礼物不能选太贵的,但要用心,周末到时候我把我朋友的牧马人借过来,我把女朋友带着,到时候你把C小姐也约出来,咱们去京西草原玩一玩,骑马吃烧烤,晚上那边还有篙火晚会,咱们在那边过一晚,第二天再回来,记住哥们,机会有时候就那么一两次,抓不住真的就没有了。我问道,那什么时候是机会呢?老曹说机会这东西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先创造天时地利,人和呢就看感觉了,感觉来了你把握住就行了!感觉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瞬间,一但过去了就很难再有,也就意味着从此对你失去了兴趣。

我两眼盯着老曹说:“老曹,不,曹哥,你不上电视当个情感专家真是可惜了!兄弟我这终身幸福可就托付给你了,这件事如果成了,这个月,不,这半年的早餐我全包了。”

我和C小姐第二天约在写字楼附近的一家胡桃里餐厅吃饭,席间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情感关于职业规划的话题,我发现我们三观很合,当然C小姐的五官也很正。后来每天上班在地铁里碰面后也会相互打招呼说说笑笑着去公司,一个礼拜的相处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些,于是我约她周末去京西草原玩,她果然答应了,在车上老曹对我偷偷竖了一个大拇指,我们相视一笑。

白天我们骑马,C小姐在马背上吓的哇哇大叫,我说别害怕,马是很温顺的一种动物,等你学会了骑马,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我们还玩了卡丁车,没想到C小姐对机械的东西操控的很好,几个回合下来她居然超越了我。我说,看不出来啊C小姐,原来还是个老司机。C小姐哈哈大笑道,我三环十二少。

晚上我们在草原上搭起了帐篷,老曹带了两个帐篷,当然,这是故意的。老曹和他女朋友睡一个,而我自然的跟C小姐睡一个,不过我们睡在各自的睡袋里,晚上我们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上的点点繁星,C小姐说:“没想到雾霾严重的北京还能看到星星,感觉好久没有这么看星星了,每天面对钢筋水泥的城市,还有琳琅满目的商品感觉挺麻木的,小时候夏天在农村很喜欢看星星,那时候还可以看到银河,还有牛郎织女星,想想小时候挺傻的,总盼着长大了有一天能去大城市看看,如今长大了也来到了大城市,可是却回不到从前了,虽然天上的星星还亮着,可是我心里的星星却亮不起来了。”我说:“不会啊,如果你喜欢以后我们经常来,我会把你心里的星星全部重新点亮,让你重新回到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C小姐转头看向我,眼睛里带着柔弱的光,我把手伸过去轻轻抓起她的手,她没有拒绝过了会然后轻轻对我说:“谢谢你,今天我很开心,晚安。”

晚安,我也同样说道。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趁着两位女生洗漱的时候,老曹跑过来给我打了只烟然后用胳膊碰了碰我说道,怎么样,成了没有?于是我向老曹描述我和C小姐昨晚关于城市和农村的心灵对话,老曹却说,说说你俩在帐篷里的细节,我对你俩的心路历程毫无兴趣。我有时候会纳闷怎么会和老曹这种下半身动物混在一起,于是我接着说,后来我们牵手了,她的手好软她的脖子好香,我心跳加速荷尔蒙直线上升。老曹听到这里两只眼睛像通了电的灯泡一样突然亮了起来,可当我马上说到剩下的那一步迟迟没有迈出的时候,这两只灯泡一样的眼睛立刻像断了电般暗了下来,老曹叹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哎,后劲不足哇。

我抽了口烟,我想我终究还是个老实人,对待感情讲究的是循环渐进,从没有过分动作,学好不容易学坏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看来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不好不坏的人,我突然想起电影《后会无期》里面的一句台词:我以为你不是个好人,没想到你连个坏人都不是。

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八点半,此时她就坐在我的对面,淡淡的妆,披肩的卷发,酒红色运动外套,宽松的牛仔裤,休闲的帆布鞋。C小姐,为了你我写了5219个字,可是我和你之间的距离依然是0,因为这都是我自己的猜想,根本没有老曹这个人,我们也没有半夜进警察局我也没有送你回家没有请你吃饭没有送你礼物,更没有去什么京西草原骑马赛车牵手看星星。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猜想而已,我们之间没有说过一个字,我们之间拥有的就是最近半个月来从13号线到2号线再到建国门写字楼这段路上的相遇,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明天我就要走了,调到南京任设计部门经理,算是升迁了吧,可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多么希望刚才的猜想是真的,我们此时根本不在地铁里而是在草原的帐篷里,如果是真的,我会做出一切我想要做的,我要和她拥抱,我要和她亲吻……

可惜讲到底我还是一个好人。

此时地铁车厢里响起了到站的声音:列车运行前方是建国门站,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建国门站是换乘车站,换乘地铁1号线的乘客请在建国门站下车。

C小姐收起书站起来向车门走去,我想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相遇了,明天我就要走了,去另一个地方认识另一些人,可那里不会再有C小姐。我是一个普通人,一辈子做着普通的事,人生没有任何波澜,对于一切结局心安理得,然而生命只有一次,爱一个人也只有一回。想到这里我站起身来握紧了拳头,我下意识向车门走去,可是我的两腿此时却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我怎么了?我每天都在建国门站下车,可是今天我却愣住了,我喘着粗气僵在原地,“滴滴滴”地铁门轻轻的关上了,我的心仿佛也跟着紧了一下,我像一个在战场上逃跑的战士,却不幸被流弹击中,不甘而又无奈的瘫倒在座位上,列车玻璃上反射出我那苍白而又麻木的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