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者游记 3 梦里国

三月三十一日,星期二。

今天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

我下车的地方是个如童话般美丽的王国,陈列设施一如各类影视剧和漫画里所说的那样,宽敞的街道旁植满了花草,高高的城墙上飘扬着不知名国家的旗帜,我甚至怀疑会有一位穿着银白铠甲的骑士从中走出来对我敬礼。

但我没能等到那位骑士,一阵头重脚轻的眩晕便夺走了我的思绪,再睁眼时我已不在王国之中了。

这是一片灵异神奇的森林,大树只有小草般大小,拔起来就能当牙签,而草植和菌类却长得高大健壮,插上根空心管就能吸出饮料。这是小妖精们的家园,是从没有历经过炮火的圣地。

跟每篇童话的开头一样,神奇的森林里,两只肥硕的熊每天都在为了蜂蜜争吵,漂亮的蝴蝶整日都在炫耀自己的新衣,古董的猫头鹰总是倒掉在一棵最安静的树上远远的望着孩子们嘻戏。只有一个妖怪是个例外。

她叫楚楚,长着一张娃娃脸,说不上漂亮,只是窘迫脸红的时候有点可爱,让人想要欺负她。

看她的模样我实在猜不出她究竟是什么东西成了精,想要走上前去问问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像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这小丫头平日里喜欢一个人坐在森林的尽头望着远处那两座高得似乎永远都不可能逾越的山峰发呆,每到这时候她脸上都会带着一丝痴痴的笑容,仿佛真能透过那大山看到什么似的。久而久之有好奇的小妖精也会跟着她坐在森林的边缘向远方望去,后来竟然形成了一支小小的队伍,妖精们称它——望山的风景。

终于有一天,楚楚不再对着远方发呆,她激动的要去做一件事,一件妖精们从没做过的事——越过那座山。

遭到了妖精长老们的一致反对。

“你不能越过它,那是两个世界的分界,是几千年的和平协约!没有任何妖能够跨越它!”

“那是因为你的梦想从不存在于另一个世界!我的英雄在山的另一边等我,不去见他是比越界更大的罪过”

稚嫩的春天里,楚楚带领着望山的风景小队的部分成员——两只熊、一只蝴蝶踏上了跨越之旅。他们用了三天爬上了那座高不可攀的巅峰,却没能看到它另一侧的缓坡。

流动的空气顺着山顶静静的滑下,当妖精们将手臂穿过去的时候,他们看到的一排排朱红色的瓦片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高楼之上,绿色的水田在远方流淌,忙碌的人们不住在上面走来走去,繁华的立交桥盘踞在千米之外的都市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

妖精们惊呆了。

还是楚楚最先反应过来:“不!我们来错地方了!他不在这!”

“那他在哪儿?”大熊问她。

“他…他…他应该是在取经路上!”楚楚快哭了:“山的另一边不应该是这样的!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飞快的从高楼瓦顶一跃而下,落到水田里抓住一个农夫问道:“请问您有没有见过…嗯一伙奇形怪状的..不是!就是…一伙取经人!”

农夫愣愣的看着她:“啥?”

“东土大唐来西方取经的啊!”

农夫张大了嘴:“你说啥?”

楚楚难过的捂住了脸,蹲在湿润的水田里,小脸皱在一起,看样子已经哭出来了。

“五百年了,明明什么都对了,为什么我还是找不到他!这世界上到底谁能找到孙悟空!他到底在哪!”

旁边的农夫突然竖起了耳朵:“等等,小妮儿,你说你想找谁?”

楚楚抬起了头:“孙、孙悟空啊,你、你不是没见过取经团么?”

“取经团俺是没听说过,不过这孙悟空那在俺们这可是没有人不晓得!”

“真的吗!他在哪儿他在哪儿!”楚楚抓着农夫的肩膀摇个不停。

“南、南镇茶馆!”农夫被她晃得头昏眼花,他还从没见过有哪个小女孩有这么大的力气。等他渐渐从摇晃中回过神来才发现楚楚早已离开。

农夫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捞起铲子来,一想不对!这小丫头似乎是从房子上跳下来的!

望着那四十多米高的楼顶,农夫的铲子再次滑落在水田里。

而另一边,楚楚又快哭出来了。

她积攒了五百年的眼泪都没今天的多。

她红着眼睛大声质问那个在她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男人:“你在干什么!”

对方无辜的摊了摊手,霎时浮现出两对竹板:“说相声啊,难道我还不够明显么?”

“你怎么能说相声!你不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吗!你是大英雄啊!大英雄啊!”

孙悟空挠了挠头:“我确实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这方圆十里可只有我们这一家曲艺茶馆,我可是四大台柱之一!当然了,我也不光说相声,杂耍和京剧也会,不过我不常扮演英雄,当然如果你想看的话我也可以客窜一下,但那一般都是我师父的角色”

“闭嘴!”眼看楚楚又要哭出来,大熊赶紧挤到两人中间,恶狠狠地挺着大肚腩用熊掌拍着自己的胸脯:“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妖怪!再欺负楚楚我就把你吃了!”

孙悟空一愣,然后伸出手去戳了戳大熊毛茸茸的肚腩,又抓了抓他的面皮,然后大叫道:“我靠!这是真熊啊!八戒!八戒!你亲戚来找你来了!”

茶馆的帘幕里走出一怒气冲冲的帅哥:“干嘛呀干嘛呀!我正做面膜呢!你要是再打扰我美..哎呀我去!”他瞪大了眼,又慢慢伸出手去戳了戳大熊的肚皮,抓了抓他的面皮,蹦跳着说:“哦天啊!多么逼真的布偶服!多像珞珈山看门的宠物熊啊!猴哥你还记得那只熊吗?总冲你汪汪叫的那只!”

孙悟空挖了挖耳朵:“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文殊的猫每次见到我都喵个不停,他家那一仓库的猫粮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楚楚突然笑了:“我觉得,我们几个会比猫粮好记”说完她迅速窜到猪八戒面前,一把撕下了他脸上的面膜,同时在他俊美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深深的血印。

猪八戒愣愣的将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却摸到了满手的血。

看着面前兴奋的发抖的小姑娘,猪八戒苦笑一声,抬起袖子擦了擦献血纵横的脸,精致面容完好如初。

“小姑娘,这一点也不好玩,你浪费了我一张面膜,这可是我花了半个月工资从海外带回来的,我一个星期才舍得敷一贴”

楚楚一愣,瞬间就哭了出来。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这下子妖怪们和曲艺演员们都慌了,手忙脚乱却如何都止不住楚楚的眼泪,最后只能是孙悟空顶着一张苦瓜脸向楚楚妥协:“好好好,你要怎样才能不哭了!”

“我要你变成大英雄!”楚楚啜泣着说。

孙悟空的脸一下子皱在了一起:“不是…小姑娘啊,这青天白日的,连个飞碟都没有,我怎么当英雄啊?”

“我不管我不管!”

孙悟空无奈的跟猪八戒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回头对楚楚说:“那…我们去找个空地吧,这里实在是伸展不开!”

楚楚挂着眼泪点了点头,刚带着妖精们来到一处僻静之地,便听得身后一阵地动山摇,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长着八个眼睛三条腿体形如同一座山峰的怪物!正当小妖精们张大嘴巴惊叹之际,一矫健身影就自白云之上飞驰而下,耀眼的铁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妖怪!哪里逃!吃俺老孙一棒!”

他跃起挥棒的身影终于在一阵狂怒的叫喊声中与梦中的英雄重合,望着那赤红着眼睛的男人,楚楚感动得几乎要再次大哭出来!

她在梦里苦苦寻找了五百年,在乏味的妖精森林里痴痴地等候了五百年,不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幕吗!感受着炙热的泪水幸福的在脸上流淌,楚楚将双手抚上心房。

她从这么幸福过,从来都没有。

“喂!不是说好不哭了么?你怎么又哭了?”不知不觉间孙悟空已经斩杀了妖魔,来到她的面前。

楚楚用手背抹了抹眼泪:“没,我这是高兴”

孙悟空恍然大悟般冲身后大叫:“八戒,她看你被我打死高兴!”

猪八戒冷笑着指了指旁边被拦腰折断的消防栓:“猴哥,还是关心一下自己下半月的活路吧!”

这下轮到孙悟空哭了:“天啊!损坏公物!完了完了完了我一个月工资啊!”

看到那盖世英雄一边挤眉弄眼一边偷偷看向自己,楚楚终于忍不住破涕而笑,连带着身边漂亮的蝴蝶也红了脸颊,抖了两只熊满身的蝶粉。

之后的一个星期,妖精们偷偷住进了茶馆仓库,西游团队对待他们尤为热情,话痨唐僧总在不停念叨着当年他们几个西天取经遇到的故事,情到深处还用京剧吊两声嗓子,除非是已经做了面点师傅的沙和尚说开饭,不然绝不住口。而帅哥小白龙和猪八戒理所应当成为了花蝴蝶主要的崇拜对象,时不时还要带着一身蝶粉上台表演。至于孙悟空,他可不敢轻易招惹楚楚这个莫名其妙喜欢哭鼻子的小丫头,而是整日里折磨两只熊,还要教他们变猴子,可是就两只熊肥硕的身材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变成大嘴猴,气得孙悟空一个劲捏熊耳朵骂呆子,气氛好不热闹!

可楚楚却一改前几日的风采,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仓库的小角落望着他们打打闹闹,仿佛又回到了那片妖精森林的边缘,望着天边的山峰一样。

“不是已经找到了你的大英雄么?你为什么还是不开心?”蝴蝶问她。

楚楚只是痴痴地对着梦中那抹身影摇了摇头说:“你不懂的”

她变得更加忧郁了,尤其是当她一个人偷偷站在后台的缝隙中观望她的大英雄的时候。

敏感的蝴蝶对熊说:一定要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人类世界的警报就响了。

妖精世界的分界被逾越的事瞬间传遍了大街小巷,政府已经着手拟定通缉令,派发新型手枪要将私自过界的犯人绳之以法。

西游团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将四张符咒送到了楚楚的手里。

“这是隐形咒,说起来也有一千多年没用过了,也不知道过没过期,不过我想它应该能让你们顺利逃出去”孙悟空说。

“我们必须要走么?”楚楚问。

“这本就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这里已经一千多年没见过妖精了,对于这里的人来说,那是神话里才会出现的东西。不过你可千万别相信神话里的人妖大战会在这里重演,你们更有可能会被当作是转基因的动物放在动物园里或者是送到实验室去研究”

“那你呢?”楚楚睁大眼睛望着他。

“我?”孙悟空指了指自己:“我很好啊,我们几个很自在”

“很自在?孙悟空,不应该是这样的”楚楚咬了咬嘴唇,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似乎是用尽了一辈子的勇气:“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啊?”

“对!跟我们一起走吧!在这里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卖艺人,可到了另一个世界你就是无与伦比的大英雄!孙悟空不应该呆在这!你属于我们的世界!你应该跟我们一起回去!”

 “你…在开玩笑吧?”半晌,孙悟空说。

“你明知道我不是的!”楚楚红着眼睛,作势又要哭出来,可这一次孙悟空却推开了她。

“我不能去”他说。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在这过得并不快乐!”

“你看到我也并不快乐,为什么还要我跟你一起走呢?”

楚楚一愣。

孙悟空笑笑,指了指自己的头:“你真的觉得我是个英雄么?”

“当然了!我…”

“既然这样我又为什么要离开这呢?你觉得你眼前的一切都不切实际,但其实这才是最真实的。神话是构筑在乱世英雄的基础上的,或许我曾经创造了许多神话,但现在我并不想为了成为英雄去制造一个乱世”他垂了垂眼:“和平世界不需要英雄,最强的妖如果回到了属于他的英雄世界,他们会不安心的。这个世界上就再不可能存在一道能维护住世界和平的结界了”

“所以…你留在这,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亲口拒绝我、拒绝所有憧憬你的妖精?”楚楚不可置信。

孙悟空点了点头:“小姑娘,这是现实”

“孙悟空…怎么可能屈服现实呢…”

她喃喃着,转身奔进了乡间小路。

那一刻,在她心中闪耀了五百个年头的盖世英雄终于坍塌。

她开始无比痛恨那五百年的守候岁月,更痛恨决心要跨越那道分界线的自己。

如果她没有那么坚定,没有那么憧憬,孙悟空将会是她一辈子的英雄。

她不知道失去了信念的自己将要如何度过妖精森林里漫长的时光,也不知自己此生还有什么可以追逐,但她现在必须要回去,把她带出来的小妖精们送回家。

背上了隐身符咒之后的身体格外沉重,小妖精们奋力在乡间小路上跳动着,小心的躲避着层层叠叠的人类武装部队和红外线侦测仪,可等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越上那带着红色瓦块的高楼才发现,结界另一端的山峰消失了,无尽的黑云在结界的边缘处盘旋着、流动着,任妖精们怎么望也望不到底。

花蝴蝶颤抖的将自己的蝶粉揉成一团丢了下去,只见那点点微光在黑暗中挣扎了不到五秒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风自黑云底盘旋而至,险些把妖精们从高高的屋顶上吹落,只见那一头银色短发的妖精森林守护者正拼命的维系着自己的龙卷风对妖精们喊道:“快!快变成鸟儿跳下来!分界线就要被封锁了!”

身后传来人类的叫喊声:“快看!他们在那!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

楚楚一摸自己的后背,发现那沉重的隐形符咒竟然被大风吹走了!眼见着层层叠叠的人穿着奇怪的登山服攀上了高楼的砖墙,楚楚对着身后的妖精们一点头,便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深渊。在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的一瞬间,巨大的臂膀自楚楚的身后展露开来,将她的身体猛然向上一提,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妖精世界的地面上。

见楚楚安然无恙,花蝴蝶和小熊也依次跃下悬崖飞落而来,可大熊却望着一个个纵身的伙伴们站在悬崖边境发抖个不停:“不!我不行!我会被摔死的!”

“快点!大熊!他们就要上来了!”

“不!我做不到!”大熊的鼻涕眼泪流了满地,高高的峭壁处,已经能看见万千蜂拥而至的人类的影子。

“跳吧!大熊!我会接住你的!”森林守护者大声叫着,并努力在地上形成了一道小小的旋风。

感受着身后和两侧愈渐强烈的危险,大熊别无选择,闭上了眼睛纵身一跃,跌入了凛冽的旋风之中。

他的身后并没能展开两只有力的翅膀,一道微弱的亮光过后,一只挂满了鼻涕眼泪的大嘴猴嚎叫着跌落,竟然穿透了守护者的小型旋风!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重重的砸在山崖上,是一朵松软的云接住了他。一只熟悉的手臂从云中伸了出来,精准的揪住了他的耳朵:“不是说好了不变大嘴猴了么?”

看着被遗弃的大英雄坏笑着从云朵里走出来,楚楚瞬间瞪大了眼睛。

她好想跑过去抓着他的手问他是不是愿意跟她一起回来,或者再好好对他说一声再见。

但她没有去。

因为她看见他对着干练的守护者微微一笑,痞痞的摇了摇手指:“很厉害嘛”

向来以严肃著称的守护者悄悄红了脸颊。

然后,楚楚傻了。

她傻傻的看着孙悟空转身离去,将自己贴身携带的精灵送给了守护者;

她傻傻的看着孙悟空的精灵和守护者的精灵欢快的将修长的身体缠绕在一起,拧成了一根红蓝相间的麻花;

她傻傻的看着两个世界的分界被永久封锁,高不可攀的青山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她傻傻的看着银色短发的守护者浅笑着对大家挥手,她说:我要走了,去追逐一个人。

所有人都知道她要去做什么,所有人都曾给予她最真挚的祝愿,只有楚楚没有。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五百年的等候换来的,却是那银发女子停滞了千年的幸福。

她更不明白,为什么他宁可将信物交给一个素未平生的女子,也不愿让一个爱恋了他五百年之久的女子死灰复燃。

在楚楚无尽的痛苦与挣扎中,妖精森林的大地破裂了,无数发着亮光的毒蛇从地底的裂缝中钻了出来,一口一口蚕食了整个世界。

我在无尽的恐惧中猛然惊醒,许久没能从刚才的梦境中解脱出来,直到自己的手触碰到了完整无缺的地面,才敢相信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此时此刻我眼前的城池已经不复方才那般金碧辉煌,短小的栅栏构筑着贫瘠的城市,在这城市的路途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昏睡的路人。

我知道他们也跟我一样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着一次次的虚无,在真实的世界里获得了一次次的挣扎与解脱,但我不愿意获得梦中的功成名就,更不愿承受梦醒时分的煎熬苦痛,所以我决定要离开这里。

可在我转过头的一瞬间,我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真的走出了方才的梦境。

梦里倔强的小妖精楚楚正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站在我的面前,双颊鼓鼓的,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偷走我的梦!”楚楚质问我。

听着那分外真实的声音,我倒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我…我不是故意的!”

楚楚红着脸颊看了我半天,突然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包袱:“从今天开始,我要跟你一起走!”

“啊?为、为什么?”

楚楚鼓着脸颊:“我不放心把梦放在一个陌生人手里!所以我要跟着你,免得你去做什么坏事!”

我苦笑不得,这算个什么理由!

不过我还是答应了她结伴旅行的要求,毕竟长路漫漫有人陪在自己身边总是好的,尤其还是个妹子。

但前提是,这丫头可千万别像梦里一样执着倔强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