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现在想想该带电脑回来的,想写点东西却没有本子,手机打字实在麻烦,好像一用手机就写不出东西。

这两天夜里总是睡得断断续续,脑子好像一直都是清醒的。

没有暖气的南方总要把被子裹得紧紧的,稍一丝没遮严就会透风。手脚冰凉,大腿却又十分燥热。

翻来覆去,脑袋里仿佛有一万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在跳跃,关于过去,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家人、爱人还有自己。想到这里突然感到窒息,这糟糕的生活!

夜里觉得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迫不及待的想要弥补,于是打开手机,打开扇贝,想背几个单词宽慰自己负罪的内心。十个有余就哈欠连天,眼泪水夺眶而出,脑血充斥眼球。不行了,眼睛好疼,还是关机睡觉明天再背。

过了不知道多久,还是没有睡着。索性睁开眼,看着这漆黑的房间。闭眼。再睁眼。再闭眼……

大约是清晨了,喉咙上颚口渴得仿佛要干裂,想喝水,又不想伸手。忍一会儿还是去够了床头的水杯,小抿一口润润发干的喉咙。

又过了不知多久,再次口渴,并且很想上厕所。依然很不想动弹。我翻了个身,侧着睡,想,这样应该能多憋一会儿。最后我还是起来去了厕所。

回到床上继续努力睡着,四川天亮的晚,这个时候已经有些微光透过了窗帘,早上八点多了吧。

然后我做了很多个梦,总是不知道怎么从一个梦跳到另一个梦去的,最后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自己好像梦到了很多很多。

我不想再继续睡了,打开手机,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在床上玩了半小时玩到手机没电后,我决定起床。

上厕所、刷牙、吃饭,又是一天,然后完全忘记昨晚睡不着时想了些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