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熐》第六章  可怕的故事

    老猎人酒足之后便是话也多了起来,山里人所讲的便是山里事,老猎人给炎他们讲这自己进山打猎的所见所闻。他是一个讲故事的好手,设伏笔,埋隐线,精彩之处语如那锵锵刀剑雪中飞舞,行云流水之中夹携雪雨寒芒,众人也是听得时而热情高涨,拍手叫好,时而阴沉浓郁,牵肠挂肚。

  老猎人讲完一段故事之后,喝了一口酒,便沉默了下来,众人看到老猎人沉默了下来,不想这浓烈的气氛再次沉寂下去,于是便有人怂恿老猎人再来一个故事,有一人开口,便有许多人跟着开口希望老猎人再讲一个。

  老猎人也不便推辞,于是又开始了一个新的故事,这个故事似乎让老猎人下了很大的决心,那老猎人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抬头望向那漆黑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似是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之中,而后缓缓说道:“你们今天所说的尸体可以自己行动,不是假的,我曾经见过,见过的不是一两具尸体在动,而是有百具尸体在动!”

  老猎人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众人一听瞬间都是一阵的哆嗦,头皮发麻,只感觉脑后一阵的凉意,身后的漆黑的夜色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向自己窸窸窣窣的移动,都不自觉的喝了一口酒。

  “山里人靠山吃山,我年轻之时从我父亲那里继承了猎人的技艺,也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条自古流传下来的一条戒训,那就是不得越过那北邙之地和燕郡之地的一条自古就有的界线,负责就有性命之忧。我曾问过父亲为什么,父亲说他也不清楚,只说那北邙之地居住这可怕的东西,曾有一些和父亲同辈的猎人不小心跨入那北邙之地,后来都无故失踪了。曾有他们的家人进去寻找,也都无故失踪了,在他们失踪的时候那北邙之地曾有哭吼之声传出。”老人顿了顿,嘴里含了一口酒后,继续说道:“二十多年以前的大旱你们曾知道吧?”

  那张五一边用一根拇指粗的枝蔓挑动那正在燃烧的木头,使得木头更加充分的燃烧,一边习以为常的说到“知道,这些年坊间一直都在传闻此事,各种版本都有,但是他们失踪的真正的原因没人知道。”

  “我这右眼就是在那时瞎的,你们听到的关于我的传说很大一部分不是真的,我给你们说说我的那段经历吧。

        那次乡亲的家人失踪之后,曾有一个老太太过来哭着求我,让我帮帮她寻找他的儿子,他的儿子由于饥饿和众多的乡亲们进入那北邙山地,一直没有回来。老人家听闻那北邙之地的声嘶力竭的哀嚎之声后,知道自己唯一的儿子已是凶多吉少,她在临终之前用尽最后一口气爬着来求我进山帮助寻找她的儿子尸骨,将他儿子的尸骨带回,祈求一家人死后可以团聚,而那进山的报酬就是那老人家一直不舍得吃,想要留给儿子的半个和着麦糠树皮的玉米馒头。

  我知道那山林的凶恶,本不想进去的,可我看着那老人家的死不瞑目且还沾染着泪水的双眼,我不忍心拒绝她,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决定答应她的请求。我吃了那半个馒头进入山林之中。

  终于我到了那界线之前。我鼓起很大的勇气迈步走进了那北邙之地,那北邙之地的林比燕郡这边的密,我小心翼翼的前行,可是刚没有走多久,就被林间那双头幽狼从暗处袭击了,那狼爪从我右眼眼前掠过,我躲闪不及被那狼爪给掠去了右眼的眼球,那时我知道自己肯定要死在此地,于是我想着临死之前也要杀了这只双头幽狼垫背。那双头幽狼比一般的狼个头大,劲头也十足,有两只脑袋,两张嘴,我自然是痴人说梦,不是那幽狼的对手。

  我被那幽狼扑倒之后,又被那狼一口掀起,甩到了那悬崖边上。在那幽狼靠近想要再一次将我掀起之时,我抱着那狼身死活不放,就这样我和那狼一起掉下了那深谷之中。

  “那后来呢?“炎急切的问道。

  “等我醒来之时,我很惊奇我没有死,因为那只狼做了我的垫背。我起身后发现这峡谷很暗,从那谷顶射下的光鲜很是有限,里面也很潮湿,我沿着那谷底的延伸方向向前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前面有一亮光,走近一看是一颗植物在发光。我是山里人,听得以前的老人讲过一种草,七叶,长年开着一支花,遇血腥味可发出幽幽的白光,这种植物名为“骨仙草”不仅可以续筋接骨,也可以接他物为己身之用。天不亡我,所以我就吃了那仙草,掏了那狼眼给自己按上。”

      说完这句话,众人又都是不自觉的望向了那老猎人幽幽的狼右眼。

  “这老人家可真是有福啊,这仙草你都能遇上。这就是遇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在一旁听故事的衙役说道。

  那老猎人看了一眼的那插话的衙役,乐乐的笑道:“当时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仙草据说可是八百年才长出来那一颗。让我给遇上吃了下去,不仅我有了一只狼眼,而且我身上的伤也好了。我身体完好如初之后,我又继续寻找出路,那谷底比我想的还大,我又转了两个时辰来到一片更深幽谷前面,我看到那谷底似有东西再动,以为是有野兽,我小心翼翼的躲了起来,我再一细看是那根本就是人影在动,我悄悄的靠近了去看,那情景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简直就是我的噩梦。“

  众人都沉默不语,知道这老人家的故事进入了关键的部分。

  “那里面都是死人,是那死人在动,为什么是死人呢?因为我看到好多人死了很久,已经是白骨嶙峋,只剩一副骨架,可还是在那里游荡,我还看到那死人之中有前几日失踪的村民,那尸体已经是臃肿不堪,可还是在那里似个孤魂野鬼一样的游走不停。我当时害怕极了,以为自己进入了那地狱之中,我吓得腿脚哆嗦,一不小心的踢落了一块石子,我一看,糟了!要被他们发现了,所以我就拔腿就跑。我无处可逃只能又回到了原点,我不敢怠慢冒死从那峡谷之中顺着那崖壁爬了出来。”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不断的麻痹自己说这是一个噩梦,可是这真切的经历又怎么会是噩梦呢?”老猎人悲伤的说道,之后又呷了一口酒,苦笑着摇摇头。

  夜色由于老人的故事更显的深沉,众人都是一阵的沉默,他们的内心也不愿相信猎人说的,可是那是老猎人真切的经历。此次他们进山但愿不要遇见什么凶险,众人在他们的内心在思虑着,祈祷着。

  寒风吹过,林间窸窸,枝断叶落的声音响起,众人一阵的战栗。

  “有袭!”

  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众人犹如触电一般惊跳了起来,随即抽出随身所带的防身武器。

  “每人手持一个火把,赶紧围成一个圆圈防御。”老猎人张嘴说道。

  二十几个人迅速的围成了一个圈。紧张的看着前面黑洞洞的林地,那林地只见有窸窣的声响传了出来,随后便是一双双的幽绿的眼睛,那眼睛的光芒和猎人的右眼的光芒一样。

  “是双头幽狼!”老猎人吃惊的说道。

  这双头幽狼已经将他们紧紧的包围了起来,粗略估算了一下这群狼有五十只那么多,这老猎人很是吃惊的说道:“这双头幽狼的很少离开这北邙之地的,就算离开北邙来到燕郡的林地那也是很少的一两只,怎么这次这么多,这规模也不是平常一群狼的规模啊。事不寻常,看来今晚我们注定是要凶多吉少了。”

  那高如牛犊的幽狼越来越近,他们的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之声,终于在一声高昂的狼吼声中,这进攻开始了,这幽狼疯狂的朝着众人扑来,众人运用这手中的火把和刀剑阻挡着狼群的进攻。

  这幽狼体型硕大,这一冲击势不可挡,已经有七八个人在这冲击之下倒了下去,没等起身已经被这幽狼给结果了性命之后,犹如那壮汉拖麻包似的,用那两张狼口一齐掀起那还在喷血的尸体。就此拖去,也不恋战。

  剩下的没有得逞的幽狼又低吼着后退准备发动下一波的掠夺。

  众人显然不是幽狼的对手,情况危急。在狼的下一波的进攻开始的空隙,在炎的当机立断的示意之下,炎和程婴决定出其不意,主动进攻,两人各手持一柄寒光乍射的宝剑,越出防御圈,犹如那战场之上冲阵的死士,无所畏惧的冲向那狼群之中,顷刻之间已有五六只狼的倒了下来。

  那狼群遇到此变故之后,在一声狼叫之后,众狼迅速的改变进攻的方向,向那两人猛扑了过去,只是这两人剑法高超,程婴将那手中之剑舞的密不透风,那剑光犹如那平地乍起的狂风将这两人紧紧环绕,那飞扑而去的幽狼瞬间化成了碎块,那炎双手掐指为决,剑如流星,贯穿八方,荡平四海,所到之处携风带雨,将那周边的幽狼一一刺穿,随后一粒寒光向那林中飞逝而去,只听见那林中一声哀鸣响起之后,那一粒寒光又重新回到炎的手中。至此战斗结束。除了之前衔人而去的幽狼,全部被屠戮完尽,包括那隐于林中暗处的头狼。

  这场战斗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大伙以为是凶多吉少的一场死战,瞬间以倾轧的姿态轻松的获得了胜利,活着的众人几乎要把这两人当作那神人一般叩谢,这龙虎尉就是不一样,之前虽有耳闻其传说,但是终没有今天身临其境的震撼。这震撼虽然很是短暂,但足以让他们谨记一生。

  今晚虽然遇此险情,但是有神人一般的两人相助,终究还是心里安定了几分。

  在战斗结束之后,众人之间那篝火再次旺盛,那亮光冲散着众人四周的黑暗,众人也都小心翼翼的戒备着。

        明亮的篝火冲不散的是那林间的黑暗,在那黑暗之中,一个黑衣人在默默的注视那平地的众人。冷冷的笑道:“这群喽啰之中竟然有高手,有意思,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说罢,便化作一缕潮水流逝而去,所过之处一片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十五个人在备齐进山的干粮和水袋,一些基本的驱虫的药草之后。一字长蛇形的沿着这林间的崎岖的小路进入了那密林之中...
    头木鱼阅读 121评论 1 6
  • 是什么样的品质,让我感受到存在于现在的喜悦?是什么样的品质,让我克服困哪并全然放下?是什么样的品质,让我不断成长与...
    Jenelyn智寅阅读 893评论 1 8
  • 情妇 《一》 人类的意志与心念并不是由主观因数所决定,在客观事物所主导的往往使其缠绕亲身,束缚。于是一些,淫,恶,...
    息为阅读 32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