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对命运的承受与抗争

路遥

真希望自己能早几年读到《平凡的世界》。

大多数读者家境或许不像孙玉厚一家那样艰难,但可能也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小说中的平凡人家,贫困的孙玉厚一家、小康水平的金波一家、还有普通农家金俊武等,他们勤勤恳恳,对生活怀着希望,有时也为突袭的生活难题感到惆怅。生活困难时顽强挣扎,生活变好时未雨绸缪。同为出生平凡的人,对这一切甚有共鸣。

平凡人的生活,不足以记录在大历史中,但他们所遭遇过的生活困苦与磨难可能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书中三位主人公,孙少安、孙少平和田润叶的生活轨迹,都反映了平凡人对自身命运境遇的承受与抗争。

孙少安,懂事得让人心疼

孙少安是孙玉厚的长子,深知家境困难,13岁高小以优异成绩毕业后,放弃学业,主动回到家中帮扶父亲,在生产队里务农挣工分。父子两人要负担起少平和兰香的学杂费,还有全家人的口粮。少安在农事上是个能手,18岁即被推举为双水村生产一队的队长。

不是不努力,只是运气没那么好。在生产队模式下,大家同吃大锅饭,少安再能干,一天能挣的工分也有上限。因为给社员多划分猪饲料地受到公开批评的夜晚,少安颓然走在乡间的路上,慨叹自身的不幸。本是青春奋斗的大好年华,他几乎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起早贪黑,家贫的状况却没有多少改善。

长年累月的命运重担,对少安灵魂造成的影响,反映在他对婚姻伴侣的选择上。儿时伙伴,在县城教书的润叶,向少安大胆示爱。作为有文化的农民、农事上干劲十足的生产队长,少安退缩了。绝大部分原因出于自卑,自身教育程度低、社会地位低,觉得自己泥腿子农民配不上县城教师。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出自对家庭的考虑,他更需要一个干活麻利的农家女孩来与他分担重任,而不是生活优越的县城女青年!他安然接受这命运的走向,选择门当户对的秀莲。

我哀叹少安的选择,哀叹润叶的不幸,但又怎能责怪他!生活的困苦使人面对可能的幸福不知所措。过好当前的日子已耗尽心力,没有多余的精力来争取配不上的另一半。

坦然接受命运,命运也放过少安,他与秀莲相亲相爱。更欣慰的是,时代运气眷顾,敢闯敢拼的少安,开办砖厂虽有波折,最终红红火火,翻身成为出色的农民企业家。

孙少平,超越阶层的成长

孙少平估计是作者最偏爱的人物吧。小说的开头,孙少平是只吃得起“非洲”粮食的自卑又沉默寡言的县城高中生。小说的结尾,孙少平是内心坚定、不随波逐流的煤矿工人。在他身上,体现了一个农民超越阶层的成长。

孙少平的成长分三个阶段。高中时期,出身贫寒的他,在阅读中找到了价值。不断地阅读,与人讲述自己看过的书,是自卑的他自信的来源。田晓霞进一步开阔了他阅读的范围,从外国小说到《参考消息》等报刊。二人不再停留于单纯的阅读输入,田晓霞对许多消息、人物的评论,引导孙少平对吸收的一切进行思考。思想上他已渐渐超越他所在的农民阶层。

当一个人接触过更广大的世界后,原来所处生活阶层的观念与生活方式,变成了捆绑他翅膀的绳索,他迫不及待挣脱命运的束缚,飞向更广大的天地。实行承包责任制后,孙家走过最艰难的岁月。孙少平不甘于当一名整天面对土地的农民,飞到黄原县城,成为了一名揽工汉。大世界很光鲜,而它教给少平的第一堂课是肉体的磨练。第一次当小工背石头,他的背被压烂了。经历过肉体的磨砺,他重拾书本。书本的意义,对于此时的他,不再是开阔眼界,而是疲累过后灵魂的滋养。

小说最触动我的一幕,发生在少安与晓霞一起到工地找他时。

“孙少平正背对着他们,趴在麦秸秆上的一堆破烂被褥里,在一粒豆大的烛光下聚精会神地看书。那件肮脏的红线衣一直卷到肩头,暴露出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脊背——青紫黒癜,伤痕累累!”

是孙少平主动选择这生活的磨难,而生活对他的回馈是坚定的意志。他对知识的追求、阅读的审美也没有停止,最终成就了读者最喜欢的自尊自爱的孙少平。他在揽工汉时期实现个人成长的飞跃。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他成为煤矿工人。过于劳累麻木时,书本是他的慰藉。精神危机时,唯有强力的体力劳动才能让他解脱。他深深认同劳动的价值,外界对煤矿工人不屑一顾,而他为自己对这世界的运转贡献了力量而自豪。煤矿工人在地下深处进行工作,漆黑潮湿的环境,作业过程中危机四伏,稍不留神便会丧命。小人物如煤矿工人,没有瞩目的成就与财富,但他们所经历过的生活苦难也远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在煤矿,少平体会到了更多。王师傅一家人和美、相亲相爱的日子,是生活的温柔馈赠。王师傅为救徒弟而牺牲,又深深触动了少平的灵魂。勤恳的煤矿工人身上的闪光点,被黑色的煤炭遮盖了,唯有同为煤矿工人的少平看得一清二楚。他难以割舍这片煤矿生活区,大城市对他也没有了吸引力。内心的丰厚使他不惧一辈子与煤矿为伍。

在与命运抗争的路上,不妥协、不随波逐流,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来。这是我们喜爱的孙少平。

润叶,永远选择艰难的那条路

因为有个当官的二爸,且本来家里光景不错,所以润叶人生的前二十二年一直很顺遂,高中毕业后在县城当了公家教师。生活对她的设的关卡,是婚姻。

县革委会副主任的儿子李向前向润叶求爱,拨动了润叶对于爱情与婚姻的想象。门当户对,两个人、两个家庭,组成共同体过日子,抗击外面的风风雨雨,是中国人对婚姻亘古不变的考量。但她喜欢的是家里一贫如洗的儿时伙伴孙少安。为了争取自己的幸福,她向少安表白。

可惜少安没有选择润叶。润叶顽强抵抗了很久后,不情愿地与李向前结婚。没有爱情的婚姻令其痛苦,即使承受极大的社会压力,她依然不向命运低头,自己一个人过,拒绝与别人眼中的好夫婿一起生活。

李向前因为车祸失去双腿,决定离婚,放润叶走。润叶此时突然醒悟,这不幸的婚姻,是她的痛苦,也是向前的痛苦。她决定承担起照顾李向前的责任。最终,润叶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命运,此时她和李向前都收获了幸福。

奋力抗争时,润叶是不幸福的,放弃抗争后,却收获幸福。那以往的抗争是不是白费力气?不是的。

走过的路虽然艰难,但全是润叶出于自我意愿做出的选择。自己做出的选择,最终结果幸福也好,痛苦也罢,自己去承受,都是人生最真切而深刻的体验。如扯线木偶般,旁人说的好就是好,随波逐流,过着别人眼中的“好生活”,而内心贫瘠,这过的是自己的人生吗?。当然,前提是润叶经济独立,有自己的工作,而且还有她二爸的体谅。

结语

真希望自己能早几年看到《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人生里,起起落落,有许多困境,需要我们凭借勇气与能力去克服。有时候充满希望,有时候甚艰难。命运不会偏爱任何一个人,有人选择承受,有人选择抗争。无论如何,拼尽力气去过。

我心疼少安,自少年起便承担了家庭的重担,青春年少好时光与他无缘。

我佩服少平,艰苦的劳动、厚重的书籍,对意志与灵魂的锻炼和滋养,成就了自我价值感极高的他。

我也心疼与自己过不去的润叶,永远捍卫她选择的权利。

小说的结尾,负伤毁容后的少平回到了大亚湾,终于过上风光日子的少安,妻子却患上了绝症。许多人觉得结尾太平淡,不够完满。但,这就是生活啊,哪有一帆风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