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式的孤独

月下独酌(其一)李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李白的孤独也是热烈的,大唐式的,花、酒、月、影、歌、舞,没有一点点清冷的字眼。但这正是热闹的背后,真正的孤独和清冷,正在一点点凝聚,各分散、邈云汉,笔下的热闹也消散,云汉之隔,相见无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