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偶遇,一辈子》02

3.

Y大四年--懵懂新生

(主动发给了一位朋友看,除了鼓励之外,建议给男女主角起个动听的名字。我想了好一会,始终觉得匹配不上动听,但还是给他们定个名字吧。G=陆远,S=沈梦。)

陆远站在亚洲第一长教学楼前请师兄拍了一张照片,这是军训开始前一天。他单单瘦瘦,和旁边的同学比起来黑许多;一件老式的条纹衬衫是父亲衣服里比较新的一件,临出发前父亲送给了陆远,穿在他身上略有点大,但由于他太瘦了,风一吹过,布料在他身上飘飘荡荡,越发显得单薄了;1米七八的身高看上去有1米八似的。这是张很珍贵的照片,陆远洗出来第一时间寄回了家。父亲刚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收到了这张照片,一直珍藏到陆远娶妻生子。

军训结束的当晚,班里的同学们聚餐已经喝的七七八八了,陆远却心事重重。父亲临走前把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都给了陆远,自己只留了买火车票的钱。但这几百元在这么个沿海城市,就算陆远每天只吃食堂,也很快就捉襟见肘了,更别说参加学院和社团组织的各种活动了。看着欢闹的同学们,陆远琢磨着怎么给自己挣点生活费。他想到这几天好几个女同学在讨论,去哪里买自行车。在这所大学里,自行车是几乎人手一辆的,方便宿舍、教学楼、图书馆之间的往来。但大一新生们不熟悉附近的情况,怕出去买车被宰。于是,陆远第二天在宿舍一片鼾声中起了个早,将学校周边的自行车店都摸了一个遍。陆远自小为了补贴家用,做过各种活,卖冰棍,卖青菜,卖玉米,也帮着家里去买过砖头,沙子,还去水泥厂,砖厂做过小工。所以这买卖的门道,陆远是无师自通的。逐一了解情况之后,陆远看中了其中的一家。这家店面虽然不是最大的,车的款式也不算多,但老板也是个年轻人,店里的车的款式都比较新颖,还都是永久牌,质量有保障。陆远表示可以带同学们一起来买车,要求老板不宰客,给同学们实在的价格。老板自然也很高兴,不用出门揽生意就有大单子上门,学生们一般买完车也不会有太多麻烦事。于是就很爽快的和陆远谈妥了价格,并且还答应如果能卖出十辆车,每辆车就给陆远20元的介绍费。第二天陆远就带着几个女同学还有位男同学一起来挑车,大家很快选好了满意又实惠的车子。回到学院,更多的同学听说陆远能帮忙砍价买到自行车,都请他帮忙。这样两周的时间,陆远既帮大家解决了买车的烦恼,又为自己解了燃眉之急。

沈梦则开始了无拘无束、偶尔放肆的大学生活。和陆远相比,沈梦没操心过生活费的问题。母亲还是像以前一样交给她一张银行卡,里面母亲会准备足够的钱。沈梦从读高中以来都是自己需要用钱了,就自己从卡里取钱。那时候还不流行刷卡,所以沈梦大概每两周取一次钱,是个很乖的孩子,从不乱花钱。沈梦的心思还是在功课上,刚开始时,她还尝试象高中时代一样规规矩矩的预习,听课,复习。可是习惯了按部就班上课的她,根本不适应大学快节奏的学习。往往她预习的几页就被教授几句话讲完了,第一次有听天书的感觉,沈梦都傻眼了。一个星期下来,沈梦落下了一大截功课。更要命的是,沈梦原来深爱的专业课现在变了脸一般,怎么也看不懂。她渐渐地连功课也都做不出“正确答案”,以至于她很怀疑自己为什么要读这个专业啊!慢慢的放弃了原则,和大部分同学一起抄功课,每次上专业课,教授在上面讲的热乎,下面抄的卖力。讲的差不多的时候,抄功课的同学还在奋笔疾书,才能赶在下课前抄完。沈梦每次边抄边想,“呵呵,真可笑,从来没抄过功课的她,难道要抄四年吗?”除了叫人头疼的专业课,大学语文和大学英语反倒叫沈梦觉得没什么难度。反而是高等数学又跟她这个理科生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大学第一学期,沈梦头一回挂科,就栽在了这高等数学上。以致若干年后,工作中的她紧张焦虑的时候,仍会梦见如何紧张忐忑准备重考高等数学,那种没底气又要硬着头皮上的感觉,沈梦再也不想经历了。

陆远也不例外,操心生活费之余,功课是落的很多。和沈梦一样是理科生,一样有压力重重的专业课,一样在第一个学期挂科了。不过挂在了大学英语。不仅如此,此后的英语四级陆远也一路红灯,直到毕业前才拿到勉强合格的四级证书。这件事,后来一直被沈梦嘲笑。说回来,陆远英语差也是有原因的。身处内陆,本来英语起步就晚,学习的方式也是违背语言的学习规律,主要是靠背下来的。大学英语分班时,陆远直接分到了慢班,但依然没适应大学英语自由奔放的教学形式。不过陆远很快就做了取舍,在确保能毕业的前提下,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在功课上了。他要把主要的时间用在做兼职,还有,他立志做一个销售,他要丰富自己的社会经验。所以功课方面,陆远一路走的是跌跌撞撞。但在社会实践和社团方面是丰富多彩。帮同学买自行车后,又帮同学买电脑;平时做学院助理,周末做家教。参加了新成立的社团职业协会,社团很新,只有几位大二师兄。但陆远觉得这个社团和他对味,虽然只能从小干事做起,但他忙里忙外的乐此不疲。

但不管是哪类新生,都有一个地方在夏天爆满,那就是图书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