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风雨》——第九章 相遇不识

出了家门,窦又沿着青槐街一直向东走去,在青槐街和绿杨街的十字口,他正要左拐时,一个匆匆忙忙的嫩黄色身影一下子从绿杨街里窜出来撞到了自己的身上,窦又还没开口,那个嫩黄色身影边说sorry,sorry,边绕过窦又朝青槐街跑去。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窦又心中疑惑:扫瑞是什么意思呢?难道那个嫩黄色身影是胡人?不对,胡人的话语曾经金伯伯(窦又父亲的胡人鉴宝师朋友金真耶)也教我说过,似乎不是这样说的。窦又想不通就索性放在了一边继续走,在绿杨街他雇了辆马车朝长安城南的乐游原走去。

乐游原是长安城内的一处高塬,文人墨客喜欢聚集之地,也算是一处名胜之地。很快车夫就将马车停在了乐游原门口。窦又付了车夫马车钱就朝乐游原里走去。刚进大门不久,窦又就看到了一边的石壁上刻着一首诗:

《乐游原》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窦又对李商隐的名字并不陌生,他读过李商隐的不少诗作,可今日,唯有觉得这首诗特别符合他此时的心情。不由得边吟诵边继续朝原内走去。

那个嫩黄色的身影的女子便是须语,这一日,她匆忙赶往西市去喊自家爹爹回家吃饭,因为今日是她爹爹须勇三十八岁生辰,她和娘亲在厨房做了很久做了水果蛋糕,正要去请爹爹回家过个与众不同的生日,在绿杨街和青槐街十字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大约已过束发之年的俊朗男子,她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sorry,sorry。等跑远了才想起来似乎这样说很奇怪啊!唉!灵魂毕竟是现代的,习惯是顶可怕的东西,要想改掉在现代时的口头习惯还真需要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啊!

这一日窦又在乐游原找了一处人烟稀少的高地,心情郁郁的,一直坐到天黑才回家。
这一日是须府三喜临门的日子。一喜:须勇三十八岁生辰。须语给自家爹爹过了个特别与众不同的生辰——完全现代版的生日:点蜡烛,唱生日快乐歌(自然只有须语一个人唱了中文版的又唱英语版的,要不是须勇制止,估计韩文版的还要唱。),许愿,吃蛋糕。二喜:须灵婚事已定。三喜:须凝的婚事也已经在商定。本来还嫡庶斗个不停地须府,因为须灵找了个富商之家,须凝找了个小官之户,而让赵氏和王氏也歇了和须语母亲争斗的心思。只想着赶紧好好筹备自己女儿的婚事。因为须语做了蛋糕,也让须灵和须凝惊讶不已。亲热地喊着妹妹要学习做蛋糕。因为须灵和须凝的话语以及她们那种艳羡不已的眼神、直呼好吃的不要不要的样子,让须语不由得想到:其实,我可以将现代的一些美食甚至服饰等引进在大唐啊,自己将来在西市,甚至东市来做一番大事业吧!正因为这个决定,让后来的须语这一生过得精彩异常。当然这是后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