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春江花月夜》

张若虚此人,世人知之甚少。以至于他的有无都有人怀疑。然而,有这样一首诗可以被名之“孤篇盖全唐”,于是唐诗里,就有“张若虚”浓重的一笔。此评价之高,古今莫二,这长诗一首一气呵成,却也未曾有闻。不过,既然能有如此之评价,那自然就有能服众的过人之处。而春江花月夜一诗,囊括几多意象,而又缜密万般出彩,真乃一集大成者。几乎每句单独列出品赏,都可以称得上是一句千古佳句,用当下之语,简直是碉堡了。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今天(3月28日)的雨下得淋漓尽致,狂暴的闪电,呼啸的雷鸣,都在描述着一场摧枯拉朽般滂沱的大雨。雨势如此之大,天空濛濛一片,耳边只有那雨滴敲击地面继而跃起水花的声音,这声音,千万点交杂,也是濛濛一片。许久闪电雷鸣停歇,整个世界只有那大雨的声音,只有那濛濛的一片。

倘若面对这雨,你许久注视,不是三五分钟,不是十多分钟,而是一直注视着,你会做什么?起初,你会看,你会看那乌云密布的天空,那如同黑夜的苍穹;你会盯着这雨,看它是怎么落下;看那雨里匆匆的行人;看那经过的车灯,还有车灯照耀下如线般划过的雨迹;看那深深浅浅的积水里起着水花;各种都看尽然后,你还会做什么?你会想,你会想起任何事情,任何能让你产生与这雨有关的思绪,也许这雨冲刷给你的是愉悦的快感,也许这雨给你浇灌的是忧愁。但是,只要当你一直注视着,你便无可逃避的陷入思绪,无论是工作是生活是爱是恨是愉悦是忧愁,这思绪便陷入,这濛濛的大雨里。

就是这样一个夜里,诗人注视着这样的一个夜晚,长久的注视。他从月初东方,一直注视到月落西斜;注视,然后陷入了思绪;思绪,陷入了这个夜里。起初,总觉得春江花月夜应该是《春江,花月夜》,而后当我发现这夜晚只需要用凝视的感觉就能作解,却又觉得,这每个字,都是我们应该凝视的,于是这诗却应这样静美的去感觉:《春、江、花、月、夜》。

夜晚来临,诗人一个人站在了夜幕下。他的脚步一定缓慢,甚至就是那样静止,他的心情一定复杂而静若止水般隐匿。眼前是江水连着海水的一片浩瀚无垠,是一片苍茫着接与夜空般的鸿蒙。夜幕降临,潮水涌来,这一轮明月,就伴着这涨潮的涌动的潮水,一同涌起。也许有伴着潮水的阵风,也许阵风吹动了诗人的衣袖,也许诗人就是这样注视着这明月缓缓升起。月在江海的连接处缓缓升起,在水的涌动里闪烁月明,“滟滟随波千万里”,一直闪烁,闪烁到江海尽头。这苍茫匡阔之感,只有月光之于水的波动 ,“何处春江无月明”,又有哪位见到如此明月之人不有此感呢!南朝诗人何逊有诗:“的的与沙静,滟滟逐波轻。”

这种凝视,颇有刘永词“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的质感。江水涌动着月光,月光流动在江水,随着江水婉转萦绕,绕过茂盛的草甸,绕过开着的花林。水中有月,空中亦有月。这月光撒下夜幕,洒在哪儿,那儿便凝结一层银光,这银光,亮如初冬的霰雪。

夜渐深,已经隐约感觉到了霜的降临,感觉到一丝凉意。夜渐深,岸边的白沙汀已经隐隐,约约淡出视线。就如此,夜渐深,江水之色已经难以与天空区分,就如此,天地一片苍茫。这夜,掩住了世间一切尘世浮华涌动;仰望,洁净的天穹里,只有这样一轮静且皓白的明月,与这样一个注视你的人,此情此景,却略感一丝的孤单。

诗人已经注视了这个夜晚好久,好久。他的视线在眼界里移动一周,终于还是看回这轮月亮。他便陷入沉思,这沉思,仅仅是不知还能看什么,是漫无目的,是略带一丝的忧伤。你这月亮,是谁,是哪个幸运的人第一次窥得你的容貌;而又是谁,是谁,被你天赐恩宠般用银光抚慰。而人生,一代一代的人,只不过一次次的轮回,而你呢,却年年岁岁如此,令人好不忧伤!这月,你年年如此,岁岁如此,夜夜如此的悬于苍穹,为何,你在等谁?我思忖,却也无法找到答案。找不到答案,江水却早已流淌过,逝者如斯夫,提醒着我,生命,已经若水般在悄悄流过。

诗人的思绪走入了思索,却又因着夜空里一片云回过神来,“白云一片去悠悠”,这片悬于天际的云,可真是悠然。而这一瞬间的回神随后,诗人却又陷入思索,有悠然,就会有愁怨罢。“青枫浦上不胜愁”,那里一定是会有忧愁罢;离家的人,漂泊在孤舟的人儿,你看到这样一轮明月,也会引起思念罢;而那在楼中空空独守的人儿,望着这轮明月,你觉得孤寂了吗?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每次看到“可怜”俩字,心中确是一惊。这“怜”便是爱,这爱便是“怜”,却在爱的感觉上有了“惜”的内涵,爱怜,怜爱;“这瞬间的爱怜,这瞬间的怜爱,就是活生生的,爱的体验”。可怜这楼上的月在徘徊,天呐,这几句真美,竟然没有一个“人”的意象出现。不过,这究竟是月在徘徊,还是影子在徘徊,还是人在徘徊,还是人的心在徘徊。诗人想,也许就在某间楼上,一个孤寂思念着的女子,就在这样一个夜晚,如此踱步,如此思念。这思念,便是月光,这月光,就是思念。于是,想到能有月光的地方,就有思念。她踱步到妆镜台前,,是深深的思念;她看到捣衣砧上,那月光恼人,便欲伸手拭去,可这伸手遮住了砧上的月光,月光却照在手上,玉手拂去,砧上依旧是思念;她踱步到窗前,月光又直洒在帘子上,她怪着可气的月光引让她忧伤,便把帘子卷了起来,却看见了着明月,明月,就在眼前。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望月,本就是思念的人共同的寄托,也许就是那样的人儿,想与思念,却无法夜雨共话巴山。共着这月,只愿能够感受到,这一轮月色同洒在你我身上。想到念的人的“相闻”,诗人便不由自主的思索到带信的鸿雁,鸿雁擅长飞行,却也无法将这思念带到你的身边。这江水里大概有那通灵性的鱼吧,随江深潜,却也无法到达,于是跃出水面,激起一阵波纹,这波纹就是文,写满了思念。

诗人的思绪已经飞到了与鸿雁一齐的天上,已经潜入到与鱼龙一齐的水底。然而一夜的漫天思绪终于回到了自己身边,昨夜他做梦了,梦到了凋落的花,他想到现在自己还在外流离无法归家,这却是切切身身自己的忧伤,可怜,多么可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江水就这样流淌着,日复一日的流淌,春的日子也快将尽了,而这一晚却也将尽了,复看天上,这月,已经西斜。一晚的思绪慢慢平复,这月似乎也懂得,要缓缓下落。海面生气海雾,似乎这月要隐匿这一夜的清辉。这夜快要过去了,而自己“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的路却还是要走。或许诗人看着这将尽的夜,将生的晨曦,凝重的心情终于慢慢恢复过来,从万千思绪里回过神来。

于是他打趣的自言自语的问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夜里有多少人能乘月而归呢。“落月摇情满江树”,可是这月亮终于完全落下,一夜的奇幻像一场华丽的电影般落幕,诗人转头视线眺望似近似远的江边的树林,只觉得,这树的枝枝叶叶生长着的,就该是这一夜的情怀。

2013.3.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