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家村村民们的愿望

- 1 -

姚家村,坐落在马路边上。村子所处的位置比马路要低一些,从马路边上走下去,一条七拐八拐的泥土路,从东到西把村里200多户人家串了起来。

这条泥土路是村里的主路,村里另外还有一条小路和这条主路大约有30度的夹角,弯弯地通向田间。

村里只有这两条路,主路连着去县城的油漆路,进村出村就是这条路。另外一条路,通往田间地头,踏上这条路,为一家人的生计忙活。姚家村村民的生活也像村里的路一样简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

从主路进村,首先看到的是党支部所在地,这是村里唯一一间砖瓦房,村民们住的都是土坯房。有些人家有半人高的院墙,院墙把几间土坯房围起来,加上一个小柴门就是一户。有些人家干脆连院墙也没有,晚上睡觉时,也只是掩上屋门。你可以说这里的人,风格高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真实的原因远不是这样。

沿着路往里走是一家杂货店,在路的尽头有一家小诊所,诊所的墙上用红色的油漆,歪歪扭扭地写着“春英诊所“这四个大字。诊所的主人春英,当初嫁进姚家村时,村里人都说老实巴交的姚阿东真有本事,娶了位女大夫。

这就是村里的情况,有两条路,一间砖砌的党支部,一间杂货店,一间诊所。这里没有学校,学校是和邻村合并的,邻村有300户人家,学校就设在了临村。

- 2 -

阿东家开了一间诊所,是村里的文化人,但阿东家却和村里的每家每户一样,有一个朴素的愿望,就是多生几个儿子。要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无论如何也得生一个儿子。

不信的话,看看阿东家孩子的名字就知道了。老大的名字叫招弟,老二的名字叫望男,到了老三,可能阿东觉得这样给孩子起名字太过露骨,给老三起名字时换了规则。老三的名字叫会会,意思是会生个儿子。老四的名字叫做盼盼,意思是盼望生个儿子。老五的名字叫断断,因为盼了这么多年,生了五个孩子,全是闺女,终于死心了,干脆断了念想。

这一年断断刚出生,阿东的老婆,断断的妈妈,一听到生的又是一个闺女,躺在床上,眼泪就婆娑婆娑地流了下来。断断的爷爷蹲在门口,啪嗒啪嗒抽了两口旱烟,站起来走了。断断的奶奶跺着小脚,用拐棍敲着墙角说,造孽啊,便没了踪影。

只有比断断大一岁,走路还不稳当的盼盼,趴在床前用一只小手,摸了摸断断的小脸,算是欢迎这个小妹妹来到人间,加入这个大家庭。

断断出生是在冬天腊月初三,上次的积雪还没有化,天空又不断地飘下雪来。雪花迎合着寒风在空中肆意飞扬,抽打着梅花的枯枝。雪飘落了一层又一层,还没有要停止的迹象。阿东的心情,就像是这寒冬腊月的天气一样,绝望到了极点。十年前村里人都羡慕阿东娶了位大夫,这会大家都说,还是自家的婆娘好,起码给自己留了后。

只是阿东没有看到,经过一夜雪花的洗礼,梅花在第二天开出了美丽的花朵。雪也没有了昨日的气势,在阳光的照耀下,幻化出一滴滴的小水珠,没了踪影。

- 3 -

盼盼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妹妹,每天早晨天一亮,就围着断断的小栅栏转。春英不仅要做家务,瞧病人,还要照顾五个孩子,实在没有时间看护断断,就让阿东把以前圈猪的栅栏拆下来,做成一个圈,白天把断断放进去,晚上睡觉时再抱出来。

时光飞逝而过,不知不觉间,断断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地会走路了,偶尔还会咿呀咿呀地学说话,更多的时候她只会用一个字表达。看到邻居家的小朋友躺在地上,她会指着小朋友说,“躺”,那小模样甚是可爱。

但阿东和春英却没有时间去享受这些瞬间,阿东忙着田里。春英给人瞧病,家里还养了几头猪,几只鸡,都是春英的活。尽管这样忙碌,家里并不富裕,每天睁开眼一家七口人要吃饭,招弟,望男和会会已经上学了。学校虽说免了学杂费,但书本费还是要交的,愁坏了阿东和春英。让阿东和春英发愁的事情,何止这一件。

- 4 -

这一天断断正和姐姐盼盼在院子里玩,忽然听到外面锣鼓震天,鞭炮声声响个不停。两姐妹被这热闹的声音吸引,吵着要春英带她们出去玩,阿东听到两个闺女吵闹,默默地进了屋里。春英看着阿东的背影,心里不是个滋味。

原来这是村东头的姚力娶亲,新娘子刚进村,一条弯弯曲曲的主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村里人一年到头在地里忙活,没啥新鲜事,就指望年底,农闲时节这点嫁娶之事沾点喜气。

村里男子娶妻进门,有个规矩,村里人称做“出东门,进西门”。娶亲队伍去迎亲时,迎亲的队伍要从村东头出村。迎亲队伍接到新娘子,回来进村的时要从村西头进村。进村时要奏乐明炮,阿东家就守着村西头,新娘子进村时他家听的最真切。

按照村里的习俗,每逢村里有嫁娶之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被请去吃席,但从来没有人请过阿东一家。办喜事就是图个吉利,谁家也不想像阿东家一样,生了五个女儿,没能生出儿子,这是顶不吉利的事。

要知道在姚家村,生个儿子那可是头等大事。村里祖祖辈辈生活的追求就是传宗接代,村民向往的生活就是多子多孙。虽然村里也经常出现儿子不孝打骂爹娘的事情,这依然妨碍不了,村民对生儿子的狂热追求。

次数多了,谁家娶亲阿东就索性闭门不出。阿东想不能把这不吉利带给别人家,但更多是因为阿东自己也觉得家里没有儿子,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 5 -

姚力娶完媳妇的第二天,村长兼村支书兼村会计姚三来到了阿东家,阿东家开着诊所,谁来都不稀罕。常言道,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村长也不例外。

可村长到了阿东家,不找春英,却问阿东在不在家。春英便明白了,村长不是来瞧病的。春英招呼村长在屋里坐下,叫来阿东,自顾自去忙活了。

村长和阿东聊了半天,支支吾吾地也没说清楚他为啥来找阿东。倒是阿东急了,村长这才表明来意。

原来,年底正是村民嫁娶的好时候,按照村里的习惯,无论是嫁女儿还是娶媳妇都要经过村西头。阿东家就守着村西头,村民们觉得很不吉利。一起找村长商量能不能让阿东一家换个住处,挪到不临村西头的姚峰娘以前住的地方去。姚峰娘去年过世了,那出院子正好空出来。

说的直白一点,村民们是在说,你阿东一家连个儿子都没有,这风水宝地你凭啥占着,赶快搬走让位吧。

阿东听完,嘴哆嗦了几下,没能说出话来。村长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阿东,别生我的气,这也是大家伙的意思,好好给春英说说,这马上中午了,我先回去了。”

阿东家的房子,有三间朝南的大屋,是全家人住的地方。东边紧邻着大屋的是一间厨房,挨着厨房的是一间和大屋大小不相上下的房间,春英的诊所就设在这个房间里面。南边还修了一个小屋,专放锄头,镰刀这些农具,还有给庄稼除虫除草用的农药。

村长出门后,阿东闷着头进了南边的小屋,春英正在小屋的边上给几只鸡撒米吃,半天也没看到阿东出来。春英心里开始犯嘀咕,眼下中午了,不是去田里干活的时候,阿东去小屋里面做什么。

春英叫了几声,阿东没有应她。春英推开小屋虚掩着的门,把头探了进去。阿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还握着多半瓶除草剂。春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本能地开始大叫。

住在阿东家前院的是阿东的四婶,四婶没啥别的特长就是嗓门大,这多亏了四婶的大嗓门,阿东才保下了一条小命。

大家把阿东抬到医院,幸亏阿东喝的不多,折腾了一天总算没有生命危险。从此以后谁也没再提过让阿东一家换住处的事情。

- 6 -

断断长到10岁,招弟已经出嫁。这一天断断刚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远远望去有个身影正在朝自己家的方向走来。等人影走近了,断断才看出是大姐。

大姐两眼红肿,脸上挂着泪痕,手里抱着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外甥女,手臂上一长道血痕甚是显眼。

春英坐在招弟的旁边,看着招弟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很不是滋味,不问也知道招弟为什么挨打。

“他们家人说,娶了我晦气,说我们家有五个闺女,我也生不出儿子。” 招弟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

阿东年纪大了,也学他爹开始抽旱烟,这吸旱烟的姿势都遗传了老爷子。一袋旱烟抽完了,啪啪在地上磕了几下烟锅子,说:“今晚就住下吧,让你娘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第二天,阿东把招弟叫到院子里,对招弟说,回去吧。说完,又掏出他的旱烟杆子,扛起锄头,头也没回去了田里。

春英给招弟包了几个煮熟的鸡蛋,嘱咐她饿了路上吃,把招弟送到了村东头。

这天夜里,春英没合眼。第二天早晨起来,她从厨子里翻出了一件妮子大衣,仔细打扮了一番,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踏上那条油漆路,进城去了。

晚上春英回来对阿东说,我们进城吧,把闺女都带走。我托我学医的师傅在城里给我们找了间铺子,我替别人治病,你去做个小工,日子总能过得去。

阿东一家离开了,总算了了姚家村村民十几年来的愿望。于他们而言,住在村西头的阿东一家,就像是长在手指头上的一根刺,不影响健康,麻麻疼疼的那种感觉却是很不舒服。如今这根刺被拔去了,他们心里却多了一层淡淡的忧伤,总感觉空落落地,没人会去想这是为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姚家村村民依然还是固守着那个朴素的愿望,生个儿子,多生几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优质的授课视频是翻转课堂的根源和保证。 2.翻转视频的来源。(1)你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样针对性强。(2...
    茉莉蜜1817阅读 238评论 0 0
  • 梵境的夜晚宁寂清冷,莲池里的白色芙蕖全都合拢了花骨朵,似是在沉睡等待明日清晨迎着东边第一缕阳光绽放。水面波光粼粼,...
    西西惟亚阅读 3,280评论 6 50
  • 因为过年回老家,所以我家这边的亲戚就要排到这几天走了。今天老公第一天上班,据说上午打扫了一下卫生,中午领导请...
    邓启旭妈妈阅读 2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