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

1

20XX年10月的时候我结束了一个大型国有企业举办的新入职员工为期半个月学习,回到了录用我的单位。

那时候,刚刚结束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北漂经历。带着对北京深深的眷恋和不舍回到了家乡,那个人口不足20万的北方小城。

去人力资源部报道结束后,部门张大姐去人力部门接的我,把我带到了未来几年我需要工作的部门。简单给我介绍了办公室的同事,然后就让一个叫霍小宝的人教我单位一些系统的应用。

我带着无限的憧憬四处打量着办公室的每一个人,看着大家忙忙碌碌,感觉自己好他妈的幸福啊,毕业后没经过多少坎坷就能进入到这么好的单位,而且还有这么多积极向上的同事以后可以朝夕相处。那一刻钟我确定我是欣喜幸福的,我心绪已经绕着办公室飞绕了好几十圈了,还停不下来。

张大姐:“你把咱们需要用的数据库用户名和密码告诉这个你新来的小弟!”

霍小宝:“嗷!”

我满心欢喜的充满期待,等待他能在我打开的电脑数据库界面输入用户名和密码,然后一个回车键就进入到了奇妙无限的数据库,我就可以在里面胡乱查看所有我想研究的数据了。

我实在是口水决堤了,呵呵两个字在我的嘴角不争气的毫不掩饰的流了出来。

我此时必须再补充一下,当时的感觉。

我那会确定我是打开了张大姐给我的记事笔记本,准备记录数据库的用户名和密码的。

初来乍到,谁不想尽快进入角色,承担我应有的责任,为单位做贡献?!当然,其实这里这个责任二字说的有点大了,只不过想尽快掌握我应该掌握的技能,做自己的工作,免得在单位无所事事的显得我多么不重要!

但是理想有多么丰满,现实就有多么残酷。我在上班第一天就遇到一个“国家保密局”的人,我佩服的这个人五体投地。

他双手放在我胸前电脑桌的键盘上,我只好斜了一下身子,好方便他能顺利的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我思绪还在办公室里飞的时候,他已经用飞快的速度敲击进了用户名和密码。

霍小宝:“记住用户名和密码了吗?”

我:“咦啊恩呵&#@的我$₩*~!”

刚去单位,真的没有好意思破了面子,我撒了去那个单位第一个谎言。

我:“我知道了!”

那时候的心情究竟是什么,多年后的我记忆犹新。我那时候就想拿很多酒瓶子朝向他的牙门横向砸过去,然后看着碎玻璃渣子割破他的嘴,鲜血流出来我才爽吧。

脑海中转瞬间出现的暴力卡通片让我随之关闭了。我这是在单位,既然数据库已经打开了,我就赶紧进入系统学习吧。

天啊,系统超时了,十分钟不用数据库其自动进入保护模式,只能输入密码才能重新进入。想不到短短的沉思竟然飞速的过去了十分钟。

我:“小宝哥,密码多少了!”

我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问了来那个单位问的第一个问题,一个关于工作上的问题,而且满怀期待,期望能得到满意的解决。

我拿着笔记本等待着。

霍小宝:“喔,我不是告诉你了么?!”

我:“啊?!”

我心里一万只草尼马在心中奔腾而过,而且还踩起万丈的尘土,那尘土久久弥漫在我的心头,形成挥之不去的雾霾。不敢想象我究竟是多么不可就药竟然没有记住密码,怎么就没有记住密码,自责起来毫不怜惜自己。

看了看霍大哥没有再次神速输入密码的意思,我知难而退,想起了我认识的我们部门的第一个人,那个带我到办公室的张大姐。

我:“张大姐,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数据库的密码啊,霍哥告诉我了,我没记住!”

大姐二话不说停下手头的工作走到我的电脑前。

“来,拿过你的笔记本,我给你写上!”

张大姐认认真真的把用户名和密码写在了我笔记本的第一页。

不久以后,大概是一两个星期,我知道数据库有好几个接口,那天我连的是其中之一,因为不同人负责不同工作,所以那天副主任张大姐是先想让我熟悉其中一个。但是,那一个系统让我记忆犹新,我没有记住密码。

上班第一天,在某知名国企就发生了这么一件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

那一天,我知道了数据库密码。

2

我回家乡工作后在企业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转眼间一周过去了。

副主任交代霍小宝教我数据库的基本知识,数据库里面有多少张我们需要使用的表,每一张的表里面涵盖的字段表头,表和表之间的关联代码,创建表等。

这些东西,我在他那里是一点点都没有学到。

记得上班的第二天,我询问他能不能给我一个现成的他写好的SQL语句,我好通过这个语句了解平时都是怎么调取数据的。

霍大哥只是微微一笑,透过他七百多度的近视眼镜片,我看到的是一个秘而不宣的眼神下挂着的那张镌刻着自己严守国家机密视死如归纵使被严刑烤打也绝不不出卖组织严守组织秘密的脸。

我知难而退。

好在,在我新入职培训期间我认识了好多不错的朋友,之后他们在不同地市负责着和我类似的工作。

友谊地久天长是不是马芳、张红?

他们在我茫然无措,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起帮我,给我发了几个他们和他们师傅要到正在学习研究的SQL代码。也正是因为那几个最初的代码,为我打开了通向数据库大门的内各处的锁,从此以后的很多年里面我边学边问,增加着数据库的技艺,以至于最后达到了娴熟的程度。

3

数据库是在我们部门工作必须掌握的技能,但是我们部门还有一个工作就是路由器的维护以及日常使用。

我跟霍小宝的故事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一直没有中断过。当然了,数据库在部门副主任告诉密码以后,在自己的努力以及自己多方请教后技艺日渐娴熟,日常工作需要调取得数据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

部门主任一直想让我接手霍小宝管理的那一个路由器的工作或者是共同负责那一项工作。

其实我们领导的苦我是理解的。

有一次路由器断连,直接影响了两个机房之间的连接,导致整个单位网络登陆不上去,一切都停止了,更不要说进数据库中调取领导急于要的相关数据了,值班室电话接二连三响不停。

部门正主任着急万分,但是掌握技术的是霍小宝。主任着急的都要发疯了,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从所在之地飞到机房来,副主任张大姐也是无能为力。

其实上班时间,员工随叫随到是一个员工最基本的职责吧,但是无故长时间擅离岗位不知去向这已经成为霍小宝经常的功课。

我们办公室在四楼,有一次晚上我们全体加班,我内急,跑厕所差点被惊死。

厕所没有开灯,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在厕所里面向窗户站着,双手插在裤兜里面,一动不动就在那里站着。

他的这个习惯只是所有他匪夷所思习惯的其中一个,相信很多同事早就知道了吧。要不怎么部门一个同事对着主任说:“四楼厕所如果不在,去五楼厕所里看看!”

主任毫不犹豫叫我赶紧去各个厕所看一看有没有小宝,太经典的想法了,我果然在五楼的厕所里发现了他。记忆中那天是一个冬天下午的五点多,天恰好也黑了,也许他一个人在思考人生吧。


我成了部门新来的年轻力量了。

那件事情发生后不久部门正主任打了个申请就亲自带着我去首府总公司同等部门里面管理路由器的同事那里学习路由器的使用。

临走的时候,部门正主任和他废了牛劲要到了路由器的密码。他给了主任一封信,封口被胶水粘贴的牢靠,而且还用订书钉在信封的封口订了三下。他说,密码在里面。

主任协调好省单位同等部门同事后,开始准备教我路由器一些使用方法。主任的心我是懂的,他希望我能尽快学会相关记忆,好尽快接替霍小宝,这样以后维护起设备来能更及时更得心应手。

但是,殊不知让我们主任发疯的事情发生了。

省公司同事拿过来信封内写密码的纸后连续输入了几百遍,依然无法远程登陆我们当地的路由器。

“我屮,尼马玩我呢!”我们主任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当着省公司同事的面,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了,破口大骂就开始了。

最后打通了霍小宝的电话,一问,他竟然把密码改了。

4

其实说心里话,我特别想把路由器学精,只不过那短暂的几天学习过后刚回到我单位不几天,我接到通知,我被奥组委选定成为了国家体育馆赛会志愿者。

这在我们单位来说,是一件好事,起码对于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我顺利的通过了奥组委的各项审核,成功成为了一名奥运会志愿者,高兴啊!

路由器的事情也成了我们领导心中挥之不去的雾霾了,我能想象我在北京两个月服务期间,如果遇到路由器连不上的问题我们领导是多么的伤神了。

我在北京服务期间,常常询问我关系好的部门同事有关部门的事情。我希望一切顺利,不出问题,待我回去认真学习我买的思科路由器使用书籍,拿下路由器的使用技能。但是部门来了新人,领导正在培养新同事学习路由器的相关技能。

5

其实我至今也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霍小宝这样的同事在我周围,并且我还和他在一个办公室里面朝夕相处了四年,我的其他同事还有我的两位领导和他相处比我多一年(霍小宝比我要早一年来到了那个单位)。

时过境迁,很多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

霍小宝在我最终辞职离开那个单位的前两年就调到单位在另一个市的分公司里。而我们自那以后再无往来,现在想来,我都忘记我是不是添加过他的QQ。

还记得他办理完调动手续后要离开的时候,最后一次走进了我们办公室,那天是夏日的一个晌午。

霍小宝:“我要走了,欢迎去我们那个城市,我会请大家吃饭!”

他这一句话令本来都很忙碌的部门里十几个人更加专心致志的埋头自己手中的工作了。我本来想说点什么,瞅了一眼站在办公室门口靠内的一动不动等待大家搭话的他,我也没有说什么。

不知道他多会儿走的,也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从那以后我们再没有联系。

6

这些年来,偶尔还会想起曾经和他在一起工作的岁月。

他的数据库技术自不用说,路由器玩的还算娴熟,他的师傅白大狗子调走前把所有的技能,以及自己相关书籍和笔记都给了他。而他处理路由器DNS等的故障还算有一手,一般出现故障不久就能很快配置好了数据,重新打通数据的高速公路。

我始终想对他说一句话,但是没有机会对他说。那就是:大哥,你入错行了!

做事情保密意识做到他那样的,是我接触过几百个同事中最极致的一个。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遗憾的是国家安全局确实少了一位非常可贵的人才。


后来,还是在那个单位,我更换了部门。

我的徒弟是一位外地人,我把我几年来掌握的所有有关数据库以及其他几个系统方面的知识技能都手把手教给了她,而且调走后很长一段时间还继续帮原部门处理了很多我能处理的工作。

我始终觉得,同事间应该互相帮助,大家都能拉彼此一把,我们的人生路会走的多顺畅啊。

那些往事已经过去多年了,很多已经被我尘封在了我记忆最深的地方,只是那些事情还都记忆深刻,至今时不时还会闪现出当初的点点滴滴,时不时出现在我的眼前,真是忘不了。

人生就是一条单行线,这路上风景无限,我愿意做奉献我经验的人,让大家一起欣赏我眼中色彩斑斓的万千世界。

工作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