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们的故事

      这一段时间里,文月心情极度郁闷,她和老公的关系一再进入冰河时期。她说如果再没有改观的话,可能就要走出围城了,这一晚她和老公吵架后,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心情复杂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认为她的婚姻有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她怎么也不明白相恋4年,结婚才半年,怎么就走到了这步田地?她在舍与不舍之间徘徊,夜晚的风很冷,文月坐在路灯下,犹如一尊塑像,任风将自己的头发吹乱,发丝在乱也乱不过她的心思。

第二天,当文月和她的闺中密友林惠、辛茹、莉莉进行例行的“常委”碰头会时,所有的人都对她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辛茹:要是离婚了,你真的能够保证自己不后悔吗?

文月:后悔还来得及,我知道,但是我考虑好了,这个婚我肯定要离,不过我做出的决定肯定不后悔。

辛茹琢磨了半天:我怎么挺替你可惜的,你老公身上还是有不少优点的,在说了你是一个女人,要是离婚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离婚女人的日子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莉莉看不过了说:那你替月儿嫁给他吧!

辛茹不高兴了:你以为婚姻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吗?婚姻的机会是有限的,没有几个女人会像你一样,三十好几了还寻欢作乐。

莉莉:谁三十好几了?另外你很男权,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像男人一样寻欢作乐?女人也可以妻妾成群,你这是性别歧视!

林惠听不得辛茹整日里只想嫁人的话,敲着边鼓道:尽管你无时不刻在想把自己嫁出去,可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是以婚姻为目的的。

莉莉:就是,你看我虽然有了婚姻,可那只是一种生存的方式而已,我是迫不得已才走进围城的,这并不代表我是心甘情愿的,是我最终的目的地。我还在继续寻找我的爱情。

林惠:所以老掉牙的话,爱情是一回事,婚姻是另一回事。

文月:我们到底在寻求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爱情?婚姻?我感觉爱情与婚姻就如鱼和熊掌一样不可兼得。即使你最初得到了,如果一个不小心也会失去其一。

林惠:爱情,以及婚姻并不在我们生活中等着我们,它需要我们去不停寻找,不过也许有人终身找不到。。。

辛茹听不得这样悲观的言论,反驳道:这不可能,太危言耸听了,这是你们感情挫折后自暴自弃的脆弱表现。

文月不愿意打击辛茹:亲爱的,你放心,婚姻那是可以找到的,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婚姻作为一种人性化的社会要求会出现在每一个人身上。

辛茹听了文月的话满意的靠在椅背上,端起面前的咖啡,陷入无边的幻想中。。。。

第二天文月和张杰摊牌了,她将拟好的离婚协议书递到他的面前,这个男人很冷漠的问:你真的想好了?

文月:想好了。你看看上面的条款吧!房子是我婚前的,归我;车子是你婚前的,归你。结婚后我们没有置办什么大型的家用电器,你带来的你带走,我带来的我带走,银行存款一人一半。

张杰: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点,什么都分的那么清楚,我的东西就不必带走了,你把我的衣服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文月:你的东西还是带走吧!签了这份协议我们就不是一家人了,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张杰拿起笔狠狠的在协议上签了字。

从民政局出来。文月将已经作废的结婚证交到张杰的手里:这个给你,你可以把它扔了,也可以把它留个纪念。

张杰:去吃个散伙饭吧!

文月:不去了,我们以后要是能做朋友还是朋友,要是不能你就是路人甲,我是路人乙。

张杰将那本作废的结婚证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望着张杰走远的背影,文月一时无法断定自己最终的选择是不是错了,但她已经明白,犯错也是一个人的命运,没有错误就没有这段婚姻,好在一切都在变化当中,有人在你命运中消失,有人在你命运中出现,不管怎么说,在你生命中有人曾经爱过你,那还是幸运的。

回去的路上出租车里播放的斯琴高丽的“犯错”,文月听到泪流满面。这段婚姻将爱情消磨殆尽。没有爱情的婚姻文月是过不下去的。

文月希望自己的婚姻里是充满爱意的,而不是单纯的中国式婚姻,她不会死守着无爱的婚姻将就一辈子。但是下一场爱情到底在哪里?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