钝感的马德里

字数 1645阅读 53

来之前问朋友咨询到西班牙去哪些城市游玩,几个人都不推荐马德里,说是个无聊的首都,比不上因足球和高迪建筑红遍大江南北的巴塞罗那。单要是看景点,马德里王宫和位于丽池公园的水晶宫据说都值得一看。前者是仅次于凡尔赛宫和维也纳皇宫的欧洲第三大皇宫,后者是仿照伦敦的水晶宫修建的。还有普拉多博物馆和提森美术馆等也可以呆个半天,避避暑是不错的。

我飞到马德里那天已经是下午,到hostel放下行李去一家小bar点了份油条蘸巧克力,一路晃到西班牙广场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看到堂吉诃德和桑丘分别骑马骑驴的雕像也是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突然对上人,广场上多是晒着阳光卖闲的老人家,有的陪着孩子在水池旁玩耍,地方不大却也不闹人。印象中,阳光有点烈,喷泉雕像拍不出恰好的图色,树荫处的流水旁还是相对的舒爽。

过了广场,一路南行上山,准备去德波神庙碰碰运气。因为走之前看到的攻略中说德波神庙是六点出头就关门了,那会儿已然过了点,就想着随便在附近逛逛,看能不能找到个高点看看日落也好。

德波神庙坐落在一个山坡上的大公园里,是埃及的老神庙给搬家安置到马德里来的。拾级而上,满目翠绿。这儿像是阳光晒得蒙住你眼面时,又往你的肺里塞几把氧气,似薄荷,不解暑但有几分凉意。到了神庙才发现,这杵着的几个大石拱门才没什么围栏管着开门闭馆,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拱门林立的水面四围的石阶上,拍照或聊天。

最头上的石面前还搭起了舞台,一行艺人坐于台上,偶尔唱几句撩拨一下琴弦,似乎只是试试音的预演。我好奇凑近舞台时,和一个貌似是工作人员的当地人聊了几句,英西交混,得知晚上十点有一个免费的弗朗明哥歌舞公演。当时才七点多的样子,我在犹豫要不要到东边的马德里王宫转一圈,可想到走过去估计刚好赶上八点关门,就作罢。在池子前方的平台上眺望了下王宫,算是个远远的拜会。

一个人,在这诺大的公园里消磨个三小时可不太容易。跑得远了怕迷路转不回来,也怕回来晚了捞不到个好座位看舞。要是身边有好友就近在草坪席地而坐,嗑嗑瓜子聊聊天,喝喝酒打打牌,等到太阳落山一起看场歌舞,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了。走着走着,路过一处露天瑜伽时,看到一个姑娘坐在树下,鞋脱了一边搁着,脚直接搭在草上呼吸,我就依葫芦画瓢儿在她对面靠树坐下,偷学点瑜伽。

领头的白衣大叔肤色偏黑,像是来自印度北部。除了指示学徒们每一步的动作要领,还会念些神叨的“咒文”或唱辞来帮助人们进入冥想放松状态。阳光透过树隙形成平行的光束,又给眼前添了几分玄妙。不一会儿,树荫下小风的清凉让我都有点打起了盹,瑜伽的人群也准备散了,对面的姑娘原来是等着朋友,起身后长裙滚落,冲我一笑,两人并行远去。

九点多,人们开始渐渐入场,太阳却还没下山。在这样的高纬度国家,夏日漫长的白天总让我有种偷到时间的窃喜,虽然实际上还是该睡睡就睡。等到十点出头,夕阳的余晖还未消散,身边的空座越来越少,短卷发的老太太们,摇着小扇,攥着小食,围绕了我的四周,显得我个亚洲面孔的年轻人有点格格不入。她们在不多的座位里反复择选个最佳观赏角度,倒也不吵闹,顶多用手招呼比划着让对方过来,不会直接一嗓子高呼,惊到旁人。

等到天色失了黄亮,像是在头顶上呼地拉起了一层蓝黑幕布,夜晚才终算开始。旋律鼓点徐徐响起,灯光映射在古老的拱门上影影绰绰,本就不喧哗的场子一下子更静了。这样的当地演出,晚间十点开场,都是常事。第二天,我去马德里附近的一个小城Segovia,在罗马大渡槽下,同样搭起了舞台,夜里十点乐团演奏,说是古典曲风。当时赶着末班大巴回马德里,就错过了。

演出很打动人,可能是歌者舞者的感染力,当时的氛围,也可能是弗朗明哥舞本身对我的吸引,总之,本来打算只听半个小时就回hostel早点休息的我,莫名呆到演出临近结束。过了零点,池子两旁的人陆续少了些,我绕到另一边准备回去,看到有些年轻人就着音乐在空地上也开始跳起舞来,欢快的没有烦恼。

街上人不多,却也是亮堂堂的,车辆窜街而过,白日俯瞰的远景此时是星星点点的细光,离场的人群也如消逝于水里的墨点,迅速融入了街巷的深处,不着痕迹。马德里,良夜将深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