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寒冬,暗香盈袖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终于到了一年中极寒极冷百花凋残的时候,就连花中君子菊花也凌乱了一地,这时节竟还有丝丝幽香飘来。这花,除了被称作“冷美人”的腊梅还能有谁?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一树花蕾悄然绽放,阵阵清芬撩人心绪。人们都说腊梅有些孤芳自赏,要不怎专拣人们不留意的地方开放?     

一剪梅

 

凉湿空气中弥散的幽幽芬芳,带着新春将至的欢喜,走得近了却也是馥郁的、黏黏的,让人心头牵扯出一丝怜爱。透明的花蕾怯怯的,好像冬天里一个温润的小小梦想,这梦想安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任风吹雨打、雪压霜欺,仍然恬淡稳妥,不忧不躁……

不曾离乡,却无端想起余光中的《乡愁四韵》,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那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那母亲的芬芳是乡愁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原来,腊梅香里满载着乡思与离愁,要不王维怎么会殷殷探问:"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而南北朝人陆凯赠予友人的礼物是梅花一枝:"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因为江南无所有,这盈盈暗香的腊梅花,便传递了故乡春的消息,友情与乡情,都在此得以完美慰藉。

寒梅几朵


前几日,冬日暖阳照得人暖暖的,街头卖腊梅的多起来,花上不多的钱,就可满室盈香。早晚在馨香里呼吸吐纳,胸怀中溢满清气;待到花完全绽放,摘几朵泡在水杯里,嫩黄的花瓣浮在水面悠悠打转煞是好看,杯里的水慢慢浸出点苦味,便会有一股清幽,在舌尖袅袅起舞。腊梅花的好,是看得见、闻得着、品得到的,就像你那些死忠的朋友。   

     

最羡慕的,还是那些种花人家。房前屋后遍植腊梅,一到冬天,香得满山满谷。闲了坐在花下,翻几页闲书,品两口清茶,晒一会儿太阳。等到日落月出,满园子的清香,应和着那皎皎月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这满是清欢的人间仙境,神仙也会羡慕啊。

山下种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