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屋门口的那棵柿子树,饱经沧桑,在夕阳的照耀下,披上了金色的外衣。透过斜阳,还是可以清晰地看见柿子树苍老的模样。站在老屋的门口,想起同故乡柿子树在一起的日子,我的思绪被拽向远方,在老屋里打捞着曾经的记忆。

  

  故乡,是我不敢触碰的地方,在外漂泊的我,总是故作坚强,生怕自己心中的那份情愫被别人发现,心灵无处躲藏。每当提起故乡,故乡的柿子树便会占据我的脑海。想起故乡红彤彤的柿子,香甜可口,挂在柿子树上,把整棵柿子树点亮,牵挂着远方,也把游子的思念,悄然点亮。

  

  记忆深处,浅浅回首,故乡的柿子树,给了我很多温馨的回忆。站在老屋的门前,我用胆怯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柿子树,是那么地熟悉而陌生。我不敢与柿子树对视,生怕自己小小的心事,被柿子树知晓。

  

  故乡的老屋门前,有一条弯弯的小河,小河的旁边有一片柿树林,七八株柿子树零星地种在小河边,每一株都有碗口般粗,听我爷爷讲,这柿树已经有好长时间了。童年的我就是伴随着这片柿树林长大的,在这片柿树林下,留下了我孩提时代无尽的欢乐和梦想。

  

  春风和煦,风儿捎去我对柿子树的呼唤,柿子树揉揉朦胧的睡眼,打量周遭,胆怯地抽出嫩芽。一片片叶子从芽缝里钻了出来,从小到大,从稀到稠,转眼间就绿树成荫。不经意间在叶片的腋芽处冒出了一朵朵花蕾,伴随着花蕾的长大,一个个小柿子在逐渐成长,也在孕育着一年的希望。

  

  在遮天蔽日的柿树林下,我们一群孩子们玩得最开心了,一会儿上树捉迷藏、捕知了,一会儿下河游泳、摸河蚌,累了就在柿树底下纳凉、嬉戏。到了金秋时节,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柿子树上的柿子是青色的,后来变成黄色,一个个黄灿灿的柿子像灯笼似的挂在树上,把树枝压得低垂着头,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伴随着柿子的成熟,摘下一个,咬上一口,柿汁满溅,甜甜的。每到这时节,老屋门前都飘散着柿子的味道。小鸟们总会成群结队来偷柿子,趁人不注意,叼一口便飞走了,当我反应过来时,小鸟们已经远走高飞了。到最后变成红色,成熟的柿子甜津津的,轻轻咬开它,就可以看见红嫩嫩的果肉,嘴唇上舌头上同时染满甜甜的汁水。

  

  记得小时候,我和姐姐发现柿子树下有一个青柿子,连忙捡起来在衣服的一角擦擦便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立刻觉得嘴里又酸又涩,吐都吐不掉。那时才知道青柿子是不成熟的柿子,不成熟的柿子是不能吃的。由于柿子成熟时是涩的,必须要经过石灰水的淹浸脱涩以后方可食用,所以,大人们把将要成熟的柿子从树上摘下,放在盛有经过调剂好的石灰水的大缸中。每天清晨起床,第一时间就记得用一根长长的木棒,使劲地搅拌盛有柿子的大水缸,以使柿子早点脱涩,让我们早早地吃上柿子。听大人们讲,柿子美味多汁、含有丰富的胡萝卜素、维生素等矿物质,多吃柿子,可抑治喉痛、咽干、口舌生疮,肺热咳嗽等症;柿子不但营养丰富,而且有较高的营养价值,生柿子能清热解毒,对治疗高血压、痔疮出血、便秘有良好的疗效。每年成熟之时也就成为我们最向往的季节,带给我们无限的欢乐。

  

  经过那个动乱的年代以后,那片让人留恋、让人记忆的柿树林也就不复存在了。一时间生产污水、生活垃圾满地都是,小河里杂草丛生,各种漂浮物到处飘荡,夏天蚊蝇飞舞,河水发黑,臭不可闻,每当人们经过小河边只能捂着口鼻匆匆而过,不愿久留。

  

  老屋门前的小河经过河道整治,重新焕发了往日的生机。河道清淤了,河帮镶石了,河水清澈了。小河慢悠悠地从林间流过,给柿子林带来了生命的源泉和生命的活力,在河崖边种上了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最令人兴奋的是,久违的柿子树又重新种在了小河边,重新勾唤起孩提时最美好的回忆。河边、道路、沟渠边种满了柿子树,柿子树也成为故乡每家每户喜爱栽种的一种经济果树。

  

  河水清澈甘甜,潺潺之声,犹如一首悦耳的歌声一样在林间回荡,哗哗之声犹如朗朗读书声般动听。我喜欢在夏日的午后林子里小憩一会儿,听着好听的鸟鸣,似睡非睡做着只有自己知道的美梦。尽享着清凉的树荫,和伙伴们一起欢笑。让岁月的风轻轻拂过,我渐渐长高的身影。

  

  眼下,老屋门前的柿树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柿子树作为乡村绿化的主栽品种,致力于发展并打造成为一村一品的特色树种,日益成为乡村致富的摇钱树。柿子树林带、柿树片林,成为故乡独有的风景线。

  

  农村变了,变得更美了,变得更好了。想起小时候的光阴,一片温湿,我陶醉在有关于柿子树的记忆里,曾经的点点滴滴,我都将好好珍藏、细细回味。家里老屋门前的柿子树还是父亲当年种下的,我出生那年,家里的柿子树结满了柿子。家里的柿子树,对我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或许是因为我的原因,家里的那棵柿子树备受照顾,父母亲常常说,柿子树是他们的幸运之树,因为那年,我化作小天使,来到了父母的身旁,父母对柿子树也心存感激。

  

  在父母亲的那个年代,柿子树也给他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父母亲说,那时候生活很穷,看到别人家的柿子树上结满了柿子,每每走到柿子树底下,脚步都挪不动了。后来才向别人家讨了一棵柿子树苗,种在了自家的庭院里。柿子树渐渐长大,我出生那年,柿子树开满了花,硕果累累,把柿子树都给压弯了。现在想起曾经在老屋里的岁月,激动不已。老屋里的光阴,永远是那么旖旎,美丽!

  

  身在故乡,喜欢故乡那溪水,那月光,那亲人,那柿子。在外漂泊不定的孩子们,回家吧!故乡等着你们,故乡的柿子正在为你们飘香。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穷,柿子成熟了,家里倍感珍惜,舍不得吃,奶奶让爷爷将红红的柿子用担子挑着装满箩筐的柿子到集市上卖掉换上几个钱,贴补家用。那时候过年,对于我来说,柿子饼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能看到,吃到,是我一直的渴望。等待过年,全家都在时再轻轻拿出,清洗干净,装在盘子里,那滋味,美美的,香甜醉人。

  

  沧海桑田,几度春秋。柿子早已成为人间甜美的水果,在故乡更是一种符号,一种标志。多少次,时间的荒漠里,提起柿子,甜到心里,涌入生命之河。风吹过,还是洋溢着故乡熟悉的味道。

  

  我爱故乡,更爱故乡的柿子,永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