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活着 一个白血病人的生病自述:雷震-胜利出院17

胜利出院

  过了一天,我让妈妈扶着我,走出了病房,在走廊上绕了一圈,虽然脚轻飘飘的,像太空行走一样累得不行,但心里特别得意,对我来说,这就是冲出亚洲了!护士看到我,都对我笑:“下床了呀,过两天可以出院了。”妈妈用手牢牢地扶住我,还用肩膀抵着我,我们一起走回病房,其他三床的家属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这么好,你恢复得真快!”福建姑娘的妈妈随即扭过头去擦了下眼睛,我心里忽然没那么高兴了,山东大嫂和上海阿姨都还只能躺着,福建妹子的左半边还是老样子,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妈和他们说话:“我们先好起来,你们也都马上会好起来的!”

  在床上躺平,我发现,自己的美好生活来了!在嘴巴顶岗整整十天之后,我的鼻子终于重新上了岗。右鼻腔都通了,左鼻腔也通了一半,那久违的用鼻子呼吸的感觉太顺畅了!空气源源不断地涌进来,没有阻碍,没有门板,鼻子通了闸,与气管无缝对接,在这条通道上一贯到底,到达肺部。肺部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被鼻腔过滤过的空气了,嘴巴也默默地卸了额外承担的工作,喉咙口不再干燥,大家各归各位,各司其职,我也终于不再额外感觉呼吸是件特别又累人的事了。

  没有用嘴巴呼吸超过一天的人肯定无法体会我的感受,生活太TM美好,我的幸福感爆了棚。

  今天的查房,带队的是大医生,“下床了吧,人好多了!”大医生一贯地铿锵有力。“我的鼻子也通了!!!”我迫不及待地汇报,“医生,太幸福了!我感觉自己都可以出院了!”大医生嘿嘿一笑:“说得对,你是可以出院了。”“啊?”我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出院?”我妈接了话,“她现在站都站不稳,能出院?”“只要下了床,恢复起来很快的。”大医生扬扬手里的病例夹,看向我:“你的各项指标都挺不错的,在我们这里也就是巩固巩固,挂挂水,意义不大。”“可现在这样,让我们回去,总是不放心啊,万一有些什么突发情况再赶过来,路也太远了呀。”我妈持之以恒地发表疑问。“你们看啊,住在这里,十多个人挤在一间,每天500的病床费,你们如果实在不放心,就拿这个钱在医院附近找个好点的酒店,再住个几天,休息得也好,等放心了再走,也合算啊。”大医生耐心地解释。“医生,你说的也有道理,依你看,我现在这样的情况出院,没问题了?”我内心还是忐忑。“没问题,完全可以出院。”大医生回答的干脆。

  我看看我妈,我妈看看我,沉默一会,我说话了:“既然医生你觉得我没问题了,那就出院吧。”大医生点点头:“好的,明天安排出院。下午会有医生来告诉你出院以后的护理要点。”

  大医生走后,我和我妈沉默了半天,我忽然哈哈哈地笑出来:“出院啦,我可以出院啦!”我妈也跟着笑,但脸上还挂着丝担心:“你现在这么虚,应该再呆几天恢复得更好些才出院。”“没事,妈,我们在酒店里再住几天巩固下就好了。”我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我忙不迭地打电话给大饼报告好消息,他在几天前已经赶回去上班,医院这边留我爸妈驻守。大饼让我好好地在酒店多住几天,我豪气万丈:“好好在家候着,打扫得干净点,娘娘我过几日就摆架回宫。”

       下午来的是三医生,他拿了一堆药向我细细嘱咐着,这个怎么吃,那个怎么吃,我和他打趣:“这些营养神经的药,要没按时吃,我就会得神经病,对吧?”“不按时吃药,神经没恢复,以后得老年痴呆啥的,就不一定了。”三医生一本正经地回我。“出院后在家静养,少看电视电脑,少打电话,三个月后做脑部增强核磁共振复查,把出院小结保管好,这些医嘱包括如何用药都写在里面,以后复查的时候也要用到小结的。”“医生,要是我回家以后,那不争气的鼻涕又来了该咋办呢?马上赶到上海来吗?”“如果有这种情况,你马上去看本地医院的五官科,到这边来也就是找五官科,这个不属于神经外科的范围。不过你不用太担心,这种情况基本不可能发生的。你现在还有些流到喉咙口是吗?”“是的,流到喉咙口的还没止住,不过间距比以前大些了。”“你的情况也算是很特殊了,流了这么久还没止住,在家好好静养,会好起来的。”三医生结束了出院宣教。我看着三医生,感激之情从心里涌起:“医生,谢谢你,这些日子有什么事总是来找你,你态度一直那么好,真的麻烦你了,谢谢!”“不客气,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回家好好养身体!”三医生腼腆地笑了笑,走了。“他以后一定会是个很优秀的大医生!”我在心里默默说着,在三医生的笑里暖了很久。

  转眼到了出院日的早晨,爸妈早早地帮我把物品打包好,就等办出院手续了。我们等着最后一次的医生查房,我换下了病号服,神清气爽地坐在床上,窗外的天空也特别晴朗,一碧如洗,白云飘飘。

  大医生来了,看着我点头:“不错不错,都看不出刚动手术了。医生都和你说过了吧,出院后好好静养,三个月后带着磁共振片子来找我,之后复查间隔可以延长到半年。你的垂体瘤没办法切干净,这种情况我们一般建议病人接着做放疗巩固,但是你还没有生过孩子,放疗后可能会影响生育,所以给你两年的时间,把孩子生好了,再做放疗。毕竟垂体瘤复发率比较高,做了放疗保险些。还有,如果你怀孕了,要密切关注身体状况,怀孕的时候各项激素加速分泌,可能会刺激垂体,加速生长激素细胞的分裂,孩子长,瘤也长,两个在那边赛跑,孩子跑赢了还好,要是瘤跑在前面,就得弃车保帅了。明白了吗?”大医生一口气说了一大溜,听得我一身的冷汗。敢情这仗还没打完,还有残酷的比赛在前面等我。沉默一会,不管了,我甩甩头,明日愁来明日愁,我且欢乐在今朝。“明白了。”我大声地回答。

  和其他几床的病人和家属一一告别,我们握着手,相互说着鼓励的话。福建妹子的爸爸和山东大哥帮着我们把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起拿到楼下,我被妈妈扶到医院门口,一个人守着第一批的行李,等他们。头晕得厉害,整个人像飘在云上一样,我喘着气,努力站直身体,抬头看背后的高楼,在那里,我住了人生的第一次院,动了第一次手术,第一次失眠了五天,第一次被反复塞拔到鼻子里的纱布磨到崩溃,我走着进来,终于可以走着出去,这短短的16天让我刻骨铭心,我在心里默念:“再见医院!再见!脑外科病房!”

  爸爸妈妈拎着行李来了,我笑着看向他们, 2017年4月13日,一辆出租车带我们离开了医院,我的第一次上海住院之旅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