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事情里,都包裹着生活的气息。

这几天工作忙得暗无天日,在南京城区整天乱跑,闲下来翻翻运动记录,整整走了一万八千步。

一万步是去办事,剩下的八千,都在上厕所和看热闹的路上。

南京的人要是想看热闹,从小区出来,左右一探头,菜场门口、停满车子的马路牙子,到处都是围坐的老大爷。打牌的打牌,下棋的下棋,周围一圈大妈,眼睛直勾勾盯着桌面。

左边一桌斗地主,老大爷一手炸弹牌,身后的大妈就开始唱京剧:“嘿!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了嘿!”

于是此大爷背后一排长龙,都是观摩大牌的中老年妇女。

两个农民一对眼色:“嗯,这把不要炸。”

大爷脸色一惊,颤颤巍巍甩出去一张小三,于是叹息一声接着一声,有个大妈急得发抖,一甩袖子愤然离去。

右边一桌下象棋,两个老头眉头紧锁,全神贯注看着棋盘,半天不动一个子。

周围一圈外行内家,拎着刚买的莴苣、金针菇、虾仁、速冻饺子,匆匆忙忙跑过来。

“上炮。”

“拱卒。”

“大爷,弄他丫的!”

百家争鸣,言路广开,终于红方大爷首先按耐不住,抬头说:“特么的到谁了?”

后面的便利店里,一对情侣相视而坐,抓着关东煮的盒子眉目传情。

女孩小嘴一张,抿一口肉丸,拨一次头发,男孩手托下巴,看着侧脸如痴如醉。

等到他们离开,桌子上留下一个圆圆的印迹。

文具店里挤满小学生,一人一根烤肠,烤得滋滋冒水,外焦里嫩。

熊孩子过处,有如千军万马打过一场败仗,哪里都是他们的痕迹。

有个男孩子躲在门口,边拆卡片边嘀咕:“收走我的卡片,我还有私房钱。”

然后拿起中奖的那张,哈哈笑着递给身边的女生,他探头探脑不敢声张,只好轻声细语:“小雨,我们关系好,这个送给你。”

家长带着学生乌央走过,夕阳就沉到了地面。

黑夜躲在白昼身后,悄悄探出眼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