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观后感一

96
打野快来我要崩啦
2017.09.07 17:58* 字数 10945

《敦刻尔克》我在电影院看了两遍,看了第一遍后立刻决定刷第二遍,首先觉得看了一遍觉得不够过瘾,其次觉得这是一部值得“贡献”票房的电影。

电影一开始,诺兰就营造出了一种极其紧张、压抑的氛围:昏暗的光线(也许跟当时的天气有关,也许是刻意营造的),绷人心弦的音乐还有拍摄角度(人物、构图的比例)。这些因素都直指一个主题:这是二战乃至整个战争史上最大的战略撤退。二战有很多重要的战役和事件,敦刻尔克无疑是其中重要的一个大事件。

我没有学过专业的摄影,只是自己拿着个小佳能对着摄影教学自学自乐,但是《敦刻尔克》的摄影我认为一定是有讲究的,它凸显了一种让我感到十分紧张与富有压迫感的效果。比如影片开头,作为主角之一的英国士兵,他穿过一排房子进入到海滩,那迎面而来的突兀地立在漫长海岸线的旗杆,好像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意境,恰恰体现了敦刻尔克大撤退所处的环境:法国全境沦陷于德国军队,四十万英法联军被逼困在敦刻尔克,等待他们的是撤退出法国回到英国。这种近乎于孤立无援的处境在影片中处处可以体现。

在观影前我看了一些关于影片的报道,其中一则说道,诺兰在《敦刻尔克》中减少了许多台词(语言),更着重于对人物的神态、动作的刻画来诠释电影。这点果不其然在开头防波堤的部分得到了验证。一位海军指挥官,身后密密麻麻的军队,在堤坝上排队等待舰船带他们回到英国。突然一片沉默,接着隐隐的传出了飞机的声音。首先是指挥官听出了动响,他的面部特写的变化预示了轰炸的开始。画面切到了排队的士兵们,先是一两个人听出了什么,他们回头看向天空,随着飞机的声音的慢慢放大(仅仅是放大了一点),其余所有人都把头扭到了后面看向天空。如此多的士兵几乎同一秒钟转向天空看去,让人震撼的不仅仅是那整齐的一声“唰”,更是这个动作所含的意思。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生长于非洲草原地带的一种动物,是狐獴(也可能有类似的动物,但我记不清了)。这是一种群居动物,体型小,在凶猛的非洲他们生活在食物链的下层。当哨兵狐獴察觉到周围的动响时,会站起来,警惕地看向有危险的地方,接着其他狐獴也会站起来,而且是唰的一下子站起来。等待在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当敌机来袭,所有人都唰的一下子警惕地看向天空,他们就是一群狐獴,一群尽管有武器,但是面对战场上的失败,只有无助地在那里等待寥寥无几的船舰来救援自己。彼时彼刻的他们就像是一群食物链下层的动物,像蝼蚁,被德国军队肆意践踏。这种感觉实在让人难受。诺兰就是用这种人数众多的画面(当然影片里还有其他方式),刻画出了敦刻尔克乃至整个二战的惨烈:人类在战争面前就是微不足道的。

诺兰在《敦刻尔克》里当然会继续使用他的拿手拍摄方式:插叙。他自己都承认,对时间和空间有一种迷恋,一种喜爱。这在他以往的作品里都显而易见,不必多说。这次在敦刻尔克,他用了三个场景,四条人物线来叙述他的故事。首先是在防波堤,我觉得有两条人物线,一个是海军指挥官这条,另一条是影片开头逃到海滩上的英国士兵。其次是在海上的一艘小游艇里,这是一个英国普通老百姓的船,他响应了英国政府的号召,接受了应征去援救敦刻尔克的英国士兵们,不同的是这个英国中年绅士亲自驾着船去营救他们,和他同行的还有他的儿子和儿子的一个朋友。最后一条线是在天空,三架前往敦刻尔克支援空中力量的英国喷火式战斗机,人物是两个飞行员(其中的队长没出场多久就被击落了)。在影片开头出现三个不同的场景时都配上了响应的字幕:

防波堤,一周

海上,一天(这个字幕我实在记不准确了,但我相信大体意思就是这个,时间绝对是一天)

空中,一小时

我二刷《敦刻尔克》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再把第一遍观看是没捋清楚的时间线捋一捋,因为第一遍看得太入迷,没有仔细去思考其中的时间逻辑,二刷就后明了多了。上面三条字幕之所以配上时间长度就是为了方便解释诺兰在影片中使用的插叙,比如在防波堤发生的事情就有夜晚,因为它的时间长度有一周,而在海上的游艇和空中就没有夜晚(其实海上的游艇度过了一个夜晚但是影片没有刻意讲出来,因为那个夜晚是在从英国前往敦刻尔克的路上,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罢了)。

那么在防波堤发生了什么呢?数十万人在海滩等待英国派出的舰艇接他们回英国,而问题在于舰艇很少,只能派一两艘大船,因为海滩太浅了以及英国怕被德国海军和空军击沉(随着影片中一艘军舰被鱼雷击沉,后来只派一艘军舰)。另外,英国舰船还不接收法国军队,这是来自英国政府对于英国军队的优先保护,尽管丘吉尔在公开发言里说道,英法军队要hand in hand回到英国,但无奈的是他对军队的私下命令却是英国人优先。而英国士兵们为了优先自保,也一样排斥法国人,更何况纵观历史上英国法国人的各种不对付,英国法国人本身就互不喜欢(甚至因为英国人对法国人在二战中的无能表现的厌恶,个人观点)所以影片里不乏法国士兵们对英国人的不满、抱怨,甚至与主角之一——那名英国小兵,开头就在一起的一名法国士兵,为了和他们一起回英国,找了个海滩上牺牲的英国士兵,换上了他的衣服然后把他埋了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影片全程他没有说一句话,只在最后要命关头说出了一句“Français! Je suis français!”(法国人!我是法国人!)

我们的英国小兵最开始在防波堤和这个法国士兵一起争分夺秒地把一个被落下的伤员抬上了即将开走的船,尽管他们也想随行回到英国,奈何船员勒令让他们下去。他们下船了但是没有回到岸上,而是藏在了码头下面,这还是法国小哥想到的主意,大概是为了等下一艘船来时可以偷偷溜上去吧,因为海滩上排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时不时的还要被德国飞机轰炸,每个人都想早点回到安全的英国。虽然他们被拒绝登船后的样子挺难过的,但是他们马上就会庆幸了,因为这艘船还没开走,就被德国飞机给炸了(就是上文提到的密密麻麻的军队所察觉到的来轰炸他们的飞机)。穿上有很多士兵跳船逃生了,但是那些重伤员,一个都没活下来,因为在这种关头,真的没人可以保护他们。影片中指挥官在码头大喊弃船,有人问了一句那伤员怎么办,然而没有人回答他。指挥官也无法给他一个答案,因为这就是战争,这就是敦刻尔克大撤退,保护有生力量才是最重要的。有生力量是赢下战争的重要因素,尽管伤员也是需要保护的,但是在关键时刻,不得不放弃。就连救援工作的负责人都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还有多少伤员,一个伤员会占七个人的位子。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英国小哥和法国小哥没能上船但是却逃过一劫。指挥官看到了他们在码头下面待着,以往他们是刚才从船上死里逃生的士兵,对他们说会安排一艘别的船带他们回家。一艘小的运兵船带他们登上了不远处的一艘军舰。法国小哥没有进入船舱,而是宁可在甲板上吹着冷风。别人不解的看着他,然后进入了船舱,享受起了为他们准备的面包和热茶(尽管这不是什么美食,但对于可能几天几夜没吃没喝的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英国小哥同样进入了船舱,他道破了天机:他在外面待着是为了快速逃生,万一船被击中了怎么办。提问者马上露出了担忧的表情。接着船舱门从外面被锁上了。英国小哥的动作好像是走到了离舱门比较近的地方,我不能肯定的说。不过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锁上舱门(就是从船舱外面把门关上并且把舱门锁上,旋转一个很大的圆形阀门一样的东西,大家在电视里一定都见过)。我对相关的知识不了解,但是锁上舱门和船只航行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亦或是这可能只是某个人的无心之举?诺兰在这里并未讲清楚,唯一的可能就是埋下伏笔吧,我只是从逻辑上推想然后觉得锁上舱门的举动实在没有逻辑可言(这是我个人观点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会去查找相关知识也希望被人解答)。果不其然,接下来影片中,法国小哥在甲板上瑟瑟发抖,而且不远处还有几艘小船朝他划来,大喊停下,等等我们。这是一些也想上船的英国士兵。突然法国小哥看到远处有东西迅速飞来,就是德国的鱼雷。船舱里面的人还在歌舞升平,突然一声爆炸,海水铺天盖地地涌进来,没过多久船舱就进满了水。法国小哥和所有人一样第一反应是跳海,但是他犹豫了,然后决定去把锁上的舱门打开,救出舱内的人。船体当时已经开始严重倾斜并下沉了,还有爆炸发生。但是法国小哥依然艰难地朝舱门爬去,然后拼命的扭动阀门,最后终于成功,英国小哥和几个士兵得以死里逃生。但是更多的士兵最后没有逃出来,和船体一起沉入了海底。紧接着,两个小哥游向了不远处的小船,拼命想上去,但是船上的人不让他们上来,因为人数太多,船在之前已经翻过一次了。小船上的人甩给他们一条绳子,一行人回到了沙滩,继续等待新的船只来接他们回英国。在这里必须提一下,英国小哥拼了命的要上小船的样子,十分让我们观众不理解,他明明船着救生衣,自己又会游泳,绝不会淹死,同时离海滩很近,为什么如此慌张不知所措呢?影片其他地方也写到了类似的点,这里做个记号①,其他地方也会出现然后做个记号,下文会一起讨论。

英国小哥,法国小哥还有另一个英国士兵,暂且叫他A,一行三人虽然没有乘船回到英国,但是至少还活着,在海滩上无助地待了一宿。然后他们看到了一组英国高地团士兵朝海滩的另一个方向走去,询问之得到回到:海滩那里有艘渔船。显而易见,他们想驾驶那艘渔船回祖国。这三个人便跟了过去进入了渔船内。经过讨论,几小时后潮水涨起来船就会浮起来,此时的船是搁浅在海滩的状态。一行人便开始了等待。高地团的头头,命令法国小哥去看看潮水涨的怎么样了,法国小哥只摇摇头,什么都没说②。这个头头就骂他是懦夫。英国小哥自告奋勇去看了眼潮水,潮水已经开始涨但是不足以把船浮起来。不知过了几小时,甲板上有动静,众人很紧张,因为这里离德国人的部队不远,有可能是德国兵。当甲板上的人下来时,他们把按住了,原来是个荷兰人,他是渔船的主人。他本来是想在潮水涨起来时帮忙运一些士兵回到英国,为了暂时躲开德国人离开了船。如果不是船里有这么多人,船应该会浮起来的。他大概在远处感到奇怪,所以过来察看吧。这时船舱外面被人用枪射击了!打出了几个子弹弹孔!是德国人,他们果然在附近。英国小哥猜测他们是在练习射击。这时候船里的人都不敢动,希望等待德国人离开。结果德国人越打越来劲了,船体的弹孔越来越多,潮水也涨了起来,从弹孔流入船舱。高地团的头头命令一个士兵去堵住弹孔,结果他被子弹打中疼得大叫,被其他人捂住嘴巴不发出太大的声音。诺兰在这里没有给德国士兵镜头,外面发生了什么,有多少德国人,离渔船多远都没有告诉我们,而是全靠船舱里的表演来衬托这种紧张,神秘和危急,体现了极大的冲突和矛盾,十分过瘾,十分揪心。船舱里发生了什么呢?潮水从越来越多的弹孔流入船舱,高地团头头命令其他人去堵弹孔,没人愿意去。荷兰船长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说道,船太重了所以浮不起来。高地团头头转头就说必须有人下船。这时候法国小哥就被选为要下船的人了,士兵A指出他全程不说话,肯定是德国人!英国小哥替他说话,是他救了A和自己。但是没有人去管这些,直到被枪指着脑袋,法国小哥才说出了真相,原来他是法国人,衣服也是从一个牺牲的英国士兵身上换上的。这些在影片开始都有伏笔。船内的水越来越多,外面的德国人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他们不停地射击船体,船还是没浮起来,船内的人基本都有一条步枪但是却在纠结于到底让哪个人下去。人性的恶在这里就体现出来了。每个人都不愿意出去,每个人都在这时失去了理智,失去了逻辑和判断力,有的人认准了死理,比如这个高地团头头,他纠结于一定要让某个人下去船才能沉,而忽略了船里有进水以及外面的潮水高度。法国小哥因为不是英国人,就成了异类,必须要下船,而荷兰船长同样不是英国人,却没有被要求下船(也许法国小哥下去了船长也会被要求下去)。而其他人为了自己的私欲,默许了这种从逻辑上就不严密的选人下船。人性在危急的时刻就是这样,有人会站出来却选择错误的做法,有人选择沉默来保护自己的利益,没有人是圣人,因为人类的动物性无法抹杀,在求生欲面前就会做出这种我们观众不理解的选择。但是如果是我们,我们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吗?真的未必。所以人性本恶这种说法,未必是错的。我认为这个恶,指的是人类所具有的动物性,一种生物本能,一种从远古的猿类进化到今天的人类没有被彻底抹杀掉的本能,它是存在于我们的DNA里的,只不过是退化了,被社会文明、道德价值观所约束了。在危急时刻,父母会奋不顾身地保护自己的孩子,本质上这是保护自己的后代,这是本能。而面对致命危险去自保,也是本能。尽管看上去高地团士兵的行为是肮脏的,但是我们不该去过分指责,因为当危险来临,求生欲是我们最最原始的反应,人类最原始的行为模式充分地会展现出来。而我们所听说和见到的高尚的牺牲自我,保护他人恰恰是道德价值观强大到使他们克服了大脑内本能的刺激信号,所以他们是高尚的,是我们所有人都尊敬的。英国小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最后主动的选择离开船舱,他说如果这是回家的代价,那我愿意接受。然而刚刚准备出船舱,船体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原来船浮了起来。有人赶紧去发动了渔船的发动机,却为时已晚,船体被德国人打了太多的弹孔,流了太多的水进来,刚刚还在忙于堵住弹孔的众人只得弃船逃生。法国小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应过来,他是被人提醒后才准备逃生的,可是太晚了,急速下坠的船体使他没能抓住梯子(我是文科生,不知道用什么原理解释,虹吸效应还是别的什么,真的希望有人帮我解答一下T_T),他在被鱼雷击中的军舰救了别人,最后自己却没能逃出去,实在是令人惋惜。在这个时间点,防波堤的英国小哥这条线就与其他的线交汇到了一起。英国小哥跳了船,赶上了从英国赶过来的中年绅士所驾驶的游艇,获救了,但是还有其他插曲,后文会说到。

下面我们说海上的英国绅士这条线。历史背景是英国政府号召英国人民捐出他们的船去运送敦刻尔克的士兵们。英国大叔就是其中一位,只不过他选择了自己驾驶去敦刻尔克。当儿子的朋友乔治也跳上船加入他时,他提醒了一句,我们进入的是战争。他的台词都很经典,路途中,三架喷火式战斗机(就是空中线的三个飞行员所驾驶飞机)从他的上空飞过,他说,这是这里最美妙的声音了。不久,他救了一个坐在漂浮在海上的船只残骸的人。我当时心里一沉,坏了,万一这个人是德国人怎么办,因为这个人上了船先是什么话都不说,该不会是德国人吧。不过现在想想这种想法实在是有些跳戏了,如果是这样海上这条线该怎么发展。事实证明他确实是英国人因为他很快就开口说话了,我称他为生还者A。沉默许久的他蜷缩在船的角落,用一动不动的方式拒绝了乔治进入船舱暖和一下的提议,甚至打翻了乔治递给他的热茶③。英国大叔淡定地说,就让他待着吧,他刚经历了爆炸,还没有缓和过来。生还者A这时小声地说,是U型潜艇击沉了我们。了解历史的人应该知道U型潜艇对于英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无数惨剧的凶手,就不多谈了。生还者A不知道大叔要去的是敦刻尔克,而大叔被问及后,也没有明说目的地,搪塞着说我们马上做个航线,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大叔的儿子皮特给生还者A递了杯热茶后,犹豫再三,最后决定把房间的门给反锁上了。我想他可能怕生还者A发现他们去敦刻尔克吧,不过也许是想让他安静的休息一下?总之不会是无心之举,不然为什么会特意拍出皮特的犹豫呢?没错,又是锁门,这对于从U型潜艇攻击中逃生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可能就是从舱内逃出来的,封闭的空间对于他来说太过恐怖了。不久他开门却发现门锁了,敲着门喊了几声却没了动静。皮特当时也吓坏了,不敢去开门,大叔责怪地说你为什么把门锁上。开门后发现他不见了,原来他从房间上方的窗口登上了甲板。他质问大叔为什么不回英国,为什么不带他回家,作为一把年纪的普通老百姓能做什么。大叔的接下来的几句回答回答真的很经典:我这把年纪的人发动了战争,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年轻的你们在那儿送死;如果德国人打到了英国,哪里还有家园。气急败坏的生还者A选择了争夺方向盘,前来劝阻的乔治却被他无意推倒,掉到了船舱里,头部撞伤,动弹不得。生还者A是无意的,尽管他是军人,但他极度想回家的欲望和濒死的经历同样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吓坏了,十分懊悔,走到了驾驶室门口的角落低头蜷缩了起来。皮特赶紧下去照看乔治,没有移动乔治的身体,只是在他脑袋上的伤口敷了纱布还垫了些东西。皮特鼓励乔治,伙计你会没事的,你还要起来和我们救人呢。乔治目光无神,静静地说,我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和你还有你父亲一起上这艘船,我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加入了海军青年团(大概是一种预备役),在学校里我一事无成,我希望我加入青年团后能做出什么事情,登上报纸让父亲骄傲;但是我帮不了你了皮特,我眼睛看不见了。大概是颅内出血压迫了视神经,乔治就这样失明了,想去敦刻尔克证明自己的他却因为一个吓坏了的军人的无意推搡而砸坏了脑袋,失去了光明。

现在我们转到空中的人物线,因为影片三条线交汇的高潮就要来了。空中线由三架喷火式战斗机组成,他们去敦刻尔克执行空中支援任务,保护舰船和海滩上的部队。这三个人的名字是法里尔,柯林斯还有福蒂斯队长(队长的名字我不敢肯定是这个,印象不深)。他们的故事开头就讲了一个事情,队长让各位注意油量,要保持足够的油返航。在去敦刻尔克的途中,他们遭遇德国战斗机,经过了战斗,队长被牺牲,飞机坠海,没有见到降落伞。不得不提,这个飞机的战斗场面真的是挺过瘾挺真实的,我是在巨幕厅看的,尽管电影是2D的,但是视觉效果还是很爽。柯林斯和法里尔继续飞往敦刻尔克,结果看到了一架德国轰炸机和几架战斗机,显然它是去炸英国的舰船的,而且主要目标是驱逐舰。经过一番战斗,轰炸机被击中,虽然没有直接坠机,但是受损的它逃跑了。然而柯林斯突然被德国飞机击中,他选择了迫降在相对平稳的海面而非跳伞。法里尔则继续飞向敦刻尔克,追击前方的剩余敌机。迫降后的柯林斯遇到了麻烦,舱门无法完全打开,只能开个胳膊宽的缝。而飞机迫降后海水从机体不断的涌了进来。即使他拿手枪砸窗想破窗逃生也于事无补。此时空中故事线和海上线交汇了,法里尔和柯林斯与轰炸机的战斗就在英国大叔他们上空,柯林斯迫降时就在他们的不远处。大叔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叮嘱儿子皮特仔细看好飞行员有没有跳伞。柯林斯的迫降地点不远,他们能看到迫降时激起的水花。皮特不断提醒父亲没有降落伞出来,但是父亲却加大马力驶向了飞机。喋喋不休的皮特也许是担心船的引擎,也许是认为飞行员一定已经牺牲,没有必要去察看了,毕竟他们还要去敦刻尔克。父亲却大为恼火叫道:该死的!皮特我听到你说没有降落伞了!但是他可能还活着!可能!这里是个伏笔,后文解释了为什么大叔会如此的生气。当柯林斯在已经被淹没的机舱里挣扎道时,大叔的船及时赶到,皮特用船桨把机舱盖撬开,拯救了柯林斯。

此时天上的法里尔还在执行他的任务,但是在第一次战斗后,他的油表坏了。他与柯林斯查对了油量,因为他们出发时油量近乎一样。在柯林斯迫降前,柯林斯告诉了他自己所剩的油。影片中可以看出,法里尔好几次观察油表,他是很注意油量的。然而在柯林斯迫降后不久,他又发现了一架轰炸机和几架战斗机。戏剧化的矛盾和冲突又出现了:显而易见他的油已经不多了,如果继续战斗他无法返航,可是前方的海面有本国军舰,现在只有他可以去阻止轰炸机轰炸军舰,如果不去,甚至海滩上的部队都会被攻击。法里尔说,那就这样吧。他操作了操纵杆,选择继续战斗,保护那些海面和海滩上的兄弟们。不过战斗过程并不顺利,德国轰炸机旁还有战斗机攻击他,法里尔只得先击落战斗机。德国轰炸机最终还是炸了一架军舰,而此时,防波堤线的英国小哥刚从不远处的渔船跳船逃生,他正在游向军舰。另一边,英国大叔一行人救了柯林斯后,也在向不远处的军舰行驶,那时的军舰已经被轰炸机击中,正在迅速倾斜沉没,旁边的海面有一群跳船的逃生士兵,他们是大叔的目标。这三条人物线算是最终汇合了。法里尔在战斗时,主油箱已经没油了,还好有备用油箱,但他肯定是无法返航了。他最终还是击落了轰炸机。但是麻烦又来了,军舰的油箱破了,海面上都是油,一身油的英国小哥还在朝军舰游,结果无功而返,只能赶快掉头向英国大叔的船游去。英国大叔在忙活着拉海上的逃生者,他的船也在油区。被法里尔击中的轰炸机起了火,急速朝军舰旁边的油区坠落。柯林斯让大叔赶紧开离油区,不然船会着火。最终英国小哥抓住了皮特的手(或者船上的绳子,记不清了),他整个人在水里跟着船移动了一段,终于脱离了油区,没被火烧到,而那些没能上船的人因为身上有油,所以沾上了火,不幸遇难。英国小哥被皮特拉上船,如释重负地说,带我回家。

此时天空中的法里尔还驾驶着没油的飞机,继续滑翔着。此时的他没有跳伞,也许是跳伞高度太低了,也许是他真的想再飞一会,多保护一会儿海滩上的兄弟。他最后选择降落在了沙滩上,而在此之前他在滑翔状态下还击落了一架战斗机,避免了海滩上的军队的伤亡,实在是个英雄。海滩上的士兵们向他欢呼着,清楚地可以看见他的战斗机的螺旋桨不再转动。英雄,这是一位英雄。

而防波堤上的指挥官这个人物线的戏份没有那么多,他的部分主要是衔接作用。敌机来袭时,都是先从他的视角反应出的。他的形象是一位镇定,坚守岗位的指挥官。有一幕很经典,他的面部特写,目光看向远方,神色复杂地变化,接过下级的望远镜后,原来他看到十几艘英国老百姓的船正在向敦刻尔克驶来。下级问他看见了什么,他说,家(home)。这一幕与他在前情中说的“我们从这里能清楚的看到家园”所呼应。

电影到了结尾,依然有看点。当英国大叔救了许多跳海的士兵后,士兵们依然不愿意进入船舱内部,还是那句话,刚刚在军舰里被炸了,真的害怕到船舱里面了。但是为了救更多的人,必须要进入船舱,士兵们只好听从大叔。皮特这时跑过来让他们在船舱里小心点,乔治还躺在那里。一个士兵说,可是他已经死了(But he’s dead , mate.)。皮特沉默了几秒,神态呆滞,然后说道,那也要小心点(Well , then be careful with him.)(这里我想把原文写上,因为只有原文才能体现他的感受)。乔治就这样,以一种令人惋惜的方式死去了。生存者A这时在船舱外问皮特乔治是否会好起来,乔治沉默了几秒,说是的,他会好起来的。英国大叔富有深意的点点头,这应该是对乔治表示赞许吧。毕竟,生存者A不是故意把乔治推下去的,他也是受害者,他们所有人都是战争的受害者。尽管他误伤了乔治导致乔治死去,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宽容的大爱是皮特和英国大叔作出的选择。不去一味的责怪他的错误,经历了这么多灾难,他也饱受创伤,如果告诉他真相,也许他会自责一生,甚至自杀吧。而接下来,他们迎面遭遇了一架敌机。英国大叔临危不乱,让皮特操纵船只,等他的转向信号。最后在大叔的准确判断下,敌机的扫射并没有对船体造成什么巨大伤害,而是轻轻擦过。柯林斯问大叔为什么知道如何躲避敌机扫射轨道,大叔说是他儿子救了他们。柯林斯以为皮特是空军,皮特回答,我的哥哥是空军,他驾驶飓风战斗机,参战三周后牺牲了。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大叔看到柯林斯迫降后拼了命地冲向飞机,并且对皮特大为光火。他应该是想起了他的大儿子,如果他的大儿子是迫降在海面的(这点是猜测,片中没说大儿子是怎么牺牲的),周围的船只尽管没看到降落伞,但哪怕去察看一下,他的大儿子可能就不会淹死在机舱里了。如果每个船只都去看看海面上迫降的飞机,也许就能挽救一位飞行员。最后大叔的船安全抵达英国港口。下船的时候柯林斯与大叔握手,便分别了。但是一个陆军士兵却质问柯林斯空军到底在干什么。大叔安慰他:这船上的人都知道你干了什么。士兵们在火车站坐火车回去修整,一位老大爷一边他们发毯子和热茶一边说谢谢你,但是却低着头不看士兵。有的士兵觉得他这种低头不看人的行为是对士兵们在法国作战失败的失望或者嘲讽。他说,我们所做的只是活下来而已。大爷说,这就够了。英国小哥拿毯子时,大爷低着头用手摸了一下他的脸,然后说谢谢。从屏幕上看不清大爷的脸,好像是一个盲人,这点在现在我也不确定,我觉得他是盲人,是被士兵误解了。上车后英国小哥对面的士兵不停抱怨,说老百姓会瞧不起我们。英国小哥则一言不发直接睡觉了。车在白天停在了沃金,英国小哥对面的士兵从外面要了一份报纸,上面的头条是敦刻尔克大撤退。他依然抱怨着说,车站的老百姓肯定会对我们吐口水的,我不敢看他们。然而恰恰相反,老百姓们夹道欢迎他们的军队,递给他们啤酒和食物,向他们鼓掌,向他们道谢。

而在英国对面的另一端,法里尔最后降落在了敦刻尔克的海滩上,点燃了自己的飞机,但是被德国人俘虏了,可是他一脸镇静,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他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拯救了自己的同胞们,为战争献出了自己的力量。他没有遗憾了。而指挥官在第二天清早,向自己的下级告别。他没有乘船回英国,他选择留下来帮助剩下的法国人撤离,还是那么镇定与坦然,仿佛他只做了一个很小的决定一样。皮特回到了家,他带着一张照片去了报社,对着工作人员指出了乔治。最后乔治的事迹被当地的报纸所报道:本地男孩,敦刻尔克的英雄。而最后结尾这几幕是在英国小哥在火车上读着报纸发生的,这是丘吉尔关于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演说中的一段:

“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洋中作战,我们将以越来越大的信心和越来越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的登陆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绝不投降,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于饥饿之中——我从来不相信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在英国舰队的武装和保护下也会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拿出它所有一切的力量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念完后,给了英国小哥一个特写,就结束了。

现在我想谈谈上文的几个标注的共性。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士兵们刚刚经历了战争中的生死危急:被鱼雷炸,被飞机炸,从进水的船舱中死里逃生。他们对于求生的渴望,对于船舱的害怕让人印象深刻,就像那句个成语“杯弓蛇影”。这就是近些年来常说的战后综合征。尽管电影里看着风轻云淡,我们觉得不至于,但是真实情况就是这样的残酷。那些参加过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的美国军人,回国后饱受折磨。有的是经历了惨烈的战斗导致的,而有的是因为自己在任务中双手沾染了鲜血。《敦刻尔克》并不是一场大战,死伤人数远远不如其他战役,但是它是其他战役的一个过程,一个衔接,一个转折。诺兰因为当年在游历当地时的一个想法而决定拍摄这部影片,那么揭露战争的残酷这个主题是必然的。战争中没有赢家,所有参与者都是受害者。生命如此宝贵,在战争面前如此脆弱,像蝼蚁一样,就算险象环生,但留下的创伤确是巨大的。有人说,德国承认了自己在二战的罪行,我们愿意承认他是受害者,但是日本却一直在虚与委蛇,没有承认,甚至在正面否认。我的观点是,我也希望日本像德国一样,承认自己战争罪行,还亚洲国家一个交待。但是宏观点想,那些参军的日本军人,有些是被迫参军的,有些是被军国主义思想所洗脑而去参军。他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孩子,父母,家长。那些牺牲在战争中的日本军人,是受害者,因为日本发起了战争,日本的上层们发起了战争,他们只是其手中的工具和棋子而已。那些存活下来回到日本的,要么被审判,要么将在自己犯下的罪行中苟延残喘一辈子,是多么可悲啊。我相信历史从来不会被忘记,正义从来不会迟到。那些日本右翼只是跳梁小丑,他们永远无法改变事实。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