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芸知道

第二封。

→_→→_→→_→

小雲,你好。又看到你的來信了。

能夠一直堅持服藥,複診,就好。有條件的話,也可以嘗試配合心理治療,幫你學著面對情緒,避免過度壓抑,學著更多地表達自己,才能慢慢疏導心裡的壓抑。

難得,父母已經認識到,他們曾對你的忽略冷落。他們也在努力拉住你,不想你就此沉下去,可他們恐怕沒有更多能力理解你,懂你。所以他們只能用情感試圖捆綁,也是無奈無力吧。不知他們是做什麼的,性格脾氣怎樣,也不知你從小到大經歷了什麼,才十五歲就深陷抑鬱的沼澤?

同學不知道抑鬱是怎樣,所以遠離,他們可能害怕吧。其實抑鬱的人,多半不會傷害別人,卻會習慣性地傷害自己,比如自殘自殺,因為太過壓抑太過善良,承受外界所有傷害,無法宣洩難以抵禦,就只有傷害自己了。

說到老師,你堅持了自己的原則,沒有出賣朋友的秘密,你並沒有做錯什麼,是老師的做法有問題。不僅侵犯孩子的隱私,可能還因為你的倔強而惱羞成怒吧。既然如此,那就跟他保持距離,別跟他一般見識,始終記得要保護自己才好。

父母焦慮,讓你內疚。抑鬱的人本就容易自責自罪,你覺得身心疲憊也是抑鬱表現,通過治療慢慢會好些。他們的情緒不是你的責任,你或許一直承擔了太多本不該由妳來背負的,所以才會把自己壓垮了。照顧好自己,守住自己的界限,別再越界想著對別人負責,或許會輕鬆一點?

春安。好運。保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