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未解的青春——小阳未央

        下了雨还是很闷热,仲夏夜果真是仲夏夜,赵小阳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天,感觉出去会晕倒,不自觉选择瑟缩家中,其实自己也很清楚没有出去的理由,赵小阳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吃饭睡觉上班,除了必要的开口,生活像静止了一般。

        电话已经许久没有响起过,短信的声音简单而突兀,“你能出来见一面么?我是米世杰,在北京。”赵小阳看着手机,迷惑又惊讶,号码是陌生的,名字也是陌生又熟悉的,“他怎么知道我的号码?他为什么来北京?为什么和我见面?他现在的生活如何?要不要见?有必要见么?应该见么······

        热涌喷薄突然就停止了,赵小阳定格在那条短信,问题也没有答案,她不禁摇摇头,起身走到窗边,口中叨念着米世杰,望向远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米世杰和自己。

        两个人从小学就在一个班级,学习都不错,男班长和女班长,两人擅长打闹,到六年级的时候有些放不太开了,有很多米世杰喜欢赵小阳的言谈,赵小阳没当回事,或许是情窦还未开,而且米世杰也从未表示过什么。

        转眼就到了中学,两人仍然同校但不同班。赵小阳忙于当好班长、发挥爱好、交新朋友,不曾想过米世杰,况且班内还有各种似有还无的小情愫,这就是青春的来临吧。比如帅气的转校生,令班上女生议论纷纷,尤其是和赵小阳上下学一起走的女生念叨不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转校男生和赵小阳连了线,80后就是流行传纸条和情书。但就在全班去郊游,两人位置坐在一起时,赵小阳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开始猛烈拒绝,青春暧昧就此打住,到现在自己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一直感觉有点对不住转校男生。

        每当有年级大会时,赵小阳总会看见米世杰和一帮不学习的家伙混在一起,更讨厌的是还总会在她面前各种嬉笑打闹,偶尔也会有之前的女同学带来一些米世杰旷课打架的消息。赵小阳心想,米世杰你怎么变这样,浪费了你的聪明。米世杰表弟与赵小阳同班,有一次问:你喜欢我哥么?赵小阳随口:不喜欢,就没有了下文,似乎也没有了与米世杰的任何连接。

        小城市就是不大,走来走去大都认识。很快三年后就到了高中阶段,本是最紧张与忙碌的时刻,赵小阳却开始释放青春叛逆的另类生活,逃课、去网吧、不学习、与老师吵架,也开始对不知所以然的恋爱有了期待,是带着点酷酷味道的期待。所以赵小阳终没有像以前一样进入所谓的好名次好班级,就煞有介事的自我挥霍着年轻时光,既迷茫又多愁还封闭。

        兜兜转转米世杰和赵小阳在高三时又分到了一班,这时赵小阳已经没资格再说米世杰,她躲避他,正好也办理了走读,两人依然没有交流与交集,只是依然有像之前米世杰与同伴投射来莫名其妙的张望与嬉闹。赵小阳有一点点想到了过去,就在这时,米世杰和同班的一个女生恋爱了,噢这样啊,那你看啥,米世杰,讨厌鬼,恋爱愉快吧!

        把高中当大学过了的赵小阳随随便便的进了一所大学,然后就放弃了真正的大学生活,要么回家要么四处飘荡,延续着拿自己与世界敌对的态度,过了空白没有记忆的四年,人生按下了暂停键,不知道是不是为祭奠青春故事的缺失,最后在人生十字路口赵小阳重新选择了大学生活,要把研究生当大学过,这颠三倒四的时间轴线还真是让人恍惚。

        终于还是走进了社会大熔炉,年纪增长心智不长,果不其然横冲直撞到受各种伤,社会课程补了不少,人也见了些事也经了些,赵小阳决定为了自由放弃一些物质欲求,曲意逢迎八面玲珑从内心拒绝,就放逐生活吧。后来谈了人生第一场恋爱,不咸不淡的开始,想要就此而落,还是无疾而终,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忽略就能够不存在,尤其是心底的一些东西。

        除了米世杰表弟结婚两人见过一面,赵小阳早已遗忘了其存在,毕竟时空不在一维度上,只是有次回顾自己生活过往,依然至死的倔强,没有什么可回头的,这股子劲儿会缓和但是不会改变,有一点很奇怪,如果可以回去,赵小阳愿意和米世杰在一起一回,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什么结局,那么多过往人人,只有米世杰可以,念头跑出来,赵小阳自己吃了一惊,依然想不明白,就像当年瞬间决绝逃避转校男生一样神奇未可知。

        “好”,赵小阳回了短信,见不如不见,不见不如见,不管是好奇还是完全终结不都需要一个时刻么,“跟着感觉走”赵小阳对自己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