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轻轻的,

两三片黄叶,

慢悠悠,

落上丝丝白发。

金色的光,

踩着树梢,

用尽最后一丝温柔。

夜,

悄悄的向她走来,

蝙蝠在头顶的天空巡游,

母燕归来,

钻进黄土的屋檐。

西边的晚霞不舍的离开天空,

她在朝那望着望着,

晶莹,

在黑眸中打转,

从回忆的苦海,

那时繁星在坠落。

她颤巍着,

握起泛黄的竹竿,

门口的油纸灯笼亮了。

他说,喜欢这灯笼的光,

他说,这光看着暖和,

她说,他从夜里来,

她说,他知道灯亮了,她在等他。

星光越发清凉,

月温和的抚上她的脸颊,

岁月的痕迹,

在这一刻是美好。

门前老河泛起小时模样,

“母亲母亲帮我点灯”

昏沉的傍晚闪闪亮光,

他与伙伴在奔跑……

晚风吹来,

携来倦意。

她轻轻闭上双眼,

熟睡?

倚在门前,

眉头微皱,

讲述思念的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陆虞眼睛余光瞟过脚边的巨大狼尸,天寒地冻之下的鲜血热气淋漓。身前的巨大雪狼低低地喷着鼻息,血红色的眼里射出怨毒...
    种瓜阅读 414评论 3 4
  • 阻碍?放行? 痛快点儿 尽快做个抉择吧! 与其痛苦不去痛快
    漻涸阅读 63评论 2 2
  • 很久之前,你说你想学画画,你很向往长发白裙,坐在原野上,手上握着毛笔和充满清新颜色的调色板。后来学了几天觉得自己只...
    雕儿不要闹了阅读 165评论 0 0
  • 1、 大三的时候,我作为学院的学生干部被安排去给大一新生做班级辅导员。 在班上,有一个女孩特别引起了我的注意。女孩...
    素心若芷阅读 33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