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彩希和奈奈回到神奈川后各自与家人团聚,两人一起的日子少了许多。这次回家奈奈没有如往常般愉快,原本约好一起回去,竟然提前回了东京。彩希没办法为了奈奈更改行程,只得继续留在家中,想着回东京以后再向奈奈问明缘由。

还没有回到东京,彩希已经提前知道了原因。这日在家中看书的彩希接到了奈妈妈的电话,想约彩希见面。突如其来的约见让彩希惴惴不安,以为两人的关系再次被家人看破,直到在咖啡馆见到奈妈妈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这次约彩希出来是希望你可以劝劝奈奈。”

“阿姨,请问怎么回事?”奈妈妈的话让彩希全无头绪。

“你也知道吧,奈奈的学校要推荐她去巴黎美术学院留学的事吧?”

“这我并不知情。”

“也是啊,她根本就不打算去,又怎么会告诉你呢。”奈妈妈叹了口气,“起初我们也是不知道的,奈奈先后两次拒绝了教授的推荐,决定毕业就出社会工作,她说有自己的理由。教授珍惜她的才华,才联络了我们。”

奈妈妈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彩希,彩希不由得低下了头,对于奈奈的心情她再了解不过。

“这孩子从小就爱画画,也一心向往这条路上走,我和她爸爸虽然觉得画画可能没办法维持生活,可她喜欢又有天分,也只能随她去了。原本以她的成绩可以考上更好的大学,她却放弃了,不顾我们的反对选择了离你更近大学。这我们也没说什么。只是这次,事关到奈奈的前途,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她再放弃了。奈奈回家后我和她爸爸苦劝,奈奈依然坚持,还提前回了东京。距离推荐截止日只有一个半月,我们没有办法,只有请求你帮忙了。”

奈妈妈说完郑重向彩希低下了头,这让她惶恐不已。连忙答应奈妈妈回到东京会劝奈奈回心转意,奈妈妈这才安心回转家中。

虽然奈妈妈言语中丝毫没有责备彩希的意思,她很明白奈奈这样的抉择是为了谁。奈奈当初考上现在的大学,只是说考试没有发挥好。彩希为奈奈遗憾之余还暗自庆幸过,如此一来两人距离会很近,现在看来那样的自己真是可笑至极。

奈奈在绘画上的天赋彩希比谁都了解,很小的时候奈奈就两眼发光的对自己说,yuu酱,我要做世界著名的画家,然后带着yuu酱去旅行。即使平时休息在家,有空也会画上两笔,纤长的手指挟着笔在画纸上清灵的游走,表情专注而享受。这样把画画视为梦想的人却要为自己断绝双翼,她会是怎样的感受?可奈奈和她一起的时候从没有露出过任何遗憾的神色,以至于她对此事全未察觉。幸而还有时间弥补,只是这样一来,她和奈奈要如何是好?

自从和奈奈找到了新的相处方式,两个人非常的快乐,彩希曾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现在看来,只是上天和她开的玩笑吧…如今的奈奈对她更为眷恋,似乎几年来隐忍的感情全部爆发开来,这时候劝她出国怕是难上加难。彩希在咖啡馆中心乱如麻的呆坐了很久才脚步蹒跚的走回家中。

新干线到达东京站,彩希还没出闸口就看见奈奈焦急等待的身影,刚刚走出闸口就已经被奈奈一把抱住,“yuu酱,好想你~”

“这才几天没见,真是~好啦~走吧~”彩希努力的把自己从奈奈温暖的怀抱中抽离。

“yuu酱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奈奈仔细的看着彩希。

“可能是路上累了吧,好啦,我饿了~”彩希闪躲着奈奈的眼神,向前走去。

“那好,带yuu去吃好吃的~”奈奈接过彩希的包包开心的大步向前走。看着奈奈的背影,彩希忍不住的鼻端泛酸。

“yuu酱,不是饿了嘛,怎么都不着急?”奈奈察觉到她没有跟上来,停下来笑盈盈向她伸出了手,彩希微笑了牵住了她……

最近奈奈感觉非常的幸福,连真子都说她的嘴角似乎完全掉不下来,总是莫名其妙傻笑。彩希从神奈川回来后对她特别的温柔,几乎对她要求百依百顺。再加上距离毕业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意味着距离她和彩希的幸福也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正值冬季,彩希提议去北海道旅行,两人小时候就有说起去北海道看雪,神奈川的雪少的可怜,去北海道不仅可以看雪,还能享受有名的温泉。对于从来没有和彩希双人旅行的奈奈来说极为期待,她积极的安排着行程,为了让彩希留下快乐的回忆,把兼职攒下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定最适合的酒店和最好的食物。几天以后两人出发了,四天三夜的北海道温泉之旅。

北海道不愧为雪之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那一片纯白所惊艳,奈奈和彩希在北海道尽情的游弋着,不擅长滑雪的两人在雪场吃尽了苦头,不断的跌倒爬起来然后再跌倒,奈奈好不容易站起来去拉彩希,结果两人又摔的四脚朝天,两人把脚上的滑雪板取下来稍事休息,彩希起身调皮的把身边的雪洒向奈奈,奈奈也同样还击,穿着沉重雪鞋的两人在雪地中摇摇晃晃的慢速追逐,不断有雪被撒上天空又落在两人脸上,知道最后力竭的大字型扑倒在雪地里,彼此的狼狈相让两人大声的笑起来,似乎巍峨的群山也能感受到她们的好心情。奈奈转身轻轻擦拭掉彩希脸上的雪,也摆好姿势让彩希帮自己弄干净脸,彩希微笑看着奈奈,吻上了她的唇。

奈奈定的酒店非常豪华,房间视野开阔却私密性极佳,室内设有圆形的私人独立温泉,坐在温泉中可以眺望远处绝美的雪景。奈奈和彩希一起泡在温泉中,彩希特地把奈奈泡澡喜欢的小黄鸭也放在池中,依偎在奈奈的怀中看书。窗外的雪不知何时再度飘落,片片雪花漫天飞舞着。温泉的水汽慢慢升腾,彩希的脸因这蒸腾的水汽微微泛红,后颈和肩膀上偶有水滴滚动。她低垂着眼帘专注的看着书。高挺的鼻梁,丰腴的唇还有水波荡漾中若隐若现的胸前沟壑都让奈奈无法自持。

“yuu酱~”奈奈在彩希耳边低呼。

“恩?”彩希闻声抬起头来,却被窗外的漫天飞雪吸引了注意力,“好美的雪~”

彩希望向天空,脸颊距离自己更近,奈奈没有回答彩希对雪的感叹,探身把她的书取走倒扣在旁边的矮桌上,嘴唇轻轻扫过彩希的面颊,另一手包裹住她胸前的柔软。奈奈的动作轻柔和缓,在她如水的撩拨下彩希的呼吸逐渐紊乱起来,哗的从水中站起身来,现身跨坐在奈奈身上,温泉水沿着她光滑美好的曲线纷纷坠入池中,白皙的身体显得更为闪亮。即使奈奈已经多次看过彩希的身体,还是被眼前美好的景象引得失了魂,她就如同山中走出的雪女般用自己的夺人之美让奈奈失去了神智。彩希伸出双臂温柔的揽住奈奈的脖颈,奈奈这才回过神来环住彩希纤细又有韧性的腰肢。窗外轻飘的雪花瞟到室内彩希和奈奈独有的双人之舞立刻羞的一个回旋向远飞去,温泉水随着她们的舞动荡出一圈圈的涟漪…

第二天清晨,彩希在奈奈的怀抱中睁开双眼。奈奈的眉间舒展,嘴角微微扬起,自从彩希和她同床,她的脸上再没有了以往那种痛苦的表情。彩希痴痴看着奈奈,眼中逐渐水波荡漾,她轻轻下床走到落地窗,雪依然无声的布满无垠的天空。那么的自在悠然,随心所欲。为什么我的生活不能如此,为什么我一定要做这么残酷的选择?彩希无语的望向天空。呆愣了许久,她抬手拉开了落地窗,一瞬间雪花伴着冷冽的寒风迎面而来,彩希禁不住抱紧了肩头,一个温暖的怀抱自后而至,把两人赤裸的身体紧紧包裹在白色的棉被之中。

“醒了?”

“恩,yuu酱临窗而望的样子很美,我没想打扰。不过你开了窗子就不行了,会感冒。”

奈奈收紧了怀抱,把下巴放在彩希的肩头上和她一起欣赏雪景。彩希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在接触到温暖的瞬间,雪花即刻消失无踪。

“为什么美好的东西都那么脆弱易逝呢?”彩希看着空空的手心。

“是为了让我们更珍惜吧。即使一秒钟只要你拥有过把它好好记在珍藏在脑海中,那就是永恒。”

“真的吗?”彩希的泪缓缓滑落。

“yuu酱,怎么哭了?”

“没什么,只是这里景色太美,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有点伤感罢了。”彩希连忙掩饰着。

“以后我们还会再来的,只要你喜欢,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带你来~”

奈奈轻轻擦拭着彩希的泪水,继而打开手中手机,翻出一张两个雪人亲吻,她们也和雪人做同样动作的照片。“你看,雪人的身体上还有,我和yuu酱的名字。不过,yuu酱,为什么我的雪人有点丑丑的?”

“你是对我的手艺表示质疑吗?”

“没有啦,我怕我丑丑的和你站在一起不协调嘛。”奈奈赶紧解释着。

“下次,我会把奈酱捏的很好看的。”彩希抚摸着奈奈的脸温柔的说着。

“好~”看着彩希的情绪好了起来,奈奈大声回答着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奈奈纯真的笑容灼伤了彩希的双眼,下次…我和你还会有下一次吗?

再次回到东京,奈奈兼职的设计室确定下来招收她为正式员工,奈奈欣喜万分,一路小跑着回家把好消息告诉彩希,想着她一定会很开心。彩希却没有如奈奈想象开心的祝福她。

“奈酱,坐下来,我想和你谈谈。”

“恩,好…”彩希的面色不好,奈奈一时也摸不到头脑,只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奈酱,为什么不告诉我学校推荐你留学的事?”

“我…我只是觉得这件事不重要,反正我也没打算出国,自然就不必对yuu提起了。”奈奈讪讪笑着。

“奈酱,你的梦想呢?从小到大一直挂在你嘴边的那个梦想。”

“做个著名的画家,”奈奈小声说着又立刻强辩,“可也不是谁都能随便当画家的嘛。”

“的确如此,可奈酱,你能。”彩希直视着奈奈,“我知道你可以,你却放弃了,不觉得太可惜吗?”

“我现在也没有那么想要成为画家了,yuu酱你看,我得到了很有名气的设计室的内定,这不也一样吗?”

“你不去深造难道没有别的原因吗?”听着奈奈违心的话,彩希的语气越来越严厉。

“没有。”

“你~”

“yuu酱别生气了,不过只是过出国的机会而已。”

“不过而已?奈酱也知道这是多么难得机会吧,说这种言不由衷的话有什么意思?”

彩希的话让奈奈难堪不已,她何尝不知道摆在她面前的是怎样的机会,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啊,这种不想失去她的心情难道彩希不理解吗?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现在吗?马上就可能在一起了,为什么彩希要将她推开?她们这阵子不是一直很好吗?奈奈原本在忍耐着,却因为彩希的话激起了她多年的委屈。

“yuu酱有什么理由说我言不由衷,我以前有梦想现在就不能改变?难道我就只能照着别人认为对的路线走下去,没办法自由的选择自己的生活吗?爸爸妈妈这样,你也这样。”奈奈激动起来。

“我~”彩希看着伤心的奈奈,她何尝不知道奈奈心中的苦楚,可事到如今自己再心软的话可能就再也没有说服她的机会,如果不下猛药怕是不管怎样她都不会答应。

“奈酱,你说过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吧,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现在我厌倦了。”

“怎么可能?”奈奈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为什么不可能?你和我做约定的时候意思不是已经很明确了吗?反正我们也没有将来,何必再苦苦纠缠呢?其实我这样苦劝也不全然是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和你生活了这么多年,要说没感情那不可能,可我累了,真的累了。你想过没有束缚的生活,我何尝不是呢?奈奈对我这么好,让我没办法离开你,这也是一种束缚。奈酱,你…能放开我吗?”彩希说到最后掩面而泣。

原来我已经成了yuu酱负累了吗?她只是因为我对她太好才没办法拒绝我的?奈奈努力的思考着,各种她们相处的情景浮现在她的脑海中,似乎真的是她一直的追逐着彩希,为她安排一切,陪她吃饭,带她游玩。她似乎很少说出自己的想法,即使向她求欢,彩希再累也会答应她。原来只是因为彩希太温柔不懂拒绝吗?现在的彩希已经不需要她在身边了吗?

“彩花已经帮我找到了工作,我会搬去和她住。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奈酱自己考虑吧,我今天去彩花那晚上不会回来。”彩希说要站起身来走出门外,奈奈没有答话,只是木头般呆呆坐在沙发上。

彩希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强忍着不联络奈奈,常常独自呆坐很久忽然落泪。彩花虽然担心也知道即使劝也无用,只能小心的陪伴着彩希。终于,彩希收到了奈奈的讯息。如你所愿我决定去巴黎留学,能拜托你回来吗?就算是我最后的自私,请你再陪我一个多月,最后的一个多月好吗?

彩希对着讯息潸然泪下,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却也因这个结果痛不欲生。奈奈终于要腾飞了,她却跌落尘埃。简单的回复了奈奈的讯息后彩希倒在床上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彩希再次回到和奈奈的住处,在她推门而入刹那就被人用力的拥入怀中,紧的几乎让她认为自己会下一秒窒息而死,耳边却传来奈奈依旧温柔的声音,“yuu酱,欢迎回来,谢谢。”彩希只是垂着手沉默无语。

两人表面上又回到了争执前的生活,同出同入同眠。奈奈在悄然的准备留学的一切,彩希也开始在舞蹈教室的工作。两人在忙碌中日渐消瘦,再愉快的外在表现也无法掩饰内心的痛苦,她们就这样各怀心事的对彼此的变化恍若未见,晨昏相伴。床第间一向温柔的奈奈现在偶尔会表现得乱暴,彩希并没有提出异议,只是默默忍耐着,奈奈矛盾的心情彩希心知肚明,却已经失去了安慰的权利。两个人在心中默默的倒计时着,时间滴答滴答的一秒秒过去……

数秒的日子迎来了终日,第二天下午奈奈将乘坐飞机飞往巴黎。夜晚,两人沉默的交叠在一起,原本会留一盏的夜灯也被关闭,除了沉重的喘息声再无其他,她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索取彼此回应着彼此,也许这样就无法分辨落在身上的是汗水还是泪水。奈奈用力地咬在彩希的肩膀上,彩希吃痛的紧紧抓住奈奈的背部,指甲嵌入了她的皮肤中。许久之后两人终于平静下来,疲惫的背对被睡了过去。

清早,如常的早餐。

“yuu酱。”

“恩?”

“谢谢你答应了我强人所难得要求。今天以后我放你自由。”

“恩…”

“房租我又续了一年,你可以安心的住在这里。”

“恩…”

“再见,村山桑。”

彩希闻言身体微微一颤,“再见…”

吃完早饭,奈奈拎着箱子离开了家门。

虽然对彩希说了自己认为的最决绝的话,在机场的时候奈奈仍旧抱着期望,如果彩希可以赶来要她不走该多好。哪怕只是来送她走也好,她最后看到的只是彩希低垂的头,彩希那灿然的笑容哪怕再见一次也好。即使同去的由美子再三催促,奈奈还是固执的等待着,直到最后机场广播响起她才失魂落魄的被由美子拖着进入闸口。

“这样真的好吗?”在机场一角的彩花问着。

“让她这么心碎,我怎么有颜面最后送她走。这么短的时间她瘦了多少。”彩希定定的望着闸口喃喃的说,奈奈的身影早已不在。

“彩希,你也瘦了很多,自己都没发觉吗?”看着彩希痴痴的样子,彩花叹口气说“那我们回去吧。”

“不,我想看着奈酱乘坐的飞机起飞。”彩希固执地说着。

两人来到可以看到奈奈飞机的地方,不久之后,一架飞机自她们眼前而过,“奈酱真的就这样走了…”彩希看着空中发呆。

彩希神伤的模样让彩花不忍心打扰,只能陪她无言站立着。直到彩花快要失去耐心,忍不住再次开口劝彩希回家的时候,她忽然的向后倒去。惊慌的彩花赶紧抱住了她,联络早纪把彩希送进了医院。

彩希从小就是调皮的小孩,总是跑来跑去。从小到大体力都好的惊人,几乎连感冒都没有得过,却两度进了医院,两次都与奈奈有关。

如果上次她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是怀抱着希望,这次再睁开眼睛只感受到绝望。二十二年的生命中最爱的人已经离她而去,再不会回头。她精心为两人打算了多年,在所有人面前苦苦的掩饰着自己秘密,尤其是对奈奈也要三缄其口,看着眼前的恋人陪自己煎熬。

一个多月前,她还曾怀抱着满满的期待,这么多年两人的隐忍终于快有了美好的结局,她还曾为未来无数次憧憬,如今却一切成风,只留给她空荡荡的房间和空荡荡的心。这样强烈的打击让彩希再也不能承受,终于在送走奈奈的那一刻静静崩溃。

彩花和早纪轮流看护着彩希,她只是面容憔悴的呆呆望着窗外,天空湛蓝晴好,她却恨这天空,奈奈就是飞上了天空离她而去。她更恨自己为什么说出那些不堪的话让奈奈伤心,为什么没有留下她。即使她没有了没有梦想她还有自己啊,可自己只有奈奈。

彩希萎靡的状态让彩花和早纪担忧不已,无论怎么劝她还是那样很少吃东西很少行动不言不语。愤怒的早纪揪住了彩希的衣领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村山彩希,你到底还要这样颓废多久?你不是心痛吗?你倒是和我们说啊,你倒是哭啊。这样默不作声是什么意思?全天下只有你的冈田奈奈最重要,我们这些正在照顾你的人算什么?我和彩花也不是闲人,这样照顾着你是担心你,希望你好起来。你要这样糟蹋我们这些做朋友的心吗?”

“早纪,冷静点。”彩花惊的急忙拉早纪,三人中早纪是最好脾气的,这么多年从没见早纪发过火,更别说打人。

“彩花,你放开我,今天咱们就和她说清楚。为了怕她父母担心,咱们都没告诉她父母轮流照顾她。是我们两个人欠她的吗?她任性得有个限度。没有冈田奈奈她村山彩希的生活还得照样过,”早纪说到这里,忽然放缓了语气,“彩希,我们知道你苦,奈奈对你如何我们也看在眼里,即使现在你也不是完全失去她了。好好振作起来,以后你可以去巴黎的不是吗?”

脸颊火辣的疼痛感和早纪一番醍醐灌顶的话让彩希倏然醒了过来。无论如何她还是要过生活的,一直告诉自己要活出个样子来给父母看,如今就是这样吗?彩希在好友面前痛哭失声,向她们凌乱的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好友们也陪着她落泪,三个人抱成一团。

痛哭以后的彩希重新恢复了思考,是她做得决定让奈奈离开,如果有一天奈奈知道自己因为她过得不好,她会怎么想?自己以前莽撞的行为已经让父母姐姐们担忧不已,如今她成为了大人,父母也年事已高,怎么忍心让她们再次伤心。万幸她还有好朋友们,这么努力照顾她,她还是这样实在也对不住她们。

彩希只能打起精神养好身体,毕业以后进入舞蹈工作室工作,每天忙碌的生活让她少了胡思乱想的机会,只是一踏入和奈奈共同生活了四年的家,彩希仍旧心痛不已。转眼间她离开快一年,两人完全失去了联络。温柔的奈奈,即使被她伤了心,临走时还不忘照料她,现在的她过得好吗?自己说了那么决绝的话,她应该开始了新的生活了吧?而自己,也许也该离开奈奈为自己铸造的幸福堡垒了,可能这样她才可以慢慢平静下来。

彩希这么想着,开始慢慢收拾家里的东西,为搬家做打算。那一天收拾到奈奈给彩希的礼物,各种各样的礼物装满了一个大箱子,这其中并不包括奈奈送她的衣服化妆品。彩希各种小礼物一件件摆在桌子上。手绘卡片,手做饰品,各种小玩意,还有一个乐高积木差成的大白(baymax)。

彩希非常喜欢这个人物,奈奈就买了两千块的乐高积木花了好几个晚上插起来,还因为笨拙伤到了手。终于完成的时候她开心的像个孩子,献宝似的拿到彩希面前,“我也要像大白一样温柔,好好守护yuu酱。”

“奈酱比大白更温柔哦。”

“真的吗?yuu酱你对我太好了。”

奈奈快乐的表情她至今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只剩下大白陪着她。彩希长叹一声回身去拿别的东西,不小心碰到了乐高大白,白色的肥胖身影坠地发出了破碎的声音,积木瞬间散成一块块。

彩希看着一地的碎块发愣,难道她和奈奈之间就这样缘尽了吗,连大白也不要再陪她?彩希忽然发现碎块中似乎有什么,俯身拨开碎块,一个小巧的粉色的信封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彩希拿起信封,封面上什么也没有。她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件展开。熟悉的娟秀字迹展现在彩希的眼前。

yuu酱,

我很快就要离开日本,离开你的身边。现在的你会因为我要离去而长出一口气吗?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在你身边,这已经是一种常态。看着拉着我的手笑盈盈的yuu酱,我曾以为我会这样一辈子在你旁边的位置上看你开心的笑容。只要yuu酱喜欢的事我都想为你做,yuu酱喜欢的地方我都想带你去。

yuu酱现在和我一样都是大人了。我还把你当成孩子一样,觉得你需要我的保护和照顾。也许就是这样,我擅自的做了很多让你为难的事,任性的让你接受我对你的好,实在非常抱歉。

你说我应该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其实,你大概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小时候我把相遇时的雪人画下来,yuu酱夸我画画很好看,那是你第一次夸奖我,我想被yuu酱夸奖就很努力学习画画,也逐渐在绘画中找到了乐趣。我原本并不擅长画人像,如果画人像的话就可以拜托yuu酱做我的模特,你那么温柔,一定不会拒绝我。果然,后来我们有了很多独处的机会。你说想去各地看雪景,可我只擅长画画,就想着也许我做了画家就可以带你遨游世界尽享不同的雪景。正因为yuu酱,我才拥有了梦想和动力。

你说我可以成为艺术家,我以前也觉得有可能,可以后大概不会了。艺术家都是有自己的灵魂,而我离开了你便再没有了灵魂。

yuu酱既然已经不再需要我,我也该让你离开了。即使这样你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和我一起度过了在日本的最后一个多月。你这么温柔,我也该为你做点什么,我太愚钝,察觉不到你的心意,让你说出要我离开的话yuu酱应该很痛苦吧。我只能在最后说出决绝的话,也许这样你会好过一点,对我少点亏欠感。

yuu酱,其实我们有着很美好的过去。我给你自由,也给自己时间努力充实自己。虽然可能是我的奢望,我希望有一天还能在你身边牵着你的手看你对我微笑。你可以等我吗?等我回来的那一天,我有话对你说。

这一切都是我无法对你说出话,我把它放在你最喜欢的乐高大白里,希望他可以替我守护你。当然也许你根本看不到这封信,也或者你不愿意等我。这也没关系,只要yuu酱能幸福就够了。如果我有幸再见到你,一定会祝福你。能够遇见你和你有那么多快乐的回忆,真是太好了,我无法再奢求更多。

yuu酱,加油,过让自己快乐的生活吧。

奈奈

彩希的眼泪纷纷滑落,重叠在信纸原有的泪痕之上。原以为自己的做法断绝了两人间的希望,奈奈却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爱。彩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苦楚瞬间化为乌有,奈奈是值得她这么做的人,是把她捧在手心上的人,明明自己更敏感脆弱,仍旧努力事事为她着想,挡在她身前。

彩希环视四周,原本以为的伤心之地此刻无比温暖。奈奈给予她的宽容温柔,她也想同等回报。彩希的眼中闪现出绚烂的光彩…

转眼又是两年时光,彩希上完舞蹈课程,坐在舞蹈室的地板上收拾着东西。却见一个清秀的女孩并没有离开,远远看着彩希欲言又止。

“叶,有什么事吗?”彩希的呼唤让在角落犹豫的女孩缓缓的走了过来。

“村山老师,我…我心里有件事,不知道要不和你说。”安田叶低着头,双手不安的搅着衣角。

“来,坐下~”彩希拍拍身边,女孩坐下后彩希看着她的眼睛,“是个紬有关吗?”

“恩,村山老师怎么会知道?”叶惊讶的说道。

“喜欢一个人是无法掩饰的,你的眼神会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那人而去。我知道也并不稀奇。”彩希微笑着回答。

“既然老师能知道我喜欢紬,是不是也知道紬是否喜欢我?如果她男孩子,我可能会义无反顾的告白。可她是女孩子啊…”叶低下了头,“紬就要离开东京回老家了,一想到以后再见不到她我就…老师我想向叶告白,可她会怎么想我呢?”

“叶,以前有人告诉过我,这世界上没有不应该被喜欢上的人。”彩希的手扶上叶纤瘦的肩头,“真心爱上一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因为害怕别人的眼光而退却,可能会永远失去对方。机会不会一直都在,要珍惜啊。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看。”彩希对叶眨眨眼。

“真的吗,老师,紬对我也…”叶的眼中充满欣喜,彩希含笑点点头。

“谢谢老师,我明白了。老师再见。”叶站起身来,轻快的飞奔出舞蹈教室。

彩希看着她愉快的身影,回首望向天空,自己也有要珍惜的人,再见到她的时候希望自己也可以拿出勇气来。

身边手机微微的震动起来,“喂,早纪,我马上就来了。”

“你可快点来店里啊,我晚上还有约会呢。”

“好的,知道啦~”

彩希看着手机出神,奈酱,你还在等我吗?我有礼物给你哦,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现在还好吗?

巴黎的街头一家很有风格的小店中,一个亚洲女孩正忙碌的工作。

“你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奈奈桑,请给我两个鸡肉帕尼尼。”一个女孩,牵着另外一个女孩的手爽朗地说着。

“由美子,”奈奈和由美子打了个招呼,又望向她身边娇弱的的女孩,“阳菜你也来了。”

“奈奈桑好,由美子带我出来玩。”女孩用不太熟练的日语羞涩的回答着。

“你们两个稍等一下,我马上就下班了,请你们吃。”

很快奈奈换下了侍应生的衣服,端着食物坐到由美子和阳菜面前。由美子把食物细细整理好,用叉子喂给阳菜。

“不用在我面前秀恩爱吧。”奈奈忍不住笑着说。

“秀恩爱。”阳菜疑惑的说着。

“奈奈桑,别送说阳菜听不明白的话吗?她的日语能力太有限了。”由美子说完又用法语和阳菜解释了一遍,她才露出了笑容。

“你看,不是有你吗?她出生在法国,即使父母再有心,日语要说的好还是困难的。她父母不是说,等你回国的时候让阳菜跟着你回日本看看嘛。”

“还有不到一年就我们就能回去了,真是期待啊,好期待日本的食物啊。”

“由美子真是个吃货。”奈奈无语的说着。

“奈奈桑其实完全不必在餐厅打工,画画那么好,在街头画素描就可以挣到钱嘛。”阳菜轻声细语的说道。

“阳菜,如非必要我不会画人像,对我来说我的人像模特只有一位。”奈奈认真的说着。

“是位很漂亮的女孩子,她喜欢的人也是女孩子哦,”由美子和阳菜解释着。

“那我们回去日本的时候可以见到她吗?”阳菜充满着好奇。

“这个嘛,奈奈桑是个傻瓜,不知道那个女孩还会不会在等着她。”由美子责备的瞅了奈奈一眼。

“她是不是会等我并不重要,我只希望她能够幸福。”奈奈抬头想着湛蓝的天空,不知道天空的那一边是不是这么晴朗,生活在那片天空下的女孩是不是在开心的微笑着……

奈奈再回到日本的时候,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切既陌生又熟悉。先回到神奈川和父母团聚了半个月才回学校去见教授。作为学校着力地培养的学生校方准备为奈奈开特展,展示学校艺术生培养成果,至于主题和素材都由奈奈自行决定。

奈奈回到酒店休息,躺在床上瞪着眼睛想了很久以后,起身离开了房间。奈奈在和彩希的住处附近等了几个小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才出现她的视线中,晚归的彩希脚步匆匆,打开房门推门而入,接着屋内亮起来温暖的灯光。她还住在她们的房子里,奈奈的内心燃起了一丝希望,打定了主意后转身而去。

奈奈积极的准备着自己的特展,终于在两个月后准备好了一切。期间也联络了早纪和彩花约好时间把特展的邀请函送给她们,貌似不经意问起彩希。早纪和彩花对于这样欲盖弥彰的奈奈相视一笑,只是简单说明了情况,留给她一个咖啡馆的名片。

奈奈拿着咖啡馆的名片在手中把玩许久,最终拿起特展的邀请函走出房门。今年的东京异常的寒冷,才出门不久就飘起了雪花,在路上兜转了好一阵,奈奈才在一个小巷中看到了精致的招牌,Lavande。推开咖啡店门的一刻,温暖的气息和咖啡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奈奈选了舒适的位置坐了下来。

“欢迎光临。”服务生递上餐单。

“热摩卡,谢谢。“奈奈并没有看餐单,直接点出自己想要的咖啡。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转身欲走。

“不好意思。“

“您有什么吩咐?“

“请在上咖啡的时候顺便给我一小碟盐,谢谢。“

“嗯,好的。“服务生对这位客人的要求有点惊讶,还是微笑着回答而后退下。

奈奈转头看向窗外,几个被衣服裹的圆滚滚的孩子在雪中嬉闹,一个孩子忽的把雪扔到另一个孩子身上,大笑着跑开。被雪砸中的孩子抓起雪搓成球起身追去,其他的孩子们也跟着互相嬉戏起来,很是热闹。奈奈被孩子们的欢乐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睛好看的眯成了一条线。

“打扰了,您点的热摩卡,还有一小碟盐。“服务生利落的将餐盘的咖啡拜访到桌上。”另外还有赠送给您的本店限量糕点,薄荷巧克力松饼。“

“嗯?”

“我们店长说,热摩卡加盐和巧克力薄荷松饼是套餐,以前从没有听她说起过。说来也是奇怪,虽然我们店长很擅长做薄荷巧克力松饼,却是很久没做了,能免费品尝到她的手艺,您走运了。“活泼的店员兀自说着。

“店长很有人情味啊,这个店的陈设也很温馨。”奈奈端起她咖啡喝了一口。

“是啊,我也是喜欢这里的气氛才决定在这里打工。店长说,她希望某个人无论何时来到这里都能有种安心感。不好意思,我说太多,打扰您用餐了。”

“不会,倒是要谢谢您详细的讲解。“

“您慢用。“

“谢谢。“

不久后,杯子和盘子都已空空,奈奈抬手叫服务生。

“请结账,还有纸和笔请借给我一下。“

服务生把纸笔递给奈奈,她低头写了几行字。“麻烦请把这个转交给你们店长,谢谢。”奈奈把折叠整齐的字条和请柬放在前台。

“好的。您慢走。“

“谢谢。”

奈奈起身推门离去。

“店长~”服务生走到后厨,”那位客人已经走了,留了字条在前台。”

“嗯,知道了,谢谢。“

彩希从后厨走到前台,展开字条。

【谢谢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第一次吃到yuu酱做的薄荷巧克力松饼,很好吃。我的作品特展近日即将开展,有空的话,敬请光临。】

看着熟悉的字迹空空的署名处,彩希露出了笑容,一对可爱小酒窝倏的浮现在脸上。

彩希已经从彩花口中得知了奈奈回日本并准备开特展的消息,一直在惴惴不安的等着奈奈出现。当看到那张精致的邀请函时,她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特展的日子,彩希精心的选择了衣服,难得的仔细化了妆,在镜子面前看了很久,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向展馆而去。

彩希到达展馆时,入眼的是大大的艺术字“承诺”,此次展览的主题。她缓步向馆内走去,让她吃惊的是所有的作品并不是奈奈擅长的油画,是摄影作品。一张张看过去,她明白了奈奈为什么替自己的特展取名为承诺。全部的作品都是各色雪景和俏皮的雪人,城市,乡村,森林,海边。各种纯白的美展现在她眼前。

彩希沉浸在这美丽的世界当中,尽情享受着雪景带来的美感,似乎自己跟随着奈奈畅游在曼妙的雪国之中。不知不觉,彩希走到了最后一间展室,展室中摆放着一张尺寸很大的少女油画。

彩希站在这幅画面前,注视着画中的自己。一名身着水手服的少女向窗外眺望,她眯起双眼迎向灿烂的阳光,脸颊发丝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画的旁边有一个提示版,是奈奈的亲笔手书。

画中的少女是我唯一的人像模特,也是我人生的挚爱。做这幅画之时,她正和别人甜蜜的恋爱着,心情苦涩的我只能独自坐在画室中把对她的思恋诉诸笔端,无数次的对着画垂泪,让我深感自己的怯懦,如果可以好好对她诉说我多年的爱恋,我们之间会怎样呢?

终于有一天,这个机会出现在面前,我忐忑的向她倾诉了我对她的心情,她温柔的接受了我。我终于得到了自己女神的眷顾,那时的我,再无忧虑。

可同性的身份终究让我们的感情横生波折,我几乎差点失去了她。也做了愚蠢的事,离开了她。现在的我终于有了足够的信心可以好好站在她的面前,她,会不会在对我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呢?

彩希字字句句的读着,泪湿眼眶,从来都不是她的错,她却只是自责,原谅乱来的自己。脚步声轻轻响起,一个人走到她身边。那熟悉的味道已经让彩希知道了来人是谁。

“yuu酱,对不起,一直没有联络你,让你等了这么久,原谅我好吗?”奈奈声音微颤地说着。

彩希无言的投入奈奈的怀抱中,泪湿了她的肩头,奈奈抱紧彩希也哭了起来。两人就这样拥抱了许久才分开来。

“这就是你一直不让我看的画?”

“恩,是的。”奈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奈酱,谢谢你。”

“那yuu酱,你会和我在一起吗?”奈奈又一次低下头不安搓着手,偷眼看着彩希。

她还是当年那个任自己欺负小心翼翼的小女孩,一点都没有变过,彩希笑着眼前的可爱女孩。

“冈田奈奈,抬起头来~”

奈奈被叫到全名,惊的忽然抬头,唇却在瞬间被柔软覆盖。一双手也悄然搂住了她的腰,奈奈也闭上了双眼,两人尽情的享受着彼此的温柔。

暖黄灯光的照射下,两人在巨幅的油画面前忘情拥吻,至于彩希的回答,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5,342评论 69 224
  • 「你来了!」若曦听见车子开上车道的声音,已经奔到公寓楼下。 她跑到他身后,忘情地抱住他! 这是她第一回情不自禁...
    桂林琴音_fde5阅读 127评论 0 9
  • 第十五节 心灰意冷的小云默默靠着墙离开学校,虽然是看着地面的,心里却并不怎么在意,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撞进了一个软软...
    SherryAP阅读 39评论 0 2
  • 文/琉沙 陌生的城市,又下了一场雪,离笙还记得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一场雪。她离开了,在那个靠海的地方。远方,离笙只想...
    琉沙阅读 61评论 0 3
  • 2015年的十月,我为了年少时的一个心愿来到北京。 法语里说,le temps se passe.时间一刻不停地流...
    甘银钦阅读 80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