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梦绝音尘

(一)

云雾缭绕的海南岛,仿佛披着白纱的少女,所有的绿意若隐若现。晨雾悄然散去,鸟儿欢快地在枝头鸣叫,远处的溪水潺潺流过,沁人心脾的青草香弥漫着,天地间一片澄澈。

一条沟壑纵横的山谷里,一位肩背竹篓,手持药锄的男子,正仔细地在草丛里寻找着药材。轻轻拭汗的瞬间,可以看到一张俊美无比的脸,那是不同于普通汉族人的容貌。

他叫李珣,祖籍是波斯人,隋朝时来华定居,唐朝时改为国姓李。骨子里流淌着波斯人血统的李珣,虽然家财万贯,物质丰盈,却喜欢汉族文化以及风土人情,为了让自己融入到这片陌生而喜欢的国家,不惜放弃优越的生活环境,转而努力学习起汉族文化。

“异域从来不乱常,李波斯强学文章。”李珣的朋友以调侃的方式,讲了身为波斯人的李珣,努力学习汉族文化。

幽雅宁静的私塾里,李珣认真地书写小楷,一笔一划虽然稚嫩却充满激情。细密的汗珠,从俊美的脸上恍然滑落,认真学习的李珣却浑然不觉。同门师兄弟经常逃课,游山玩水逛戏楼,每每邀请李珣,却都被他婉言谢绝,博大精深的汉文化深深地吸引着他。

会写还要学会读,每当李珣摇头晃脑读文章,并不流利的汉语,加上生硬的腔调,总会惹来同门师兄弟的嘲笑,但是李珣并不在意,依然以极大的热情学习着,虽然生活里的诸多习惯让他洋相百出,但他努力适应着。

(二)

阳春三月的西子湖畔,聚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文人墨客,他们或吟诵联赋,或对酒当歌,而混迹其中的李珣,却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儒雅的外表,精致的五官以及温暖的笑容,所到之处也得到文人们的喜爱。

“柳丝垂,花满树,莺啼楚岸春天暮。棹轻舟,出深浦,缓唱渔歌归去。”李珣的词轻灵飘逸,寓景寓情精致典雅,瞬间博得文人墨客赞赏。但是,也有一些酸腐的文人对此表示不屑,认为李珣不同于土生土长的中原人,写得再好也不过是哗众取宠。

虽然有些小烦恼,李珣并不因此而沮丧,他更努力地学习汉族文化,在一些人的质疑声中,竟然参加了科举考试。唐朝以来根本没有外籍人士参加科考,李眴可谓是入唐以来第一人,枯燥生涩的八股文,有人终其一生未能入仕,而李珣不仅考取秀才,还被地方以优秀人才举荐于京师。

人生如冉冉升起的朝霞,散发出灿烂的光芒,李珣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而官场之中也有人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能出任官职。虽然不喜做官,但是为了让自己更快地融入到汉族人中,李珣还是愉快地接受了。

然而身入官场,耳濡目染的是钱权交易,感同身受的是觥筹交错,没有任何文化交流,每天还要为了察言观色费劲心思。李珣的苦恼无处倾诉,山依旧,水依旧,而人却变得俗不可耐。每天在官场中迎来送往,渐渐地消磨了他的志向,转而寄情于声色之中。

容颜俊美的李眴,成为声乐场中最受欢迎的人,所到之处莺歌燕舞,涂脂抹粉的歌女们,对才华横溢而又温情脉脉的李珣很着迷,然而身陷声色场中,李珣依然不忘初心,并没有过多纵情于声色,而是诗词唱和慰藉寂寥。

“星高月午,丹桂青松深处。蘸坛开,金磬敲清露,朱幛立翠苔。步虚声缥缈,想象思徘徊。晓天归去路,指蓬莱。”李珣的情诗写得清疏雅致,毫无烂俗之意。而与之交往的也都是有文采的女子。只是风花雪月的日子,终究不是他想要的,虽然看似融入汉族之中,但前途渺茫甚至有些颓废,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呀。

经过痛苦的抉择,李珣最终放弃了浮华的官场人生。人生如梦,何去何从,彼时的李珣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所谓的前途已经没有任何留恋,而此后的走向该去往哪里呢。

海南的风温馨甜美,海南的雨润物无声,缭绕的山水间,迎来风尘仆仆的李珣。几番纠结之后,李珣暂时放弃了对汉族文化的追求与探索,重新操起老本行,研究起药学来。

身为波斯人,李珣对于药物颇有研究,尤其是炼制丹药,而制药需要上山采药。上山采药不仅要面临虎蛇侵袭,还要躲避盗贼强抢,不惧危险的李珣却置生死之外,几乎天天入山采药。

(三)

晚唐时期,社会动荡不安,百姓们的生活很艰苦,不仅食不果腹,就连有病也无钱医治。一直混迹于官场之中的李珣,看到贫苦百姓那窘迫的生活,竟然被震惊了。

此后的岁月里,游历于岭南各地的李珣,更深层地接触到贫穷百姓,内心受到极大触动,炼制丹药之余,李珣也会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为贫穷百姓治病,买不起药品的还会赠送。与人为善与已为善,纵然家财万贯,也经不起他的挥霍与施舍,而炼丹更是耗费了许多钱财。

曾经喜好交友、游历、乐善好施的李珣,生活逐渐陷入困顿;曾经狂放不羁的个性,也渐渐被消磨殆尽,唯有对汉族文化的喜爱,依然不曾泯灭。

秋风扫着落叶,天地间一片凋零。城郊外,一座古朴的寺庙里,端坐着容颜沧桑的李珣,像汉族许多文人那样,因为生活中所遭遇的种种困境,让洒脱的李珣也有了遁入空门之意。破旧的布包里,装着几本道家书籍。只是人在寺中坐,往事却拥胸入怀。

(四)

繁华如梦的官场里,消磨了青春年华;呼朋唤友的吟诵中,诗词依旧流年已暗换;依红偎绿的琵琶曲里,多少柔情尽付东流水。如烟往事渐渐散去,唯有窘迫的现实呈现在眼前,李珣不觉苦笑了。

“可堪闲忆似花人,旧欢如梦绝音尘。”一首《浣溪沙》轻轻吟诵,词中有真意,欲辨已无言。一阙词,又怎能道尽此生的惆怅与无奈;一阙词,又怎能平复那曾经激情澎湃的雄心壮志。

李珣终究没能出家,骨子里依然放不下这片热爱的土地,虽然晚唐后期社会动荡,但诗词唱和的朋友们,给予了他精神上的慰藉,受助的穷苦百姓们,追逐着他的脚步涌向寺庙,昔日交好的歌妓们,也心心念念着已经落魄的他。

一袭青布衣衫,一把旧纸伞,背着简单的行囊,怀着满腔的热情,李珣重新踏上漫游的旅途,既然生于此,也要终于此。

长安古道,崎岖不平,夕阳中走来了清瘦的李珣,一步步融入无边夜色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变革年间的政局,向来变幻莫测。 或许这事早前就有了预兆,只是百姓们看不到庙堂之上的波云诡谲,也觉不出早已在统治阶级...
    无物永驻阅读 3,170评论 6 322
  • 几缕清香半盏茶,为君一赋浣溪沙。轻吟词曲赏红霞。 眼里浮云成过往,梦中山水伴袈裟。鸟花风月入年华。 一卷诗书手里拿...
    陌上佳人阅读 878评论 14 38
  • 暗夜有花 无处泛香 今夜 那棵银杏 一地黄 挑灯夜描眉 菱花镜里照红颜 落花不复初 罗衣忘解的一弦南词里 惆怅一出...
    玫瑰含香阅读 724评论 6 56
  • 是否还记得那一生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你从阵阵荷风中徐徐走来折叶为一扁舟和衣席舟而坐愁容满面轻执一盏翠绿荷叶荷叶碗里的...
    倾颜可可阅读 1,928评论 43 94
  • (一)悲歌一曲千古风情 记得几个月前游览郴州苏仙岭时,驻足三绝碑前,良久不思离去,于秦少游的塑像前细细端...
    流年英华阅读 124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