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挟天子令诸侯”反被诸侯攻击,“挟天子”真正好处是这两点

三国里经常有人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挟天子”真的能“令诸侯”吗?“挟天子”到底厉害在哪儿呢?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下这个问题。

曹操“挟天子已令诸侯”

什么叫“挟天子以令诸侯”

三国时代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是指建安元年 (公元196年)9月,曹操“请”汉献帝迁都许昌,把皇帝控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当时的历史背景是这样的:董卓被杀后,政局混乱,中央最高权力频繁更迭,董卓旧将郭汜、李傕作乱,汉献帝仓皇出逃。后来几经周折,皇帝勉强回到洛阳,但洛阳已经被彻底破坏了,城市荒芜,宫殿烧尽,百官朝见皇帝都只能站在荆棘野草中。而且还没吃的,尚书郎(相当于各部委的处长司长)都只能出去自己找食,有的甚至活活饿死,可见其惨。当时汉献帝也想让各地诸侯来帮忙,比如就曾经召唤过吕布。但没有人响应,因为大家都忙着抢地盘呢。

就在这种背景下,荀彧向曹操提出了“挟天子天子已令诸侯”的战略。

荀彧向曹操提出“挟天子”的战略

懂故事思维的荀彧,先给曹操讲了两个历史故事:晋文公纳周襄王和汉高祖为义帝发丧。

有人可能对这两个故事不太熟悉,我这里简单地讲一下。

晋文公纳周襄王的故事是这样的:公元前636年,周襄王弟弟王子带盗嫂事发,戴了绿帽子的周襄王和王子带发生火并。王子带联合狄人攻周(放现在就是“周奸”),周襄王大败,跑到郑国,向诸侯求救。晋文公出兵护送周襄王回到了周都洛邑,并杀死了王子带。周襄王大为感动,把河内、阳樊两地赐给了晋国。

汉高祖为义帝戴孝的故事是这样的:秦末项梁起兵,立原来楚国的贵族熊心为楚怀王。项羽势大后,想除掉熊心自己说了算,就假装尊楚怀王为义帝,暗中却让英布将他杀死。后来刘邦要和项羽开战,为了把争霸战争罩上正义的光环,就让三军为义帝发丧,号召各路诸侯共同讨伐叛逆的项羽。

刘邦为义帝发丧,让自己的争霸行为罩上了正义光环

讲完这两个故事,荀彧说,晋文公和汉高祖做了这两件事后,天下归心,所以别看现在“天子蒙尘”,但大家还是以汉室政权为正统的,皇帝还是有号召力的,所以“挟天子”就能够起到三个效果:“奉主上以从人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天下,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

曹操听了很开心,于是就发兵洛阳,把汉献帝弄到许昌去了,这就是“挟天子已令诸侯”。

天子“挟”了,但诸侯却“令”不了

曹操“挟天子”后,真地就“令”了诸侯吗?并没有。

曹操把汉献帝弄到许昌后,袁绍立即就看透了曹操的战略,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挟天子以令我乎?”

向来后知后觉的袁绍,为啥这次反应这么快呢?因为袁绍的谋士沮授早在兴平二年 (公元195年)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战略。

当时沮授说: “今州城粗定,兵强士附,西迎大驾,即宫邺都,挟天子而令诸侯,蓄士马以讨不庭,谁能御 之 ?”意思是说,我们把汉献帝弄到邺城来,然后号令诸侯,谁能抵挡我们?

沮授曾提出“挟天子”的战略,但袁绍没有采纳

但沮授的建议因郭图、淳于琼反对而作罢,反对理由是,“汉室陵迟,为日久矣……且英雄并起,各据州郡,连徒聚众,动有万计,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意思现在英雄并起,枪杆子里出政权,谁还会搭理一个苟延残喘的汉献帝呢?

从纯军事角度来说,郭图和淳于琼的看法是没错的。所以袁绍不但不打算听曹操的号令,后来还起兵攻击曹操,“以审配、逢纪统军事,田丰、荀谌、许攸为谋主,颜良、文丑为将率,简精卒十万,骑万匹,将攻许 。”

其它主要诸侯和袁绍差不多,同样不鸟曹操。

公元197年,也就是汉献帝迁都许昌后第二年,张绣反曹。这次战斗中,曹操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阵亡,曹操自己差点都被弄死。

同一年,袁术称帝于寿春。袁术连皇帝都不认了,何况曹操?

公元200年,孙策秘密计划偷袭许昌,但遭遇许贡家客的刺杀后身死,偷袭计划没成功。

公元207年,曹操北征乌丸乌丸,刘备撺掇刘表趁许昌空虚,偷袭曹操。

……

当时情况大致如此,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诸侯根本不搭理曹操,反而说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

“挟天子”真正厉害之处:政治伦理优势和人才优势

曹操“挟天子”虽然没能“令诸侯”,但却给他带来了另外两个优势:意识形态优势和人才优势。这两个软实力最后转化为硬实力,让曹操终于成为三国游戏中最强玩家。

第一,“挟天子”让曹操占据了政治伦理高地,抬高自己,打压敌人。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儒家文化得到强力推广,其意识形态在两汉三百年获得了官方和民间普遍认可,“忠孝仁义”成为人们共同信仰和行为准则,变成了一种巨大的社会力量。

而“忠君”这一条,在所有行为准则中占据最高的地位。所以,我们在读《三国演义》或者《三国志》中,经常会看到某大臣说这样的话,“某祖父累食汉禄,安肯负之?”意思是我祖祖辈辈都是汉臣,怎么能背叛皇帝呢?也正是这个原因,羸弱的汉献帝依然能够得到很多大臣的拥护,有很多人甚至为了他不惜牺牲生命。

羸弱的汉献帝,在士大夫眼中依然是天下共主

而曹操“挟天子”后,至少在表面上,就获得了辅佐天子之“名”。儒学还被称为“名学”,强调名正言顺,这样曹操“挟天子”后讨伐其它诸侯,就占据了政治伦理的高地,有了意识形态上的优势。比如刘备就曾说过,“操虽汉贼,但托天子明诏,正进四方,名正言顺。”

这种情况下,对抗曹操就等于对抗天子,是一种“逆道行为”。这让曹操的反对者们总是感觉束手束脚,没等打仗呢,在舆论上和心理上已经先输了三分。

比如曹操和袁绍开战。曹操一方的谋士荀彧认为,曹操“奉顺以率天下,此义胜也”。而袁绍的谋士沮授却沮丧地认为:

“夫救乱诛暴,谓之义兵;恃众凭强,谓之骄兵。义者无敌,骄者先灭。曹操奉天子以令天下,今举师南向,于义则违。”认为曹操是奉天子顺义而为,是“义兵”,而袁绍攻曹是“恃众凭强”,“于义则违”。

曹操讨伐孙权时,孙权手下张昭也说: “曹公,豺虎也,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今日拒之,事更不顺。”

张昭也看到了“挟天子”在政治伦理上的优势

后来诸侯们为什么都说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或者在打仗时假托“衣带诏”?其实无非是为了在政治伦理上有一点对抗能力。

第二,“挟天子”让曹操以东汉政权的名义吸收了大批人才。

我们都知道,三国时曹操手下人才最多。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曹操“挟天子”后,大量一心向汉的人才主动投奔曹操。

因为虽然汉室式微,汉献帝只是个牵线木偶,但只要皇帝在,他就是士人心中的正统。很多人愿意投靠曹操,不是看中曹操这个人,而是为了在名义上的效忠汉室。

比如,曹操“挟天子”后,立即就有一些避乱荆州的士人北上投靠曹操。史籍记载,“颍川杜袭、赵俨、繁钦避乱荆州,刘表俱待以宾礼……及曹操迎天子都许,俨谓钦曰:曹镇东必能匡济华夏,吾知归矣!遂还诣操。”许靖当时流浪在交趾(广东到越南北部一带),听说此事,写信给曹操,要不远几千里去投奔。

心系汉室的荀彧,却为曹操服务

另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曹操手下的“最强大脑”荀彧。荀彧的厉害,大家都知道,他号称“曹操之子房”(曹操的张良),是曹操统一北方的最大功臣之一。

除了在战略战术上的谋划外,荀彧凭借这自己在行业里的影响力,为曹操推荐了很多的人才,比如荀攸,锺繇、郭嘉、杜畿、陈群、司马懿、郗虑、华歆、王朗、荀悦,戏志才等等。这些人都是因为荀彧,才在曹操阵营中崭露头角的。

但荀彧辅佐曹操,其实是为了匡扶汉室,后来他反对曹操进爵魏公,触怒了曹操,不久后忧虑而死(也有说是被逼自杀),就是明证。(除了荀彧,还有孔融、许攸、娄圭等人,都是身投曹操,心系汉室。)

历史学家田余庆先生也认为:“在对待东汉朝廷和汉献帝的问题上,他 (荀彧)自觉不自觉地保留着大族名士的感情。他劝迎天子,更多地是为了 ‘乃心王室 ’ 而不是着眼于壮大曹操势力 。”

但以荀彧为代表的这些人才,主观上效忠汉室,客观上却增强了曹操的实力,并帮助曹操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这正是“挟天子”的厉害之处。

小说中关羽降汉不降曹,却依然为曹操斩颜良诛文丑

《三国演义》中有一段故事,生动地展示了“曹”与“汉”的关系。关羽号称“降汉不降曹”,曹操就说“吾为汉之元勋,汉即吾也”,意思是你名为降汉,事实上还不是为我曹操效力?

真是赤裸裸地讽刺啊。

曹操有句名言,“不可慕虚名而处实祸”。这句话用来概括“挟天子已令诸侯”的意义,再恰当不过。乱世生存,实力永远是第一位的,曹操“挟天子”,可不是一种务虚行为,而是让延揽人才和打击异己都变得名正言顺,真正地提升了自己的实力。

参考文献:

罗贯中:《三国演义》

陈寿:《三国志》

洪卫中:《论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文化内涵 》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

张继刚:《曹操 “挟天子以令士人”论》

田余庆:《曹袁斗争和世家大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