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明天要去hope探孤儿,要做五十个cup cake,可是我挺笨的[委屈],做不出来那种让人wow的美点。

本来说好是闺女帮忙做的,到头来这任务又成我的了。她说功课多,哪里腾得出来时间,这不都快晚上十二点了还沒睡,说明天要给诗歌朗诵大会当主持人,我还挺期待的。

我虽然笨但运气好,愿意帮忙的人多,有个女朋友一直约我谈事,我担心蛋糕做不出来,把她给拒了,逼得她只好申请帮我做蛋糕,她的条件是我先去她家喝咖啡,她再陪我做蛋糕,她说最擅长做拿铁和班南蛋糕。

去孤儿院这个主意,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当我第一次听一个爱心妈妈说,那不是普通孤儿院,而是照看先天残疾婴幼儿,就让我的心狠狠动了一下,有疼有高兴,疼是为了命运对孩子们的不公,高兴的是孤儿院除了有专门的人看护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另外还有一群爱心妈妈们从做点心开始,一点一点为孩子们募集善款,用来做手术费用。后来干脆发展成了一年一度妈妈们的烹煮比赛,越来越成规模,成了一两百人的大赛,门票供不应求,赞助商纷踏而来,使得这个活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这也意味着,能更多的募集善款,每做一次活动,至少能给一个心脏残疾的孩子做一个大手术,手术完成孩子恢复健康后,会被孤儿院安排到美国的领养家庭,就是这样一个又一个苦孩子的命运就被改变了,神奇吧。妈妈们在做饭的时候,想着是在为病患小婴儿去到美好和光明,避免了被遗弃,病患,痛苦的命运,从难以生存到最后去到发达国家,得到尊严,关爱和自由,这个巨大的改变的力量,把这些妈妈们牢牢吸住,她们所做的这些,几乎是仙女才能做的。

不过光环之下,是辛苦的运作,妈妈们要去找媒体找赞助商,组织妈妈们成立烹煮团队,协调整个大活动,重点是妈妈们得尽量节俭,把挣来的门票钱用于孩子们的手术,而不是买物资租场地发奖品,所有的这些,都需要妈妈们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为了省几个玻璃杯的钱,妈妈们不惜从家带,有一个妈妈,更是从新加坡远道而来,人肉背来二十个玻璃杯,这点钱也算计啊,却从来不算计自己付出了多少。

明天要去的孤儿院就是这个“希望”,被妈妈们感召,今年我和孩子们不仅要去送生日蛋糕,还会和妈妈们一起安排流程找志愿者,为了当天顺畅的活动做准备。志同道合同频共振,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