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方塔》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1

初秋,东吴大学本部的紫藤花都开了,到处飘荡着花草香气。学生三三两两的在校间穿行。

当然,还有满园子的银杏叶。随手摘了,做个自拍的背景,这是我们这群现代人最喜欢做的事情。

本部是一个很有历史感的校区。红楼等建筑很有民国风情,各种古旧的校舍又保存的非常好,整个学校给人的观感就是非常的清幽。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学生少啊。

门口的保安同志非常的尽责。基本阻挡了一个又一个看上去不像学生的游人进入。清幽之感,扑面而来。

那么,如果你不是这里的学生,没有学生证,你又非想要混进来看看这个大好的民国风校园。请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中的一个:

  • 你长得非常的纯良,非常的大学生。步入校门的时候可以自然的对保安微微笑。骑自行车的你可以自然推行进么,那么破门成功率高达80%。

  • 你要认识“小龙女”。

因为我满足了第二条件,此刻的我,拿着篮球,正在方塔边的篮球场上,打着球。

说到东吴大学“小龙女”,那真的是厉害了我的姐。我从初中打球到现在工作了三年了,每次到东吴大学打球,总是会碰见她。

她日复一日的做着两件事情,卖水和收集水瓶。她开着她的小电驴,穿行校园的各大篮球场,从本部到东校区,在校园内有这样一句话:“平生不识“小龙女”,便称球友也枉然”。

由于她自称“小龙女”,而且能说会道,和保安关系良好,每当我们这种社会闲杂人等,想进入东吴大学享受高层次篮球时,又被保安挡在门外的时候,拿出你的小灵通和手机,拨打“小龙女”唯一指定电话。让她和保安寒暄数句,进门打球,畅通无阻。

所以,工作后好久没有打球的我,就这么进来了。

约好的多年老友还没有过来,我独自一人慢慢的在打点投篮,偶尔来一发三分。

我现在打球的地方是我最喜欢的场地。靠近东吴大学著名的方塔。而方塔,算是一个著名的历史建筑。

方塔其实是俗名,因为它确实长的很方。

真名叫“文星阁”。

文星阁最早是一风水塔。太平天国时期忠王李秀成又用作瞭望塔。

文星阁建于明万历十七年(1589)至万历二十五年(1597)。万历四十年(1612)重建方塔。重建时将方塔稍向南移,即现址。塔中供文星像,悬巨钟。清代康熙、乾隆年间,苏州葑门彭氏祖孙科举多次榜上有名,认为这是“文曲星”灵验,便多次出资维修“文星阁”,并在阁下建“桂香殿”、“朝元阁”、“明习堂”、“三贤祠”等。一时间儒雅士汇集,讲学之风日盛。文星阁四层方形,各层东西南北四面辟木共门,没有腰檐、平座、木共等。上覆四角攒尖顶,四角起翘,宛如鸟翼,翩翩欲飞,中间葫芦结顶。塔下辅以三级青石,南面石级作八字形,可从两侧拾级而上。

全塔通高二十八米左右,塔底层边宽八点六米,自下而上作不明显收分。三层以下以砖结构为主,仅二、三层地板与楼梯为木制。底层砖级藏于夹墙之内。塔内方室四隅有砖砌八角倚柱,柱端隐出斗木共。顶层用木梁架结构支承阁顶,第三层与顶层斗间无楼板,仅于四周沿墙构出加廊,中心形成四方空井,中间放置着横梁,悬挂巨钟,钟上铸有“文星宝阁”铭文。惜大钟已有损毁。

这就是方塔。

这一长串的历史,如果你不是一个喜欢看东吴地方志的有为青年,应该是完全不知道的。恰好,我很喜欢历史,所以稍微知道一些。尤其太平天国的经历让我觉得方塔更有一丝悲壮苍凉的气氛。

不过方塔的出名,倒不是这些,而是它的都市传说。传说因为有东吴大学的女生在里面上吊自杀,午夜路过的时候,会传来女人的凄凉的笑声。对,凄凉的笑声,矛盾而恐怖。

历史也好,传说也好,除非必要的定期的维护人员,方塔是全面封禁的。

我们这些人并没有感觉方塔有什么恐怖的,也没有兴趣进入内部一探究竟,无非就是里面有个大钟嘛。

方塔对于我们来说,唯一的功能就是,报时。

当夜幕降临,方塔便会亮起一圈淡淡的灯光,从塔顶延伸到塔基,一种朦朦胧胧的光晕,轻柔的包裹着边上的篮球场。让由于路灯不给力十分昏暗的篮球场有了让人继续夜间大战的理由。

然后在方塔的亮光中,打完最后一局,收工回家,是我们多年以来的传统。

因为方塔这边的场子,高手很少,菜鸟很多,对于我们这种班队小主力是非常好的愉悦身心的场所,所以,从初中到高中,直到外地去上大学,各自飘散,平时只要大家有时间,都会来这里打上几场篮球,有六个人自己打,凑不齐就和别人混着打。可以说,我们一多半的篮球生涯都在方塔篮球场度过。

“小龙女”就是那时慢慢熟悉的了,每次我们基本都是从她那里买水,喝完的水,也会把水瓶给她,我们甚至会自觉把水瓶压扁,服务十分周到。

工作数年好久不见,她似乎依然记得我。“眼镜,你又来啦,先拿六瓶水,我一会要去东校区。那个谁,那个卷发眼镜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啊?”

“他马上来了。今天约了一起打球吃饭。先给我六瓶水,给你钱。”

“不用了,一会给我爸爸,你认识的吧?你们在这里多打一会。到时候6瓶不够,一起算。”

“那行,龙爸啊,现在还常常跑出来啊。”

“对,一会他骑三轮车过来收瓶子,每天下午这个时候就出来转转,呼吸下校园的好空气,顺便也是帮我忙,你晓得的啦,走啦。”

龙爸啊,好怀念啊,看来,现在她已经把苏大篮球的送水,收水瓶业务垄断了。以前还有的一位的中年大叔和大妈,都不见踪影了嘛。还记得初中的时候,龙爸还和那两人对骂过,也是让我第一次发现,东吴人吵架起来也是超凶的。

眼镜,哼,我心底嗤笑了下,还是老样子,反正不管是谁,只要带眼镜的就叫眼镜了,真不知道她是真记得我还是不记得。管他呢,等于乐来了,今天打个爽。

抬手,唰的一声,我投了一个空心三分。

“还是那么准啊,三分小王子!” 于乐来了,还是那个标志性的小卷发,微笑着把球扔还给我。

于乐是我多年的好友,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在一个学校,隔壁班。虽然一直不在一个班,关系却超乎寻常的好。高中毕业,我去了紫金城念书,而于乐留在了东吴大学。就算小龙女不把我放进来,于乐也能带我进来。

“那必须,勤学苦练三分侠,说的就是我。” 我笑着把球又扔了回去。“我可是我们紫金校友会篮球队主力替补人员。”

"我真的很惊讶你约我到这里来,毕竟,我以为你再也不想到东吴大学,不,应该是方塔这一块来的?” 于乐略显复杂的看着我。眼里也有着更多的担忧之情。

“瞎说,方塔这边场子是我们最喜欢的啊,好久没和你打球了,不在这里,去哪里?”我平静的说着。

“但是,我以为。。。那件事情。。。。。。所以?”于乐看着我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着。

“那我才更应该来啊,那么多年了,她生活过的最后的地方,我没理由不来看看。” 我苦笑着说道。“你忘了我跟你说的 ,这次回来,我是来斩断会议的。不说了,今天多打会。”

“好。”于乐没有再多说,“斗牛吧。看看你有点进步没,除了三分,你运球可是跟屎一样。”

打了约有半小时,斗牛了一会就有各色人过来拼着打球,又玩了几局三对三,我和于乐的那队被干了下来,坐在场边喝水。

龙爸来了。“龙爸,给你钱。六瓶水的,然后再给我六瓶。”

“眼镜你来啦,好久没看见了。”眼镜,眼镜,这里全tmd是眼镜啊,我心里又吐槽了下。“恩,好久没来,我和那个卷毛准备今天打到方塔亮灯再走。”

“哈,于乐啊,行,没问题。不对啊,我刚刚没卖你六瓶水啊,你怎么要再给我那么多?”

“我来的时候从你的女儿“小龙女”那里拿了六瓶,现在一起算。”

噗,正在喝水的于乐把水吐了出来。周围打球的,喝水的,聊天的,晒被子的众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龙爸的表情更加古怪,一丝渴望,一丝失望,眼圈微红,似有泪涌。

“你,不知道“小龙女”死了吗?”于乐赶紧把我拉到一边。

“什么,“小龙女”死了!我进来还是给她打电话的才让保安放行的啊,那么多年了,没想到她电话还打的通。”

“小伙子,谢谢你啊,于乐跟你说了我的事情吧,我知道这几年大家对我这个老人好,女儿走了以后都很照顾我,都问我买水,给我水瓶子,让我能养家,养孙女,不过,真不用变着方法多给我钱,该挣的钱挣,不该挣的钱我绝对不要,不用变着方法骗我啦,而且,这个方法一点都不好,眼镜,你好久没来了,不用这样啊。”

我一脸的郁闷,那放我进来的是谁,大白天总不见得见鬼了。我一脸疑惑的看着龙爸。“龙爸。。。。。。。”

于乐打断了我,“龙爸,他认错了啦,好久没来打球了,肯定是和那个新来的阿姨搞糊涂了,给你钱,不过再给我6瓶,一共十二瓶,给你。”

“别说了,你肯定认错了,“小龙女”在你去紫金的第二年就死了,而因为她的缘故,也没人对你说起这个事情。”于乐给了钱,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着。

“你是说,同一年,怎么死的?”

“卖水呗,收水瓶呗,抢地盘呗,吵架吵的凶了,被人一推,不巧就撞在石头上死了。就是那块石头,离方塔不远。”

“我去,这。。。,那和我电话的是谁,卖我水的是谁?”

“电话么,那个她孙女在用。那个卖水给你的么,肯定是她孙女,你也够可以的,年龄差那么多也能认错。不过我警告你啊,她孙女你别有坏心思啊。”于乐抓起球来,快速入场。“来,打球吧,继续打球,今天是过来打球和斩断回忆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可能吧。”我若有所思的看着边上的方塔,顺着方塔看着边上的女生宿舍。

也对,这次来就是打个球,看看她最后生活的地方,然后,走出来。

也许真的是头昏搞错了吧。

“龙爸,对不起,我认错了,我把你孙女认错啦”我对龙爸说道,龙爸摆摆手。

“不过你什么跟什么啊,啥坏心思。”我刚反应过来,对着于乐不满的说道,感情他以为这是我的泡妞新套路。

“来,打球,继续,我朋友好久没回来,搞错了,搞错了,龙爸,再给我个脉动,我要脉动回来。”于乐大声说着,从小,他就是个调节气氛的高手啊。

于是,继续打球。

在方塔柔和的黄光中,最后一局结束,我来了个三分绝杀。完美。

“走吧,去吃串串!”于乐拉着我。

“先回去洗澡啦,然后再出来,另外,我想一个人转转,7点吧,7点见。”

“好,你自己当心,不用我陪你转吧。”

“不用,我就是看看,我其实早就释然了。”

“好,7点见。”

我们各自的家离东吴大学都不远,现在是6点,转一下,回去洗澡正好。

于是,我慢慢的走向她离开的地方。

2

露露,从初中开始,就是我最喜欢的妹子。

那时候情窦初开,天气晴朗,因为不知道怎么符合当时的老师的法眼,有幸当上了少先队的大队长。但是我这个大队长功能有限,唯一的作用就是一个又一个的通知各个中队长开会。

当时的我风华正茂,恰同学少年,虽然不在图书馆挥斥方遒,但是也是非常的出挑,加上每个班跑着通知开会,全校可谓人尽皆知。加上新生会有说了一个傻到爆的相声,走哪都认识。

天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的少先队有那么多的会,总之,我印象中,每周都重要跑着通知一次,心累。

于是,某一天,露露通过的我同学说,她喜欢我。还带了一封很好玩的信。

那时候的初中,可没有智能手机,心意的传达就是写信,或是传话。作为一个站在时代前端的少年,我送了她一盒“west life”的磁带来当做回礼。

之后,其实就是各种平淡的小日子。一种你长大了之后无法体会的小日子。

最喜欢的时光就是我们一群人在方塔打着篮球,她靠着自行车,微笑的看着我,偶尔挥下手,轻喊一声加油。局间休息的时候递上一瓶水。一饮而尽之后,她又笑着拿回来,再去买一瓶。

此刻的我,插上耳机,听着“my love",走到了露露在东吴大学,那幢红红的,生活的宿舍。

“An empty street
An empty house
A hole inside my heart
I'm all alone”

真是,太应景了。

看着眼前这个颇有欧洲古建筑的宿舍,和远处的方塔遥遥相对。

我甚至觉得,方塔想要告诉我一些什么。也许,今天的“小龙女”乌龙事件也是露露你在这里给我搞的贵吧。

当年,露露你可是经常让我这个脸盲出丑呢。因为我总觉得当时8班和10班的两个中队长长得相似度100%,有时候我偷懒,路上碰到的话,有什么事情就直接通知了。但是我怕认错,所以每次都要露露来帮我确认。而露露时不时就要骗我一次,所以经常会发生一件事情,8班知道了两次,10班什么都不知道。

唉,回不去了呢。

唉,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情,让你就这样离开了我?

“So I say a little prayer
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要是能再见你一面就好了。我好想当面听你说说清楚,为什么一定要离开。

“I tried to read
I go to work
I'm laughing with my friends
But I can't stop
To keep myself from thinking”

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无法理解啊。

不舍总是要终结的,回去吧。这是最后一站。

慢慢的离开宿舍区,走回了家里,洗澡,见于乐。

7点整,我和于乐最终放弃了去吃串串,今天,只想安静的聊聊天,我们来到了十全街的东吴版深夜食堂。

这家饭堂基本上就是按照日剧深夜食堂的理念来开的,但相对于原版的好处是,这里开门开的早,你并不需要等到很晚才能过来吃上老板的特制家常菜。

“老板,看着上,然后,来点清酒。”于乐很熟练的坐了下来。

“好,没问题。”老板答应了一声,拿了一壶清酒,隔水加热。没有废话,开始做着我们的小食。

因为深夜食堂的布局就是围着老板而坐。基本上你是可以看到老板忙碌的过程。

食物烹饪时散发的味道,也会适时地进入你的鼻腔,非常舒服。

清酒的香气微微散发出来。在等待中,于乐开口了。

“今天,你真的见到了”小龙女“?”

“估计就是我脸盲,你还记得我以前老是搞错通知对象吧。”

“确实,恩,肯定是脸盲,“小龙女”真的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已经跟你提到过的,和露。。。是同一年,所以,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于乐小心翼翼的说着,说道露露的时候,看了我一会,看我的表情是如此的平静,才继续说了。

真是好朋友啊,还在想着照顾我的情绪。

“那时候,我们都很担心你,毕竟事发突然,怕你接受不了,但是。。。,我们这些人那时候也同样的不知所措,你知道,我们都很喜欢露露。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你。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怎么再去找你,本来一直想联系你来着,你这次主动联系我,我真的很开心。”

“我现在应该是没事了。你放心,也不用避讳这避讳那的。当时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办,也想不通,老爸怕我得抑郁症,把我送到外婆乡下呆了一阵,每天跟着种种菜,看看猪,慢慢的就过去了,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当着我的面杀了好几回猪,真的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所以,毕竟,露露。。。"我抬头看看天,“也希望这样我更好的活着吧。”

”来了,你们的清酒。还有这个,红色香肠厚蛋烧。暖胃又暖心哦。给你寻找的勇气。”说着,还眨了下眼镜。这是一个如此俏皮的深夜食堂老板。

“你这个,杀猪。。。“于乐真的震惊了。”好疗法,你爸和你外婆是我的偶像。哈哈哈,来喝酒吧,老板的清酒,温热的可是刚刚好,还有这两道小食,真的很温暖。你别说这些了,你那么多年不联系我们,还不是怕看到我们又想到露露,现在你想通了也好,改天把梁三,倪大亮,程一兵都叫上,一起啊。”于乐给我倒着酒。

“谢谢老板,寻找的勇气啊。”我若有所思,对这老板看过去,老板冷峻的看了一眼,继续烹饪去了。

“行了,没问题,我现在不是重新来找你们了么,今天绕着她的宿舍转了一圈,我总感觉她在看着我微笑。算了算了,自我吐槽一下,能不那么文青么,我自己都要吐了,我们都简单点说话吧。对了,跟我说说,小龙女怎么死的。“

”很简单,就是卖水,收水瓶子起了争执呗,毕竟,我们和小龙女熟悉,所以每次都从她那里买水,其他人却不一定,哪个人来买,就买哪个的,不过,这不是关键。“于乐喝了一口酒。”来,喝啊。“

我喝了一口酒,恩,味道确实非常香醇。”关键肯定不是买瓶子啊,做生意的,不会为了这种大打出手。“

”对,关键是收瓶子,收瓶子才是大头,来打球的也有自带水的,很多都是一箱箱放那里,喝完就不管了,收回去也是一笔收入。这个收水瓶就是各凭本事,大家来抢了。当时你知道的,除了“小龙女”,还有一队夫妻也是干这个的。”

于乐吃了一口香肠和厚蛋烧。”老板,这个真是太好吃了!“

我也吃了一口,确实很好吃,味道刚刚好,用来下酒非常的惬意,至于寻找的勇气,也好好像有了那么一丝丝。

“然后,说来也巧,那天正好有公司借东吴大学的地方搞活动,有很多箱的水瓶子就放在那里,然后双方都想独吞,冲突升级,互相拉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推搡中,”小龙女“就摔倒了,直接砸在方塔边上的一块尖锐的石头上。后脑勺真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当时就不行了,送到医院就过去了。”

我和于乐默默的喝了一杯酒。

“总之,一次推搡,毁了两个家啊,以前常在今日说法看到这些故事,没想到,给我碰上了。”

“是啊,露露的事情不也是,说离开就离开了,你说,抑郁症为什么会让人一句话不说就这么走了?唉,想不通啊,想不通。虽然事后我做了很多研究,知道抑郁症会吞噬你的灵魂,当时我真的应该呆在她的身边。可是,当时看她,根本没有抑郁症的迹象啊?唉,不说了,喝酒。喝到微醺回家。“我们又喝了一杯。”龙爸今天看来很感谢你们啊,你们后来没少去照顾龙爸生意吧。”

“对,后来大家买水都从龙爸那里买了。毕竟他还有个孙女,而“小龙女”的丈夫早就生病死了,所以我知道接你电话一定是他的孙女,他们一直在用“小龙女”的手机,你搞混了,不知道也正常。”

“那对夫妻呢,后来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判了刑,毕竟过失杀人,后来放出来后就搬走了。他们也很愧疚,虽然搬走了,不过后来他们也常去看龙爸,也帮了龙爸不少忙。龙爸也是个,怎么说,可以说是通情达理的老人吧。也就接受他们了。”

“结局还不错啊,不过,你tmd为什么知道那么清楚。”

“哈哈,因为,龙爸的孙女是我女朋友啊。她叫跳跳,所以我知道“小龙女”的手机她现在在用这样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跳跳,这什么名字。“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这个名字成功的牵扯了我的注意力。

”哈哈,因为她小时候一直帮忙踩水瓶子,每次都要跳起来踩,所以叫跳跳。“

“真是好形象的名字,难怪今天龙爸叫了你的名字。不对啊,跳跳叫门卫放我进去我可以理解,那跳跳怎么会认识我,她叫我眼镜,还有问我卷毛眼镜怎么没来?”

“这个简单,学她妈呗,看到带眼镜的管他认识不认识,就加眼镜,拉近距离嘛,做生意,你懂的。”

“好,最后一个问题,”小龙女“具体是哪一日过去的?”

“嗯,你问这个干嘛,应该是在那一年的8月,天气最热的时候。”

“8月,露露后面三个月啊。”

“你的意思是。。。?”

“我总觉得,是露露想见我,先派个人来探探路。”

于乐的腮帮子鼓了起来,看样子又想把酒喷我一脸。

“开玩笑的,也许是今日所见,略有所思吧。”我给于乐拿了个香肠。

“吓死我了,你的脑洞真是清奇,别吓我啦,我警告你啊,你看到的就是跳跳,绝不是什么露露派来的,她今天本来就要帮她爷爷的忙。”

“好,好,不乱想了,聊聊我们的近况吧。”

“来,你们的主食,随便煮的乌冬面,好吃的乌冬面,搅动人生。也许,你想要的,在吃完这碗乌冬面之后,会自然呈现。”

“老板你还真是上什么菜都要配上一段话。”今天碰到的人都是迷样的人啊。什么跳跳,跳跳跳跳跳,我嘴里嘀咕着。

明明今天是略带沉重的一天,斩断回忆的一天,怎么,就是觉得过的怪怪的。

算了,这样也好。

吃完乌冬面,和于乐分别,回家洗澡睡觉去。明天还要去面试,这次回来其实也是答应了爸妈,回乡工作。毕竟,不能再逃避东吴了。

到家,于乐给我打了个电话:“那啥,我跟跳跳确认了,她今天确实去帮龙爸卖水了,你看到的就是她啦,她对你还有印象,不要乱想啦,改天叫跳跳介绍90后萌妹子给你。”

“好,谢谢于大哥,我能指定95后的么。”

“滚!看你那么精神我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洗完澡,打开sonos。看来真是我自己搞错了,眼睛给糊了啊,年轻小妹子能认成她死去的妈?

其实前面几天我已经把所有的回忆之地走了一遍。今天本来就是最后一站。

多年来我不能释怀的无非就是一个解释,为什么要离开的解释。但是,这个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龙女”的离开,有一个完美的解释,而露露,她在离开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究竟有没有想到我。我都不知道。

她就这样静静的喝下毒药,离开了,没有一丝痕迹,这是我最无法接受的。也是直到现在我才打算放下的原因。

不过,今天走完这一切,只要她最美好的笑容凝固在我的记忆里面了,其他一点都不重要。

方塔的暖光,厚蛋烧的温润黄色,恩,这种刚刚体验的暖暖的感觉,好,就让露露一直这样活在我的思念里吧。

就像那个谁说的,世间万物归于沉寂。

到家,洗澡,入眠。边上的sonos默默的放着惘闻的“黄泉水”和’王三溥的“如此沉寂”。

3

梦由心生,这是很多人都认同的观点。

梦里面我看到了露露,她在招手。她在看着我。

“辰,你终于来东吴大学啦,又去方塔打球了吗?今天我也给你先买了六瓶水哦。”

“露露,你给我买水了?哈哈哈,你看我的三分,还是那么准。”梦里的我,抬手一个三分,空心入框,然后,“露露!!!!”

惊醒。

我要再去方塔。

起床,穿好衣服。

凌晨3点。我站在东吴大学的门口。

这个点进去,肯定不能硬闯啊,不被当成可疑分子,我都怀疑保安的智商。

实话实话?保安大哥,我感觉我过去的女朋友在方塔呼唤我?换我我会打广济医院的电话。

算了,找个地方翻墙进去吧。

然后我沿着东门一直快走到西门,都没有看到合适的翻墙地点,不能再晃了,不然外面的警察叔叔也要来抓我了。

对了,露露,露露最喜欢吃的。。。。。。我想起来了,我们的秘密通道。

说是,秘密通道,其实是一家意大利手工冰激凌店。因为租用的东吴大学的产业,它的后门可以通到校内。

当年我们一直去那里吃冰激凌,为的就是和老板熟悉了以后,可以省几步路进入东吴大学,那家冰激凌店简直是连接我们中学和东吴大学的天然最短桥梁。

不过,这个点,还开门么?不对,应该说,现在,冰激凌店还存在吗?

管他呢,再走几步就到了,yooo,还存在,yooo。竟然。。。营业中。

推门进去。心里默念还是那个老板,还是那个老板。

“眼镜,好久不见啊,半夜过来怀念我们的手工冰激凌吗?”Yes,还是那个原来的老板,微笑着看着我。

又是眼镜,你们做生意的手段还真是想通。

“是我,老板,好久不见。这么晚你还开着店,真是令人感动啊。”真是见鬼了,半夜服务的冰激凌店,怎么想怎么诡异,而且我还很自然的需要它。

“老板,你记得把,还是老样子,两份,我带给我女朋友吃。”

“那必须记得,怎么,你女朋友还在东吴大学啊,留校了?没怎么见过她啊。”

“不是啦,她今天回母校做实验。”我真是扯谎界的奇才。据于乐说,露露的离开知道的人不多,消息封锁的很好,很好。所以老板不知道也正常。

“我说呢,OK,老样子,你的香草巧克力,她的奥利奥碎碎星飞翔无敌芒果三球球。”

“老板,我以前就想问,你这名字,你自己说的时候不羞耻么?除了我女朋友她会念完,真的我还没见过其他顾客会把这个名字念完。所以,除了她会点,其他人我也没见到点过。”

画面又切回了露露点这个冰激凌的样子,“辰,你看,这个冰激凌看着就好棒啊,老板,我要奥利奥碎碎星飞翔无敌芒果三球球。”

看来我的回忆漏了这一站是有原因的,这么。。。好的名字。

算了,赶快去方塔。

“哈哈哈哈,这个名字是我的隐藏秘密口味,只有爱我的冰激凌的人才能挖掘出的,这叫双向选择。”

接过,冰激凌。冷笑,呵呵呵。

”老板,还是让我走后门吧,我懒。”

“眼镜,你还是一点没变,去吧,帮我向露露问好,你要珍惜啊,喜欢我的隐藏冰激凌的人都是大好人。”

“那是一定的,必须珍惜。” 心里一痛。

“唉,希望你能见到她。加油哦。”

“老板,你说什么。”门关了。

好奇怪的老板,最近的吃食店的老板都是那么有个性吗?

我拍了拍脸,拿出冰激凌吃了一口,对了,我拿的是奥利奥碎碎星飞翔无敌芒果三球球。以前都是露露吃,这次我尝一下。

真的,真的,非常好吃。爽滑,冷润,侵入心扉,清新,半夜能吃到如此好的冰激凌,拖露露的福么。

露露,你还真是会挑选。谢谢。

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接近了方塔。

方塔就是那么矗立在那边,昏黄的灯光依然亮着。

3点钟,当然是周边连个鬼影都没有。大学生的地方,怎么会有鬼,那么多旺盛的大学生,不适合鬼们的生存土壤。

那么,我的露露在哪里,你在哪里呼唤我呢。今天的“小龙女”事件难道是个启示。

我慢慢走近了方塔。试着推了推方塔外面的围墙的门。

吱呀吱呀,我擦,门开了。不是常年封禁吗?

然后,在方塔昏暗的灯光下,远处,方塔的第二层墙面上。出现了。露露。

我睁大了眼睛。

“露露?”这不是真的吧。

画面是露露在听着歌,写着东西的影像。仿佛回到了初中时代。那个拿着sony的随身听,听着westlife,写着信的那个露露。

不过,眼前的露露已经是个大人模样了,是那个最后停留在我的记忆中的露露。

镜头拉近到了露露那个修长美丽的手,不要问问我为什么没有其他的形容词,露露的手,就是那么修长美丽。

不要问我什么会有镜头拉近这种感觉,当时的我,只想好好记住这幅画面。我没有见过的关于她的画面。我想记住的又一个露露的样子。

她在写着信:
“See you in a prayer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you once again
Over seas from coast to coast
Find the place I love the most
Where the fields are green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唉,My love。

然后,画面中的露露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辰,你来啦。”

我来了,这个微笑,这个话语,我已经泪流满面。

然后,二层的影像渐渐消失。从方塔的门中,露露缓缓的走了出来。

她是走的那么好看,却又那么慢。

“辰,今天给你买的水好喝吗?”

我再也忍不住了,管她是什么,我冲过去,紧紧的抱着她。

我感受到了露露的温暖。真的很温暖,她摸着我的头。

“辰,你把我的冰激凌吃了。”她笑吟吟的看着我。

远处是我刚刚冲过去扔掉的冰激凌袋子,里面只剩下香草巧克力。

“我会再去买的,你要吃多少都可以,不要再一次无声离开。”

什么释然了这种鬼话,什么斩断回忆的这种计划,什么我已经看杀猪看到麻木了这种假装无所谓的话。此刻都崩塌了,我不想放下我的露露。

“恩,不走了。”,露露用手指捉着袖口,擦了擦我的眼泪。“我答应你,不会不辞而别。”

“好,不走了,我不管你是什么,我不要你走了,跟你说,我们先去吃你爱吃的奥利奥碎碎星飞翔无敌芒果三球球。然后我再给你讲,我们再去深夜食堂吃早餐,老板可有个性了,会给每道菜配上解说词,老板不开门,我也把他砸到开门。”

“那么暴力啊,”露露吐了吐舌头。“好,我们走,不过,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没有!”我抓紧了她的手,“你在就行。”

真的,这一刻,感受到指间的温度和她的笑意,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了,只要在一起。

“好,我们去吃奥利奥碎碎星飞翔无敌芒果三球球!”

露露依偎在我的肩头,我们向着冰激凌店走去。

“露露,我给你说啊,我们运气真的很好,那家冰激凌店还开着呢,重点是,现在也还开着。”

4

“喂,你们就这么走了,枉我配合你们搞了这么久的事情。”

后面竟然传来了于乐的身影,于乐的后面是一个和“小龙女”很像的妹子,难道是跳跳?然后,还有深夜食堂的老板,冰激凌店的老板。

“老板,你怎么在这,快回去,我要买冰激凌。”

“看来他已经无视你们其他人了,好,带着你的女朋友,我们去吃冰激凌。”老板看着我和露露抓的紧紧的手。“怎样,我对你的祝福,很灵验吧。”

“怎样都好,回去吃冰激凌,露露刚刚要吃的被我吃了,你再做一份。”

我拉着露露跑向冰激凌店的老板,拉着她跑开了。

后面的人们,风中凌乱。我仿佛听到于乐在说。“就这么走了,他都没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我不想问问题,我怕,这还是梦,既然是梦,问完了问题,就该醒了。眼前的露露,就算在梦里我也要抓久一点。我怕,我问了,逻辑的真实的世界,将剥夺一切。


早晨的阳光,洒进了冰激凌店。

我看着眼前的露露,终于问了一个问题。“你,不怕阳光吗?”

“哈哈哈哈,我为什么要怕阳光。”

阳光照在露露的侧脸,真的是,我的形容词里面,就是两个字,好看。

“我以为,就像倩女幽魂的小倩,遇到阳光不是会化成灰的吗,不就是那样嘛。”

“哈哈哈,”我感觉露露的泪水都笑出来了,“你憋了一晚上,就想问这个吧。放心,我不是小倩,我是真实的,你的露露。”

“另外,昨天你把我的朋友们甩了,现在你可以再见见他们了吧。”

然后,于乐,疑似跳跳,还有那个深夜食堂的老板,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加上在柜台那边的冰激凌店的老板,得,昨夜的阵容又出现了。

“这是一个这样的故事,”露露喝了一口刚泡的咖啡,准备娓娓道来。

“不用,不见,我不想听,我不想知道“小龙女”怎么活了,我不想知道于乐你在这里干什么,还有那个长的像“小龙女“的年轻妹子是不是跳跳,还有你们两个奇怪的老板有什么关系。我只想说。露露,我们去吃早茶吧。”

“喂,你别慌吗,就当听听故事,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于乐过来拉住我。

“不要,露露,我们走。”

“好吧,那我们去吃早茶,毕竟,是我欠你的。”露露对着众人做了一个苦笑。

“喂,你又跑了,我就说吧,这家话不给你套路的机会,当初就让露露直接出现不就行了嘛。”

我忽略了这句话,带着我的露露,去吃早茶。


吃完早茶,露露轻轻的拂去我嘴角的甜品印子,吻了一口。

“辰,时间到了,保重。也许会在下一世再见,这次不是不辞而别了吧。”

“保重?什么保重?露露,你要去哪?”

我拼命把手伸了过去,想要抓住她的手,刹那间,眼前一片光华。

我又回到了方塔。

昏黄的方塔继续发着昏暗的黄色暖光。

我手上还拿着冰激凌店的袋子。

“露露!露露!”

我大声喊着,想把她叫回来。

“不用喊了,她已经开心的去饮用黄泉水了,她会等你这一世老去再下一世相聚。”

远处仿佛飘来了一点声音。

“你是方塔?刚刚的露露是你让我看见的?”

“你很聪明,我是方塔。好久不见。”

我真的觉得我现在是不是疯了,我在和一个百年老塔说话。它还在和我说好久不见。

“不,你没有疯,我只是完成露露最后的一点念想。”

“那么,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的?那个什么冰激凌老板什么的都是你弄出来的,你怎么能是那么恶趣味的方塔。”我不仅是疯掉了,我可能是遇到了假的塔。

“恩,都是我弄出来的,时间长了,总要找点乐子。”

“那么露露。。。她还活着么?”

“不,她确实死了,但是我想完成她的心愿,你是不是觉得她欠你一个解释?”

“不,她不欠我的,我欠她的,我如果在她身边就好了。”

“恩,这不是你的问题,当时露露抑郁症已经无法控制了,我每天都注意到了她的痛苦,如果没有你,她早就离开了。她就是放不下你才离开的。好几次我看到她从实验室拿了毒药,想要一饮而尽。但是好几次你发了消息,发了图片,她都停下了手。最后一次,她实在忍不住了,她已经痛苦到必须要离开,带着没有和你说再见的遗憾。她终于喝下了它手中的毒药。”

这是为什么,既然要说再见,不能就这么活着吗。

“这就是感情吧,人类的各种痛苦,我无法理解,你也无法理解。但是她依然放不下你。她的心愿一直在周围徘徊,她离开的时候想再看看你,再和你吃一次奥利奥碎碎星飞翔无敌芒果三球球。然后再和你说一身保重。我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感动的塔,我用我微弱的黄光保留下来她的心愿,一直想要放给你看。”

“那为什么等到现在,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因为我只能当你再一次来到我这里才可以。”

“所以,今天?”

“对,今天你来了,为了让你晚上可以一个人静静的来这里看完这一切。我设了一个小小的局。我只能影响整个校区周围5km的范围,还好你的家就在这里,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把你叫过来。”

“所以,你改了我sonos的歌,你影响了于乐,你让冰激凌店的老板半夜还开着门。”

“对,我的任务完成了,天亮了,我也该去沉睡了。”

“喂,我还有问题,为什么你当初不能影响露露,让她不要离开?”

“我不能,我没法改变人类的情感,我们都无法改变。”

这样啊,她是想和我说再见的,但她等不及离开痛苦,也许,离开就是解脱吧。

唉。

“那个,谢谢,谢谢你,方塔,你一点都不方,你是那么的圆润温暖,那么温柔的塔。”

它不再回应我了。

我终于看到了露露最后的样子。谢谢,方塔。

看着刚刚升起的太阳,不知道哪边飘来一个球,我抬手一个三分,空心入网。

远处的广播里面飘过这样的歌声:“

*An empty street
An empty house
A hole inside my heart
I'm all alone
The rooms are getting smaller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I wonder where they are
The days we had
The songs we sang together
Oh yeah
And all my love
We're holding on forever
Reaching for the love that seems so far

So I say a little prayer
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Over seas from coast to coast
Find the place I love the most
Where the fields are green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I tried to read
I go to work
I'm laughing with my friends
But I can't stop
To keep myself from thinking

Oh no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I wonder where they are
The days we had
The songs we sang together
Oh yeah
And all my love
We're holding on forever
Reaching for the love that seems so far

So I say a little prayer
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Over seas from coast to coast
Find the place I love the most
Where the fields are green
To see you once again

To hold you in my arms
To promise you my love
To tell you from my heart
You're all I'm thinking of
And reaching for the love that seems so far

So so I say a little prayer
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Over seas from coast to coast
Find the place I love the most
Where the fields are green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See you in a prayer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
To see you once again
Over seas from coast to coast
Find the place I love the most
Where the fields are green
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那么,一切,归于沉寂。

我晕倒在了方塔边。

5

“这样子骗他真的好吗,教授?”于乐对着冰激凌老板说着。

“有什么不好的,”冰激凌老板收拾着各种器材。不给他营造下这样的气氛,他永远都想不通。”

“谢谢,教授,看我儿子的样子,这次他是彻底想通了。”

“恩,相信我女儿也愿意看着这样的小辰。”

“话说,也是拜托了现在的高科技,投影方塔,无线wifi控制sonos,虚拟实景,加上教授你的催眠,真是完美。就是后面他要带着露露去吃早茶吓了我一大跳,还好于乐你预先想到了,录制了场景。还有,教授,你的催眠真的是棒棒哒,从下午认错跳跳的暗示到深夜食堂的心理暗示。赞。还有,辛苦跳跳的演出。”

深夜食堂的老板一边碎碎念,一边拆着一个巨大的投影布。

“都是好孩子啊。大破才能大立。希望方塔给他带来永久的心理暗示吧,过好后面的人生。”


于是,在晨光中的方塔,愈发的显得高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