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那么好追,才让我可以和你共度余生

字数 3885阅读 212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北方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才十一月份就有进入到深冬的感觉。毕业后的生活显得有些单调,每天上下班,然后回家看书刷会儿微博,睡觉。

十点半的时候,放下书,洗漱、护肤。敷好面膜后躺在床上刷着微博。突然,看见这样一个热搜话题“你男朋友是用什么把你追到手的。”

看了底下的评论,心想,现在的女孩子可真是不好追。评论快刷到底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个昵称为“一碗酸辣粉”的评论“当初是她追的我,一碗酸辣粉就把我追到手了。”

看了这条评论,默默点了个赞,就点进他的主页溜了一圈,以为可以有故事可看,点进去后,却什么都没有,有些失望地摁了“返回”键。

没想到,还有和顾辰一样好追的人。随手发了一条微博,“这么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人是我想用一碗酸辣粉去追的了”,放下手机,撕完敷好的面膜,洗好脸,擦完水乳,又钻进了被窝里。

兴许,是当天的微博刷得太尽兴,令我睡意全无。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海里全是那碗酸辣粉。

“不好意思,老板,我是X大的学生,钱包忘带了,请问饭钱我可以待会拿来给你吗?”我前脚刚踏进餐馆,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同学……”老板显得有些难为情,顾辰也无比尴尬地站在收银台前面。

“给,老板!他那碗酸辣粉的钱,我替他付了。”我看向顾辰吃饭的桌子,将五块钱递给老板。

顾辰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整张脸都写着不可思议。

“我也是X大的学生,我们两个班的马克思原理是一起上的。”我两眼直视着顾辰,认真地解释着。

我知道顾辰肯定是不认识我的,向他那种处在云端的优秀者,怎么会知道我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分子。所以,很自觉地先说明自己的身份。

“哦,这样啊。谢谢同学你了,那下次上课,我把钱还给你。”顾辰很真诚地道着谢。

“我叫顾辰,你叫什么名字呀?”声音从头顶没过,钻进我的耳朵里。

觊觎了那么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叫顾辰,心里默默念叨着。本来刚开始心就慌慌的,他这么一问,内心的不安分更是明显了,脸颊的温度比七月的夏更炙热,自己都能感受到那份滚烫。

“不方便说吗?好吧,我下次一定把钱还给你,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说完,顾辰就要朝门外走去。

“林静初,我叫林静初。”他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将自己的名字吼了出来,带了几分颤抖。

顾辰回头,微微笑着,嘴角的酒窝,随着笑容被扯到了脸颊下,甜甜的,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顾辰的钱包和手机都被小偷给偷去了,他也是付账的时候才发现的。

“林静初。”下课后,我匆匆收拾着书包,准备回宿舍,抬头却看见顾辰在我的面前。

“咯,还钱。”顾辰拿着五块钱,傻傻地站在我的位置前面,那是我第一次感觉他如此可爱,完全没有别人口中的高冷。

“嗯……要不,你也回请我吃完酸辣粉。”我盯着顾辰贼笑着。

“没空吗?”我将头伸进了一些,身子略倾斜,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顾辰。

“当然……有空。”顾辰一下子笑了出来,然后走出了教室,我飞奔地跟了上去。

七月的南方是躁热的,夹杂着地面的热气,让人躁动又腼腆。我们顶着热辣的太阳出了校门,来到上次那家餐馆。老板见是我们两个,一抹奸笑,从他脸上闪过。

顾辰让我随便点,不过我还是只点了一碗酸辣粉,他也跟着我点了一碗酸辣粉。顾辰比我想象中容易亲近,吃东西的全程都没有冷场,他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时而聊到学校最近发生的大事,时而有谈到当地美食和好玩的地方。他的知识比我想象中渊博,也比我想象中平易近人。

吃完饭后,我借故自己没有带钱,让顾辰借我点钱,顺便陪我逛个超市。

顾辰并没有拒绝,而是帮我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拎回了宿舍楼下。

后来每次都这样。我在还他钱的时候,顺便请他吃碗酸辣粉,过几天再随便找个理由,再找他借点钱。

我不知道顾辰知不知道我的套路,不过他从来没有揭穿过。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会跟我讲科技,也会给我讲冷笑话。不过我这智商,一般都会让空气冷三秒,然后再呵呵地傻笑着。

我记得,有次顾辰对我说,让我每次脑袋偏转的角度不要超过黄赤交角,这样对颈椎好。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然后一直不停地傻傻点着头,之后每次都以45°角斜视他。

如果说在和顾辰接触之前对他是一种欣赏,那么跟他接触后,便是一种喜欢了。

我喜欢他一本正经中带着那么一点点莽,不会和你斤斤计较太多,绅士得一点也不死板,阳光又温柔。

我凭借着自己的小心机,和顾辰走得越来越近。每周五准时还他钱,顺便请他吃碗酸辣粉。

“在吗?还你钱。”

“在吗?请你吃酸辣粉。”

“在吗?把那天欠你的钱还了。”

“在吗,新发现一家酸辣粉馆,超级好吃,一起去?”

……

“在吗,还钱还钱。”

后来,再回头翻微信的时候,才发现我和顾辰最多的聊天记录,竟然是“还钱”和“酸辣粉”。

“林静初,你是不是想追我呀。”某个冬天,顾辰看着正在吃酸辣粉的我,一脸认真地问着。

“咳咳咳咳……”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呛得我口水和鼻涕都出来了,他一直不停地在旁边给我递纸巾,帮我擦着。

“嗯……那请你吃这么多碗酸辣粉了,能不能追到嘛?”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玩味地问着,但是心却跳得出奇地快。

“我看能。”老板突然从我们的身边走过,笑得可奸了。

“我也觉得能。”顾辰沉默两秒,看着我的眼睛,含情脉脉地说着。那是我第一次从他眼里读出“他也喜欢我”的意味。

听到这句话,我第一反应居然是哭。顾辰显然是被我这一举措吓到了,兴许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女生,他先是愣了几秒,然后才走到我的座位上,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摸着我的脑袋,一直不停地安慰着我。

等我平复了情绪过后,从顾辰怀抱里钻出来时,抬头,看见老板在窃笑。

“今天,你们俩的酸辣粉免费,我请。”老板难得一次地慷慨,我们也连连道谢。

从餐馆走出来后,顾辰牵着我的手,一起放进了他的衣兜里,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

那种温暖,之后再也没有人,给过我。

知道我和顾辰谈恋爱后,大学的室友很惊讶,有点不相信,我居然把如此高冷的他收入了囊中。但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其实顾辰一点也不高冷。

大概有的人,不为人知的一面,总是展示给特别的人看的吧。在顾辰看来,当时的我,就是他的特别,而他何尝不是。

遇到顾辰之前,我从未想过要主动追求一个男生,可遇到他之后,我只想认认真真地追他。

顾辰知道我喜欢摩天轮,某次暑假,我们都没有回家,顾辰用一个暑假赚的钱加上他平时攒的,订了两张高铁票,陪着我去了最高级的游乐园,坐着最豪华的摩天轮。

当摩天轮快到达最顶部的时候,顾辰大喊着“林静初,我喜欢你”,然后吻了我。

曾经我在书上看见说,当摩天轮到达了它的最顶端,恋人相拥而吻,他们就永远不会分开。

大学的几年,顾辰陪着我走遍了那座城市几乎所有的景点,也陪我吃了很多不知名的美食。他陪着我笑,陪着我玩,陪着我疯,陪着我哭。圆了我少女时期对爱情所有的憧憬。

如果天底下所有的有情人最后都能成为眷属,我不知道我和顾辰是不是也能如此幸运,只是摩天轮的寓言终究不能成为现实。

毕业后,我和顾辰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拼搏了一年,虽然同在一个城市,我们也很少见面。一个在城市的东边,一个在城市的西边,我们都很忙,我们一年下来并没有见到多少次。有时候也很心疼他,明明每天工作强度已经很大了,却要强拖着疲惫的身子跟我开视频,或者坐车来看我。

我突然觉得,那时候的我,对于顾辰是一个负担,也是一种阻碍。

和顾辰分手是我说的,比说在一起的时候用力。我把顾辰约到大学经常吃酸辣粉的那个餐馆。

“分手吧。”顾辰整往碗里倒着醋。

“为什么?”

“因为,你知道我是想回家的,因为你我才留在这座城市的,可现在我觉得,这样做不值得。”我竭力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不顾顾辰地挽留,先离开了餐馆。后来才知道,那天顾辰喝了很多酒,是他朋友帮他拖回家的,嘴里还一直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

而我第二天的早上便收拾好东西,就回了北方,换了张电话卡,重新生活。

分手以后,顾辰的消息被我强行剔除。三年的感情,早已经让我习惯了每天和顾辰互道早晚安,我花了半年才适应了没有他的日子。

后来,我在北方渐渐安稳了下来,进了一家还不错的国企,每天陪着我妈逛逛街,偶尔斗下嘴皮,生活很简单,也足够单调。

我妈,从小就说,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可她不知道,没心没肺的人,是因为怕爱自己的人,跟着自己痛。所以她选择,假装什么都不在乎。

我以为我和顾辰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突然我妈在屋外狂敲着门。

“静静,楼下有人请你吃酸辣粉。”

我不相信,都快十二点了,谁会无聊到请我吃酸辣粉,蒙着头打算睡觉。

“快点,下面冷,别让人家冻着了。”我妈一直不停地敲着。

我不耐烦地拉开窗帘,真的看见楼下有一个人站在路灯下,碗里上扬的热气,蒙住了灯罩上的光晕。

是顾辰,三年半不见,他依然是瘦瘦高高的,穿着我陪他一起去买的那件羽绒服。我套着大衣,立马跑下了楼。

“静初,这次换我用一碗酸辣粉把你追回来可以吗?”顾辰端着手里的酸辣粉,热乎乎地,冒着热气。

我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不知道说什么。

“我已回到了北方,现在一切都稳定了下来。”顾辰以为我是担心异地恋,连忙解释着。

我接过他手里的酸辣粉,一口一口地吃着,直到吃完,我和顾辰相视而笑。然后,顾辰将我裹在他羽绒服里,两个人从街的这一头悠到街的另一头。

北方的冬天清冷得刺人,可我却丝毫都没有觉得。最后,顾辰担心我会感冒,硬是把我送回了家。

“谢谢你那么好追,让我有故事可讲。”我紧紧抱着顾辰,埋在他怀里轻轻说着。

“也谢谢你那么好追,让我可以和你共度余生。”顾辰摸着我的头宠溺地说着。

回到家,我打开微博,准备记录下这美好的时刻,看见通知里有显示。那天动态的下方,有这样一条评论,是来自“一碗酸辣粉”的。

“这次换我用一碗酸辣粉把你追回来可以吗?静初。”

“可以。”回完评论,放下手机,我甜甜地睡去了。

原来,摩天轮的寓言是真的,在最高处亲吻的恋人,真的是可以永远在一起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儿遇到了一姑娘,是我平日里见不大着的一位同事,就突然间有些想法想记录下来。 这姑娘对谁都特别的高冷,和谁都有一种...
  • If the hero never comes to you ,God will bless you...... ...
  • Medium 卧槽,我真的强烈地感觉这道题是DFS呀,结果看答案都是BFS做的,趁机好好反省一下,最近的一次刷这道...
  • 【Bonnie.正面管教践行分享day20】 《特殊时光》我跟凸哥约定了一个“欢乐时光”,在正面管教里称之为“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