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这是爱我的最后一天(中)

文/不二小叮当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没有告诉别人。我们依旧每天一起穿过喧闹,安静的街道,穿过一个城市,上学放学。

早上他会提前在我们楼下等我,晚上他会陪我上电梯,把我送到家门口。

其实我的家比他家还要远一点,他是不顺路的,但是他每天仍然坚持送完我再回家。

周末的时候,我们一起骑车去吹风,有时会骑的远一些,骑到乡下去亲近自然。那时他的父母都在大城市工作,他们家就他自己,我也偶尔会跟他回家,有时下雨天,我也会和他窝在沙发里一整天。

我看到了我所期待的余生。

很不可思议的是他会做饭给我吃,他告诉我因为他自己的胃比较挑剔,父母又长年不在家,所以他很小的时候就会了。

Z先生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和我相反,有一次,我躺在他怀里睡着了,睡了一下午,该去上学的时候,他把我拎起来去洗漱,我是有严重起床气的人。

你敢打扰我睡觉,我就敢不理你,我会很长时间不说话,如果在此期间一定要逗我,我会立刻炸毛,开始我的暴脾气。

Z先生骑电动车载着我,我趴在他身上接着睡。我们回到班级时,正好上课。

还有每次我突然问他几点时,在不看时间的前提下,他总能回答的差不多,感觉这就是很厉害的一件事。

再后来,朋友问我为什么变得那么安分,而且总和Z先生在一起出现,是不是我们谈恋爱了。

就这样,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我们学校是封闭式管理,只有走读生可以出去吃饭,于是我和Z先生从学校边的小摊一直吃到了他们家附近的饭店。横跨整个城市。

朋友们说他很高冷一男神变的如此接地气,我功不可没,我谦虚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记得他第一次吃麻辣烫是我带他去的,第一次吃路边摊也是我带他去的,我告诉他要多品尝烟火气,他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就这样误落凡尘。

高二时,我们俩分到了同一个班,确实很巧,但那一年感觉像是有暗箱操作一样,几乎我们身边的小情侣都分到了一起。

然后他坐在我的后边,我一转身就可以看到他,很开心。

他会每天给我带酸奶,和一些小零食,不得不承认他很细心也很温暖。

每次我被提问站起来答不上来的时候,他会在后面给我提醒,他被提问时,我一般都是直接把书举起来了。

当然老师会发现还批评了我。Z先生还骂我傻,说我举那么高,是故意给老师看的嘛。

他有时也很萌,就像他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一遍拿手吃着石榴籽,一遍吐出籽,他的睫毛很长,看着真是很舒服。我把他的石榴籽拿走,把他吐的籽放到他面前,他依旧伸手摸阿摸,再搜寻石榴籽无果时,他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他那一脸懵逼的表情,真是萌到我了,哈哈哈。

周末我们也会像普通小情侣一样抱着大桶爆米花去看电影,但那时我们的队伍很奇怪,因为还有另外三个男生,我们的小伙伴。我们基本上干什么都在一起。

我通常会哭的稀里哗啦,然后Z先生很无奈的给我擦脸。

有一次我们去公园玩,我一转眼爬到了树上然后就下不来了,不要问我是怎么上去的,天知道我怎么就上去了。

Z先生很生气的不帮我,还不让其他三个人理我。说让我长点记性。

不过,我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好吗,然后我自己赌气就跳下去了,然后摔得不轻。Z先生自那以后就知道了我的性子。他又爱又恨的看着我,感觉愤怒的想把我打一顿,眼神分明又是那么的心疼。

他带我去医疗室,护士姐姐当时是用双氧水给我消毒,我不知道,还问她疼不疼,她告诉我不疼,然后告诉Z先生要抱住我,我意识到情况不妙,跑,Z先生把我拎回来,抱着我,我的手臂疼的不住颤抖,我本是不想哭的,我的嘴唇都咬出血了,无奈眼泪根本不受控制的大颗往下掉。

他的眼里是懊悔是心疼,他说多希望受伤的那个人是他不是我。

结束后,护士姐姐告诉我说医生的十句话九句话都是真的,就是那句不疼是假的。

她还对Z先生说去给我买个糖,哄哄我就好了。

Z先生十分怜惜的触碰着我的嘴唇。

其实,真的不疼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