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陋习死磕——曾国藩的改变陋习、修身养性之道

进京就任见识到了京城大儒的风采后,被自己的无用和自卑逼到墙角的曾国藩又一次选择了抗争——他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做事先定标,曾国藩定了一个同王健林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先来上一个亿“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的小目标,”我要当圣人“。

很多人都知道“圣人”这个词,但是有可能不了解它真正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圣人即是完美的人,圣人可掌握终极真理,可了解天下万事万物运行的规律,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在古代中国三教并重,儒、释、道三足鼎立。佛教说,人皆有佛性;道教说:人皆有真性;儒家亦是如此,儒家所言:人人皆有圣人之质。因此,圣人与佛、仙其实为同一等级。

“不为圣贤,便为禽兽”——我要么当最好的要么我就当最坏的,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绝没有中间道路。在三十岁这个对于多有人来说都是一道分水岭的日子,曾国藩为自己定下了远大的志向。而他又是通过哪些“小事”让自己一步步走上了圣人的修行之路的呢?

通过践行小事,他时时刻刻与自己身上的陋习战斗。而正是这些连我们看上去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居然真的磨练了曾国藩的品质,最终让他成为圣贤。

首先我们先从写日记说起。在曾国藩修身养性的道路上有两人对他影响极深——唐鉴和倭人。大儒唐鉴可能是现在流行的自我管理能力提升的培训讲师雏形人物,他告诉曾国藩说修行首先要做的就是写日记。而唐鉴本人每天晚上都要写反省日记,有要事或生病亦不改此习惯。而后曾国藩又去请教另一位大儒倭人的自我管理方法,他的办法与唐鉴如出一辙,也是写日记。而他比唐鉴更加用功,每日一言一行均要记录用以睡前反省自己。

曾国藩在立志做圣人之前也记日记,但是日记跟日记的质量有着天壤之别,就像小时候念书都坐在一个教室里,学生的成绩却千差万别的道理相同。曾国藩之前的日记有几个问题一是无法起到反思的作用,二是记录不连贯,常常不能坚持。而后曾国藩一改此举,将记日记当成一件大事来做:用一笔一划的恭楷记录、通过日记24小时对自己进行全方位的监督、通过用日记来反思今日所思所做是否是参照了圣人言行、每日清晨通过写日记来提醒自己的心中理想一改以往的散漫懒惰的生活方式。

而他为了改掉身上的陋习,在日记中为自己立下了十二条规矩和课程,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早起(天不亮就起,绝不拖延)、静坐(每日打坐一小时以平心静气)、读书不二(每日翻看十页经书、十页史书,绝不偷懒)、谨言(不该说的话不多说一句)、保身(节劳、节欲、节饮食)、记笔记(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定课业(硬性规定每月读书量)、练字、也不出门。

反省一段时日之后,曾国藩逐渐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性格缺点。凡是在与他人相处之时发现自己有逾矩之处,曾国藩会立刻改正,从严从速。

这当中还有一段趣事,曾国藩年轻之时有些好色。自从立了圣人之志以后,曾国藩不光不敢看外面的漂亮女人,连对自己的夫妻恩爱都是战战兢兢,对于夫妻房事也是能免则免。而曾国藩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他自己的身体不好,他反思可能是因为没有节制欲望而遭受的惩罚。为了当圣人,他连夫妻之事,都给戒掉了。

破除旧有的习惯,必须要有坚强的毅力。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不全力以赴,人是很难改变自己的——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一个人改变陋习一天不难,难得是定下的事情坚持了一辈子。伟大的事业、美满的婚姻,皆须此坚韧的品质,方可获得幸福与成功。


欢迎关注品熊小姐的《品熊品历史》板块。品熊小姐,每日在此恭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