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围巾

秀的父亲是铁路工人,母亲是塑料场的女工。一家人自然是希望秀也在工厂找一份工作。

高中毕业那年,秀考上了国营纺织厂的女工。班里就一个人考上了大学,就是班长陆兴华。而作为学习委员的秀,考上了纺织厂女工。

 陆兴华跟秀道别时说,会时常给秀写信。陆兴华是喜欢秀的,秀也是喜欢他的。

 为了庆祝秀成为工人,秀妈给她织了一件颜色鲜艳的红毛衣。秀穿着那件红毛衣去上班,好看极了。

     那件红毛衣,落进了青海的眼里。

 青海是工会的干部,帅气俊朗,是工厂的文字骨干,十分受厂子里女职工的喜爱。

 新职工入职联欢会的那天,青海邀请秀跳了第一支舞。青海问秀会不会画黑板报,会的话就可以少轮一班工,来板报组出黑板报。秀答应了去试试。

 女工里有人戴了一条羊毛围巾,所有的女工都很羡慕,青海把秀的羡慕看在眼里,回去拆了一件红色羊毛背心,托人织了条围巾出来,把围巾送给了秀。

 工厂里的工作十分的枯燥单调。每天在噪音里工作,接线头,看得秀眼花缭乱。

 陆兴华时不时会给秀来信,给她讲大学里的生活。秀几乎把他的来信当做无聊生活中的唯依寄托。

    渐渐的,秀萌生了考大学的想法。

    在板报小组,青海发现了秀的绘画天赋。

    秀决定考东北联合大学的美术专业。

 秀告诉爸妈,自己决定考大学。家里人十分反对。在秀的争取下,母亲决定让她试一次,一次考不上就安心做工人吧。

 秀向厂里请假,想参加绘画艺术考试的集训班。厂里不批,秀只好和工友换班,每天上夜班,白天在外面学画画。每天能在夜班结束的时候睡一会儿,经常靠在墙上就睡着了。

 青海十分心疼,找到了秀,说你别考大学了,只要你和领导表个态,我就把你调到工会当干部,不用天天上工。

秀不愿意,她说自己不想一辈子都困在这里,让一根根丝线把自己绕住,再也脱不开身。

 终于,秀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工厂。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夜,秀彻夜未眠。她拆了自己的红毛衣,连夜织了一条红围巾。

 秀走的那天,青海没有去送她。秀托人把围巾给了青海。

 大学,毕业之后,秀成了一名美术老师。她最终和陆兴华结了婚。

 秀再也没有回过纺织厂。直到有一天秀遇到故人,听说早在十几年前厂子就已经黄了。那些下岗的工人每月那些仅有的几百块补助,过的很潦倒。

 而青海,在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就死了。秀走后他开始抽烟,酗酒,打架。厂子黄了以后,他倒卖烟酒,却被人坑了,赔的血本无归。因为烟抽的厉害,没几年就得了肺病,再加上没钱看病,拖了一年多就死了。

    回到家中,秀找到了当年的那条红围巾。

    那条红围巾,颜色已经很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韩剧《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大热,这位单眼皮的清新少女金高银又一次被赞讨喜又可爱,白白嫩嫩的小脸和眉眼弯弯的笑...
    GreyStitchi灰针脚阅读 4,661评论 0 2
  • 1 这是一个在江南随处可见的小镇,河道蜿蜒,雾霭浓重。偶有一只乌篷船撞破重重雾气,划水面而来。水墨色是这里特有的颜...
    史文泓阅读 332评论 3 6
  • 在大学里的第一个冬季,武汉这个地方,冷的能够让我发狂,武汉有一股“妖风”,你摸不清它的来源、风向、大小,它却有一百...
    戌时何时归来阅读 244评论 6 0
  • 他独自坐在房间里,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他放下手里的相片,用那双苍老而颤抖的手抹了一把脸,那张脸布满皱纹,...
    宿意浅阅读 58评论 0 0
  • 踏上求学之路上的孩子,浪在天涯海角的你们,最近还好吗?看着今晚的月亮和星星,不经意间就想起了你们!我们的距离,就像...
    丫头哥哥阅读 101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