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格的思

  待我知晓生命尽头时,

  泥土里揉和着是轻柔的菊和罚的耻辱。

  

  待我遥望生命尽头时,

  女人们和着的是浓烈的欲和罪的美德。

  

  走向人群的坎坷上,

  我巧遇上帝、圣母、犹大,

  费力诠释了伪善、溺爱、不忠。

  在人群里,寂静成型,

  梦里没有风、繁星、岩石,

  尽是污秽的眼泪、寂寞、无趣。

  存在鲜花的世界都有罪,

  沾惹香味便是恶,

  梦醒了即为罚。

  

  待我站在生命尽头时,

  我独自思忖,

  安稳是否即死,死是否即思念?

  思念是否即苦痛,苦痛是否即生?

  

  生是否即是时间?

  时间是否消逝了太阳?

  

  太阳是否为神,

  神的曙光里是否有温柔的风。

  

  若是我从未迷失过,

  风中该有首诗,诗里有份最初,

  最初,我们仅有爱情。

  

  闭上眼时,我融入生命,

  看到神非是太阳,

  看到思念非是痛苦,

  看到生将噬于死。

  

  我看到最初已经死亡,

  我们归于安稳,

  生命融进大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