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江湖【第九章】

字数 4747阅读 53

刀剑江湖  目录


</br>

图片来源百度


</br>

九、  再探文王府



文 / 拿笔的小鑫


</br>

随着小二来到了后院,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院子比普通人家的两倍有余,两棵青松挺在路两旁,旁边有一些牡丹、芍药,最值得注意的,还是假山旁边的小竹林。一人高,但是竹子的颜色很漂亮,跟一般的竹子不同,竹节很大,距离也很长,地上的落叶很少,看得出来主人用心的打理。走近之后,发现每片竹叶都很宽厚,比一般的竹子大很多,而且比一般的竹子粗,可见,这竹子可不普通。

“这竹子,可是我花重金从外地引来的,别看他也是竹子,娇嫩的很呢,这是第三批了,前两次都没养成,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养成。”

不知什么时候,牛二已经站到了我身后。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从西漠方向引来的吧?”

“小兄弟,好眼力啊,只是,即使在西漠,也不常见这种竹子,你是如何发现的呢?”

“西漠常年干旱,风沙较大,因此,那边的植物,长的都比较矮小,且叶子宽厚。你再看,这竹子颜色翠绿的很,应该是常年干旱,来到这里之后,水分充足,养的就会比这里的竹子更绿。”

“好!好!好!年轻人,你很聪明,说的也很对。”

“牛老板过奖了,只是走南闯北时间长,看得多了,自然懂得多一点。不过,我有个提议,能帮你养好这竹子。”

“哦?你尽管说,要是养好了,我这店里,你随便吃,随便住。”

“你仔细看,虽然这竹子,颜色鲜艳,竹节肥大,但是靠近最上方的位置,长得不如底下的茂盛,你再看这最上面,虽然也很宽厚,但是似乎并无生机。依我看,这竹子,喜旱不喜湿,喜阳不喜阴。这个位置处于阴凉处,因此,底下的竹叶靠着地面的水,养的不错,但是上面的一来晒不到阳光,二来吸收不到水源,就有所欠缺。可以把它们挪到阳光充足的地方。而且,不要经常浇水,每次只浇一点点,从上往下来浇。”

“言之有理,好,我立刻叫人过来把他们移开,你是种过竹子吗?看起来对竹子很了解啊。”

“以前在湖边的时候,会砍些竹子来做竹筏,对竹子也是略知一二,它们的根须很长,如果地面水源富足的话,他们便不会扎的很深,因此长得也不高。所以看到哪里的地面比较干,哪里的竹子就更好一点。”

“哈哈,果然是青年才俊啊。来,进屋喝茶。”

“您请。”

我跟着牛二进了正堂,这里的家具陈设也很有讲究,红木的桌椅,桌上一把精美的紫砂壶,六个紫砂杯。主客落座后,牛二便跟我攀谈起来,问的无非是哪里人,去何处,来这里做甚之类的客套话。我就谎称自己居无定所,听闻英雄财,特来看一看。

当问到对面的屋子能否租给我时。他沉默了一下,缓缓放下杯子,深邃的看着我:

“我店里有上好的客房,况且,对面一直未打扫,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为何要花高价钱,住这样的地方呢?”

“是这样的,我们一行有三个人,有一位身体抱恙,另一位喜欢清静的地方,因此我们打算,单独找个地方住下,听贵店小二说到对面刚好也是您的,就斗胆过来找您。您放心,价钱我们按上等客房价给您。”

“价钱倒不是问题,主要是,那里没开张就住人,这以后开张了……”

原来是担心名声问题,这个好办。

“牛老板大可不必担心,我们虽说住里面,但白天我们不会在里面,如果您再有担心,我们进出都可以从后门。”

牛二不再说话,只是端着茶碗慢慢地泯。一口茶喝完后,抬起头来。

“可以,不仅你们可以住,我还给你们免单,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您请说。”

“英雄财比武中,拿头彩。”

“这……我也想但是武林高手太多,恐怕做不到。”

“你做得到的,不用担心,到时候,会有人帮你。”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所说的“有人帮我”是什么意思。而他似乎不在意我的疑惑,只是跟我说了句:

“你尽管去做就是了,其他的,你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用知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晚上过去好好睡一觉,日子还早,好好准备准备。”

看出了他的送客之意,只好带着疑惑告辞。

图片来源百度


</br>
  来到大门前,发现林元和林雪儿已经在那等我了,走过去之后看了看林雪儿,已经没有了哭泣的样子,看来哭完已经很久了。我和他们说牛二已经同意租给我们了,只是咱么为了不影响他以后开张,进出还是从后门的为好,林雪儿点点头,林元也表示没问题。

此时,店小二就拿着钥匙过来给我们开门了,然后就给我们收拾了三间屋子,我们见天色已晚,决定先去吃点东西,再回来休息。于是跟小二说了一声,拿了钥匙之后,就出去了。

我们还记得晚上要夜探文王府,所以找了个好地方吃东西。飞华楼,师傅曾经从飞贼手里抢来一点东西,把其中的一串上好的佛珠送给了这里的老板娘,然后我跟师傅吃了半个月的好酒好菜。我们一进去,老板娘就看到了我,冲着我们笑嘻嘻的过来。

“来,几位客官,楼上请。”

“我们上楼的空隙,老板娘问我:

“你舅舅呢?”

当时我和师傅很少以师徒的方式出现,他要么是我舅舅,要么是我大伯,要么就是远方表亲。

“舅舅他感染风寒,这几天不便行走,在前面镇上休息。”

“哎呀,怎么会这样啊,我都说过他,要他多穿衣服,他就是不听,这个人啊,真是的。”

眼看她就要说个不听,我们这仨人还饿着肚子呢,我赶忙说:

“感谢老板娘关心,舅舅他卧床的时候还提起你呢,说应该早点听你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没事了,正在赶来的路上了,应该不消两日,他就会赶过来。他就怕你担心,特意嘱咐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哎呀,真的吗?那太谢谢你了,你们吃点什么?这顿我请你们。”

看着她离开,我才松一口气。

“怎么你又冒出个舅舅?”

这是再次见面之后,林雪儿第一次开口。

“就是我师父,逢场作戏而已,那次师傅从飞贼那里夺走一串佛珠,就拿过来换酒菜吃,老板娘看师傅出手大方,请了我们半个月,师傅担心再这么下去以后扯不清,我们就走了。”

“看来你师父也是个情圣啊。”

“什么情圣不情圣的,老板娘一个人打理着客栈不容易,跟谁都得混点关系。再加上觉得我师父是个有钱人,就想靠过来。”

“那以后我们能不能吃到好菜,就得看你师傅了。”

说笑间,酒菜上来了,我们就开始吃了,下午一阵打斗,三个人都累坏了。

吃的饱饱的,跟老板娘道了别之后,我们就回客栈。看着时间还早,现在去文王府不合适,三人一合计,就准备休息会再去。

图片来源百度


</br>
  我们一直睡到夜半,我起身准备去叫醒他们,结果发现他们又先我一步醒来,早已在楼下等我了。打了招呼之后,三人一路无话,来到了文王府的后院,那个可疑的小院子。

他们早上已经从外面进去过一次,因此我们进去,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寻找路线。

整个院子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凭借着上午的记忆,我们找到了通往那间房子的小路。林元开路,我殿后。三人轻手轻脚的走在院子里,生怕一不小心惊扰了院子外面的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外面是否有人,我留意了附件的环境。还是师傅教的,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得先找好逃离对的路线。

走了很久才走到那间小房子,早上没来的及开锁,这次特意带了开锁的小东西,早上看到这把锁很精致,估计需要点时间才能打开。

过了好一会,锁才打开。我们三人慢慢推开房门。里面进去之后,我们便打开了火种,拿着一根小蜡烛照看整个房间,发现这里仅仅是一个杂物间,多是一些没用的桌椅,还有一些发霉的被子。

找了半天,没找到什么可疑的线索。我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熄火之后,谁也看不见谁,只能听着细微的声音。

“不觉得奇怪吗?一个上了锁的小庭院,里面有一个上了锁的杂物间。然后里面就几张破桌子。”林元最开始说话。听着他所说,我也表达了我的疑惑:

“确实很奇怪,这么点杂物,本来就没有上锁的必要,门口还用这么一把好锁。”

“能感觉到有问题,就是不知道在哪里。我就说白天应该多呆一会的,大晚上的,怎么看得清啊。”林雪儿表达着她的不满。

我们决定再搜查一遍,如果还没有什么发现,就回去。

这次我们每人一根蜡烛,来回寻找,我跟林元去翻看那堆杂物,林雪儿四处看看。

“看起来这里真的是很久没人进来了。灰尘这么大,咳咳。”

“我想到了。”林雪儿突然大叫起来。我们赶紧上去制止。

“你有什么事,小点声啊。”

“你们想想,一间什么都没有的破屋子,值得上锁吗?还是一把好锁。”

“所以才说这里有问题啊。”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整个房间,根本就是没人来过的样子,进门之后,你们有看到一处没有灰尘的地方吗?早上阿飞在戏弄我们的时候,你们注意到了吗?门外面的地面干干净净的。”

由于他们两都有了化名,所以我觉定用陈飞这个名字来隐藏身份。林雪儿说的很对,现在想想,似乎不正常,门外面干干净净的,门里面一堆灰尘。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别让我猜谜了,大小姐。”

“我想说的是,这里根本就没什么人过来。”

“你这不是废话吗。”

“不是,雪儿的意思是说,这个门内,根本没人来过。”

“那怎么解释门外面很干净呢?”林元似乎还是很迷糊。

“这就是重点,他们经常来的,不是这里面,肯定另有他处,门口那把锁,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道具。”

林元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于是我们出门去,找了下外面有没有什么暗道之类的地方。

林雪儿说的没错,我们在屋子的附近看到了一处可疑的地方,也就是我上午“调戏”他们时,所隐藏的地方,这个位置,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条小路,杂草很少,还有一两处脚印,看到此,我们觉得应该是我们要找到地方了。

顺着这条小小的路,走了十几步,就没有了,只有一堆柴火放在那里。我一看,笑了。这个地方出现一堆柴火,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我们把那堆柴火移开,看到地上的土很松散,底下应该有东西。

图片来源百度


</br>
  我们原本以为底下只是一个箱子之类的东西,里面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或是难寻的宝物,或是失传的武林秘籍,再或者,是一张藏宝图,里面藏着富可敌国的财富。

当我们打开木板的时候,发现底下是一条暗道。三人相互看了看对方,点点头,心领神会。

我眼力比较好,走在先头,林元在最后护着,林雪儿跟在我后面。洞口很小,我们只能弓着身子,手脚并用的往下爬。幸好有台阶,不然一不注意就得滑下去。

爬着爬着就感觉到洞口越来越大,最后能站起来走了。由于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敢点蜡烛,只好摸着墙壁走。

“啊!”

我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脚,摔在地上,然后就听到一声惨叫。是女人的声音,但不是林雪儿的。他们两个在后面,跟着我走,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事情。倒是绊倒我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一阵悉悉索索的铁链声传来,就在绊倒我的地方。我站了起来,慢慢从怀中取出火种,这个时候也不管会有什么事情了,先看看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左手打开火种,右手摸出匕首和蜡烛。

点亮蜡烛之后,一张女人的脸初现在我的眼前。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眼神无助,身上的衣服,已经脏的不成样子了,再仔细看,脚上有一条铁链锁着,旁边是一个大木桩,铁链就从这里开始的。看到了我之后,双手抱在胸前,浑身哆嗦。

再一回头看,林雪儿和林元在不远处的墙边靠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学了两声猫叫。他们俩听到之后,就走了过来。

林雪儿也注意到了这里的状况,走近之后,也在观察那名女子。

此时的她,可能是因为害怕,把头埋在膝盖上双手紧紧抱着双腿。林雪儿看了半天,然后叫她:

“柳儿?”

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这不是……那名丫鬟的名字吗?难倒,师傅和林镖头他们苦苦寻找的丫鬟,正在我们面前?

听到林雪儿的叫喊,她终于慢慢抬起头,看到林雪儿的时候,眼睛也忽然有了精神。

“雪儿。”

还未看清楚她的模样,就看见她冲着林雪儿扑了过来,然后二人紧紧抱在一起。

谁也不能想到,上一次见面还是在马车上,现在就在这样的地方重聚了。

见她一直哭,我们也不好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跟林元四处看了看,这里也就是个地窖。有好几个这样的大木桩,除此之外,还有几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刑具。看起来,这里是文王的私人牢房啊。也不知道这里残虐了多少人。

等到她停止了哭泣,我们商议,先带她回去。脚上的铁链,三两下就打开了,他们应该是想不到会有人来这里劫狱,所以用的也是一般的锁链。

世事总是这么难料,师傅和林镖头苦苦寻找的丫鬟,被我们无意中发现了,看来她真的不是一般的丫鬟,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丫鬟。

没想到,她的身份,也让我们三个人吓了一跳。




图片来源百度

【END】



十、  掉包公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零零四年 根植黄土有深情, 身赴边穷无怨声。 一路双肩破夜雨, 千门万户洒光明。
  • 今年到目前为止,雨水很少,温度很高,刚刚7月,水温就接近30度,对养殖来说又是一个大的考验! 如何降低风险? 底质...
  • 我记得以前割麦的时候 火辣辣的太阳正挂在头上 我们却兴奋着,热火朝天 因为即将可以吃到白馍 即使挥汗如雨 也要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