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里听来的故事(二)

  这次回伊犁前,舅舅问我们,今年伊犁“琼库斯台”这个地方的草好不好?“琼库斯台?”在哪?察县?老顾答:“特克斯……”,我有点臊,自认为算个“伊犁通”呢,老顾进一步解说道“它属于喀拉峻一脉,从猎鹰台下山来,有条路可以走到琼库斯台,这是一个哈萨克原始村落……”,噢!我记下了这个名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上在院子遛弯,碰到想碰到的以前单位同事,她不久前才走完藏区,我们又聊到“琼库斯台”,可巧了,她又才去过雨中的“琼库斯台”,给她留不少“啊……噢…………呀……太美了……”啧啧的原始感动,当然她的手机也记录下了一组组薄荷翠色的莽原“随手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刚才我和老顾悄声(米妞在睡觉)吃早饭,我又说起给舅舅发了一组“琼库斯台”最近的照片,老顾头都不抬,像一匹老马一样,一边咀嚼一边给我讲了一个他N年前在“琼库斯台”遇见的故事:

  那是在2010或2011年7月间,我陪同国家发改委的干部在喀拉峻猎鹰台转了一天,下山来到“琼库斯台”已是傍晚黄昏,而且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暴雨降临,当时的“琼库斯台”,真的只是个哈萨克人的原始村落,寥寥落落的几个毡包和木板土打棚圈,进城的路还很不好走。

  我和当时的特克斯县委副书记周立新(现在是尼勒克县的县委书记)陪客人转了一会,就准备回县城休息了,车刚出“琼库斯台”,就在山路边遇见了一个女学生模样的姑娘搭车,她带着遮阳帽,身背行囊,胸前挎着照相机,无疑她是个旅游“背包客”,只是天色这么晚,她一个人在旷野里游走,让我们都心生好奇,带上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车后,经过交谈,我们才知道,她是个大三在校学生,是个“独狼”行者,利用假期她已“独身”走过了云南、贵州、广西。

  这次来新疆伊犁也是这样,她十天前从昭苏那面一路走过来,在喀拉峻已逗留三、四天,今天才走到“琼库斯台”转转,她说能搭上车她今天就回县城,搭不上车就准备照样投宿在哈萨克人家的毡房里……

  姑娘说的轻描淡写,车上的几个老爷们听的是一愣一愣的,他们面面相觑,不由得佩服眼前这个玲珑袖珍的江南小姑娘,她的毅力、胆识和她是不是个孔武有力的老爷们有关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朋友我告诉你个秘密:瑞士大约位于45°—— 47°,其纬度与我国新疆北部和黑龙江省南部比较接近……

  新疆,伊犁,这块美丽诱人的绿宝石,美在山水,美哉人心,哈萨克牧民的毡房、炊烟、奶茶、老妈妈皴裂的手心里的奶疙瘩、草原的各族儿女的淳朴、赤诚,给旅行者的心灵涂抹上一层一层的嫩绿和行走人间的希望……

  这位孤独的旅者是我心中的女神……

听来的故事也讲给你听,你的心灵有触动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刘 敏

201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