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新坑3

第三章 大婚

嫁入天宫是逼不得已。

白浅头一回出嫁,对礼数并不明了,只依着天族里的规矩在长生殿坐着。

红盖头实在是闷得慌,她掀了盖头丢在一边,拿起个蟠桃就往嘴里塞。

才一口,就忍不住往外吐,“什么桃子,竟这么难吃。”

外头守着的奈奈听到声音,连连赶过来,可乍一见坐在床头上着了婚服的女子,便如同木桩子愣在了原地。

白浅瞧了一眼地上被她咬下来又吐出去的蟠桃,不免惊诧,莫不是天宫规矩如此严苛,竟是连吐个东西都得被重点关注?

如今有把柄在人手里,她自是要收敛些的。

干巴巴咳了两声,白浅捡回自己的盖头,准备重新盖上,却被奈奈那一声素素娘娘吓得一激灵。

“你干嘛?”

面对奈奈突然跪地这一出,来自青丘的白浅着实吓了一跳,猛地站了起来。

“素素娘娘,你回来了,奈奈想你,不,不只是奈奈,小殿下也想你。”

“你约莫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素娘娘,我也不认得什么小殿下,老身乃是青丘白浅,按照礼数你该唤我一声姑姑。”

“错了,该是喊一声太子妃。”

屋外传来脚步声,有人推门进来。即便大婚之日,这人的喜服也是玄色主调,瞧着着实板正又沉闷。

奈奈见夜华进来,欣喜着轻唤了一声太子妃后,便急忙忙跑出去,顺道将门关了。

自答应婚嫁那日,白浅就做好长久夫妻的打算,毕竟天族太子或是太族天子,嫁谁不是嫁。

“睡吧。”

“啊?”

新婚当晚,一床云被蒙着脸,一盏夜明珠亮着光,夫君入睡快且不翻身,这是白浅对这一日所有的印象。

七年闲散夫妻时光,一闪而逝。

且将繁杂礼数放在一边,这桩婚事还挺划算。这位太子简直是人美心善,为了不让她取心头血,竟然给了她可保仙身不损的龙鳞。

要知道这可是条两万岁就登了上仙的大黑龙,功力不在师傅之下!

白浅收了夜华给的龙鳞,乐呵呵地磨药。

“你真没事?瞧着脸色不对?”把药粉给了毕方带回去给折颜,白浅才发觉身边批阅文书的人脸色白的厉害。

夜华紧握住有些发颤的笔,轻笑着摇头,“无妨,许是文书太多,坐得太久。”

对这便宜夫君不上心,自是轻易信了他的话。

白浅哦了一声,转头去了阿离的庆云殿。

“殿下,那护心龙鳞只有三片,取龙鳞需受剜心刺骨之痛,且永不痊愈,您担主帅之责,往后若有战事……”

“无妨,欠下的债总归要还的,我该庆幸能有机会才是。”

疯了,真是疯了。

天枢和伽云只觉得夜华病入膏肓,且不说他口中的情债并非他主责,再之,即便要还,也不该拿自己的性命玩笑。

庆云殿,白浅逗弄着蒜苗高的小娃娃。

“这小娃娃长得倒是快,才多大就学会翻身了。我家小九一百来岁才这么利索。”

“许是因为素素娘娘是凡人的缘故,凡人寿限短,长得也快。”

自白浅嫁入天宫第二日,奈奈才知白浅和素素并非一人。此刻她耐心解释,再不会混淆二人身份。

白浅点头,眉眼间对这个奶娃娃倒是怜惜,“无妨,左右他父君是个顶厉害的神仙,不会差到哪的。”

说话间,外头仙使传报,说是迷谷带了老凤凰酿的桃花醉来。

懒得动弹的白浅干脆让人把迷谷带来了庆云殿。

不得不说,老凤凰的桃花醉堪称桃林一绝。

酒香引来了奶娃娃的注意,白浅见他一直盯着手里的酒壶看,忍不住笑话他,“这奶娃娃莫不是我青丘的孩子,大小就好酒。”

奈奈见白浅想给孩子喂酒,忙阻止她,“太子妃,使不得,小殿下还小,沾不得酒。”

“你放心,给他的这一口只有个味道,算不得桃花醉。”

奶娃娃张口接了一滴从壶口引过去的桃花醉,欣喜地手舞足蹈。

“真是个小酒鬼,折颜肯定喜欢你,等你长大了,我们一起去桃林讨酒喝。”

自斟自饮的白浅瞧着阿离欣喜模样,心里不自觉地就开始打算以后。

可以后还没到,眼前就遇到了他父君讨债。

“你给阿离喝酒了?他才多大,你可知他一日未醒过?”

批阅完文书后就得知这个消息,夜华惊慌下得天枢提醒才记得让人去喊药王过来。

白浅理亏,并不知会如此严重,也跟着坐在床前,等待药王诊断。

“我也只是瞧着他高兴,所以给他喝了一小口,而且那酒兑了许多水,连果酒都称不上……许是他酒量太不行。”

众所皆知,天族太子酒量奇差,故而新婚夜当晚,并无人给他敬酒。

原也不是为了推卸什么,可这话落在夜华耳朵里就成了另一番意思。

“你对阿离没有感情,不曾上心,自是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嫁入天宫七年,陪他的时日甚至比不得你去青丘野池子赏荷的总长,你若能将他视若己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不提还好,一提就炸了毛。白浅突然站起身,面色不复刚才的温柔,“你分明清楚老身为何会嫁入天宫,将心比心老身可以,视若己出,老身尚且没修的一副菩萨心肠,当不好这个后娘。”

平日好声好气惯了,等的人蹬鼻子上脸,这个太子妃不当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