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动的人,说好看的故事

作者:涯大王

Priest创作的《有匪》是一部非典型的武侠作品,也是一部非典型的言情作品。不过在我看来,它称得上是一部成功的网络小说。因为它至少做到了以下三点:

首先读完之后有怅然之感,像是与一位老友分别。这是作者的功力,小说本身构成了与读者的共情。让读者虽是看客,但又仿佛走入小说,与书中人物同悲同喜,携手走过一段时光。

其次就更直接,看完就想把它分享给别人,想让更多人看到、知道,感受到它的好。这是我自己从感官上简单粗暴的评判一部小说的优劣标准。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最后一点:可以让人对对书中人物念念不忘,想知道他们的后续,即便是一个小配角,也期待她或他的故事。作者把小说中每一个人物都赋予了生命力,即便是配角,也是有生命力,有精彩,有爽点,有故事的。下面我们不妨对《有匪》的人物做一个简单的评价:

第一 是人物形象的设计。人物是构成小说的基点,没有人,谈何小说?小说实质上就是人的故事。评判一部好看的网文,首先要从它的人物来说。《有匪》的人物好,好在哪里?生动形象!网文的一大特点是人物扁平化,标签化。比如说女频界的“霸道总裁文”。男主个个都帅气多金,温柔霸道,这就是作者意淫出来又供读者意淫的产物。不具备文学性艺术性的欣赏价值,唯一的功能大概就是看起来比较爽。《有匪》的出场人物,是“活色生香”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有特点,有其丰富的精神内核。

比如说山川剑之子殷沛,他人品恶劣,武功稀松。先是认贼作父投入郑罗生帐营,后又自甘堕落,请虫上身,直至成为涅槃蛊的傀儡,人不人鬼不鬼。可他的身世同样让人唏嘘,亲生父亲是宗师级的武林高手,家学渊源,受人瞩目,然而却被宵小所害。父亲的死亡,甚至还和义父有间接的关系。所以起初他的出场,并没有让人恨之入骨。但随着事态的发展,他的狠毒无耻让人把因他身世而起的怜惜逐渐消除殆尽。

直到最后一刻,他如疯魔般冲出来与七星之首同归于尽,这一切才有了解释。家族一朝被毁,想报仇又没力量,所以另择路而行。哪怕是邪魔歪道,哪怕被天下人不耻,背尽骂名都在在所不惜。然而请别叫我的名字,别道出我的身份。直到手刃仇人,终于完成了为人子的使命,终于可以嘶吼的报出自己的家门。原来父亲的荣光,一直在心间不曾遗忘。

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他的所作所为都有了立场,他的所思所想,有丰富的精神内核,也符合人物身份的逻辑。这是一个塑造的成功切极具价值的人物。甚至他的事迹单拎出来,也可自成一体。《有匪》中像他这样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与黯然,所以一群人就组成了《有匪》庞大的武林群像。形形色色的江湖人,惊心或无奇的江湖事,侠骨丹心,儿女柔情,构成了《有匪》的江湖。

第二是人物形象的塑造。有些人是靠写出来的,有些人是自己活过来的。网文描写人物时,有很大一部分是靠作者堆砌出来的。作者在行文初试,就迫切的把人设讲出来,她(他)的容颜怎样怎样,她(他)的性格怎样怎样,好像再不说就来不及了。这是作者强行加注的人物概念,是利用作者的辞藻堆砌出来的人物。而有力的塑造,往往是无形的,通过事迹和细节,润物细无声的将一个人雕刻出来。这个过程是悄悄进行的,及至某个时刻,作者只是讲“有个人怎样怎样”,你就能知道这个人是谁时,这才是作者把人写活了。

比如说《有匪》中的杨黑子——杨瑾。他来自苗疆,使一把雁翅大刀,端的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作者从没有直接用笔墨来描写杨瑾的性格,首次出场携一份满是别字的战书与周翡比武,后来周翡前往齐门时的假意推辞也完全不懂,齐门山谷中用抽签来决定是否救人,烟雾弹失灵直接冲入战场等等,通过这些情节的描述,杨瑾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而他来自苗疆,却大葱与人参都分不清楚,看见蛇一蹦三尺高,这种身份的矛盾性,又令他这个人物增添了不少趣味。又借爽朗妹子李研之口道出一个“杨黑子”实在是妙笔。自此,一个热爱武艺,性格憨直的黑郎君已栩栩如生。这种借情节与书中人物之力的描述,完成了人物形象的统一性,没有生硬之感。作者笔力可见一斑。

第三是作者的文笔。作者Priest文笔已经有很多读者谈到了,从不浓墨重彩去描述,看似轻描淡写的几笔,一个形象便跃然纸上。她下笔似乎总是很克制的,短短六十几万字,几乎每一处都刚刚好,不会用力过猛也不会含糊不清,人物形象也不会因吐槽或变故而走形。而每人对现状的感慨,比如吴楚楚谈起娘亲曾经说过的话,白先生的叹息,段九娘的“你为何习武”,还有谢允对周翡说的话,其余人等的所思所想,虽然都是作者的思想投射,但都立足于人物本身。她写江湖传承已断,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写谢允的身世,写周翡的所见,似乎比起悲痛欲绝,更多的是唏嘘感怀,沉甸甸地压在心里,最终只能叹息几声。比如段九娘一节,看到最后只觉得心口发堵,怅然若失,却无法痛哭流涕。

在本书中,主角周翡家里有暴躁老娘,有病弱老爹,有心机表哥,有傻白表妹,更有一大山的亲朋好友。在十四岁那年之前,小姑娘心里除了刀,还有那么一点鸡零狗碎的烦心事外,日子还算是过得无忧无虑的。直到首次见到夜探四十八寨的谢允,第一次知晓离别滋味,从此,她与四十八寨的那一方小小天地,就被打破了。

据说天下江湖有高人,说的是“双刀分南北,一剑定山川,关西枯荣手,蓬莱有散仙”, 周翡的外祖父,便是那一把南刀。十七岁那年周翡首次得以跟着长辈出山入江湖,历经生死磨难,在滚滚红尘里打了几个滚翻了几个跟斗,方才知道自己手中提着的这把刀,究竟有多重。

其实有匪在我心里也并非完美无缺。国仇家恨,庙堂江湖,有匪的故事也终究离不开那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然而如此大的背景之中,主角等人的身影如此小,却硬生生撬动了整个天下,感觉还是有点怪的。不过也没关系,毕竟这个故事主要还是围绕着周翡的成长,我总觉得Priest的文就是一碗鸡汤,当然这鸡汤和外头无证小摊贩的所谓鸡汤有着云泥之别。她的文中实际上是有着许许多多的感悟的,然而这感悟非但没有说教之感,反倒是让人生出唏嘘共鸣。

网友短评:

流浪的意义:没想到我居然在一个女作者的笔下依稀看到了我第一次接触武侠作品时候心中憧憬的那个江湖。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有少年子弟江湖老,有刀尖永远向前的义无反顾,也有心有所系的优柔寡断。千金难当君子一诺,一杯酒的友情也可以凿穿一座城池。幽默不低俗的文笔,优秀的情节和节奏以及几乎无可挑剔的人物刻画。不过看完之后还是要感慨一下,就像那些故去的江湖豪杰一样,武侠作品作为一个文学题材的辉煌时代真的已经过去很久了……

男人一生都是少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大概也算是一本升级流爽文,周翡下山开始一路触发剧情,遇到各种贵人相助,即便是实力悬殊的战斗也能凭借技巧和机缘逢凶化吉,还是有点开挂的嫌疑,可这么顺着“前一代人的恩怨情仇”这样的线索下来,倒也不算失了逻辑。从无锋、无匹到无常,破雪刀的传承隐隐让我看到一些传统武侠的味道。人物塑造是一个挺出彩的部分,从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却永不服输,倔强坚韧的女主周翡,到文中出场的一干配角,“芙蓉神掌”花正隆、北刀传人纪云沉、“枯荣手”段九娘、蔻丹,每一个人物都有血有肉,支撑起这些血肉的,正是每一个身上藏在心中的往事,他们不单单是女主成长道路上的助力、铺垫,更是另一个花团锦簇的江湖的一部分,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中地地道道的主人公,能写好群像的作品,一定不会差。

清远君:有些人穷尽心思,但读来味同爵蜡;有些人随手勾画,就已动人心魄。破开了虚与实的界限,打通了具象与抽象的鸿沟,将虚无缥缈的概括性描写具象为一个个譬喻、拟写,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语言中的“生动性”和“幽默感”。关键还是信手拈来,丝毫不造作,这就是传说中的语言天赋啊,这样的作者就是所谓的上天赏饭吃,不服不行。到《默读》时,这种印象更深刻了,所以每当读到类似的地方,我心里总在感叹,看,Priest又扭起小屁股了……

匿名读者:这本书读来就像一块精心腌制后小火慢炙而成的肉排,每咬一口都鲜嫩无比却又紧致有力不松散,肉筋的部分被好好改刀划过好嚼不费牙,肉汁带着似有似无的香料气息,轻巧又清浅的调味却有惊喜,恰到好处的盐分和微微的焦边,一边觉得被美味吸引着大口吃下,一边又觉得舌头上触感实在过于美好以至于不舍得吃太快,咬到嘴里还要好好多嚼几遍,心里想着一定要现在再点一份,过两天还要再来吃。文写得举重若轻,成熟老到,流畅轻快,透着恰到好处的诙谐,发重要配角的便当干脆有力,戳心戳肺又有袅袅余烟,可是余韵仅到本章结束,下一章一开始又是新的剧情,连续读下来总不禁有点怅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