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红颜 | 宣姜 :背负两千多年的淫乱之名,谁能解我心底里的伤?

字数 5029阅读 3004

文 | 风的衣裳

之前写了庄姜和文姜,甚至还有提到哀姜,常有读者问我,怎么这么多“姜”啊?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开始正文之前,让我们先简单聊一聊春秋时期跟人名有关的话题。

我们知道,姜子牙是齐国开国之君,春秋时期的这些姜姓女子都是姜子牙的后代。当然了,男子也是,只不过男子多用氏来称谓。

春秋时期,姓和氏是分开的,姓区分血统,氏标明贵贱。姓氏有别,男女有别,贵贱有别。普通人在春秋时期一般没有正规的名字,而在上层社会,氏用于男子称谓之首,姓则用于称呼女子。

周朝有“同姓不婚”之制,所以女子都以姓相称,即便贵为公主,一般也并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是结婚后在姓前冠上跟夫君有关的字来形成自己的名字。比如“庄”姜是因为嫁给了卫庄公,而“息”妫则是因为嫁给了息侯。

而文姜则不同,她是因为非常有才华,被后世称为“文姜”,意思是有才华的姜姓女子。由此可知,即便在古代,才华之于女子也是一种特别的存在,文姜这一称谓,就是一种殊荣。

书归正传,今天这篇文章,还是要写一名姜姓女子——宣姜。为什么我对这些“姜”情有所钟呢?因为齐国这些姜姓公主个个不一般,不仅貌美如花,而且都很有才能,要么文采飞扬,要么韬略非凡。

其实历史上有两位宣姜,她们都是来自齐国的女子,也都曾嫁给卫国国君。两人生存年代相差一百多年,姑且称她们为大小宣姜,她们都曾荣极一时,只是小宣姜结局很惨,今天我们说的是大宣姜。

宣姜和文姜是齐国王室的一对姐妹花,她们是齐僖公的宝贝女儿。上天赋予了姐妹俩无与伦比的美貌,齐国本身又强大,这对姐妹花便成为众诸侯国争抢的首选联姻对象。

挑来选去,绣球抛给了卫国太子——公子伋,他是春秋时期出了名的大帅哥,人品也极佳,是很多少女心中的偶像。

佳期已定,宣姜的一颗芳心开始怦怦地狂跳起来。出嫁那一天,宣姜一路上憧憬着未来的生活。虽说离开家园很留恋,但是一想到那么可心的夫君,又让她无比开怀。

可是,她却没有到达卫国的皇宫,反而被接到了黄河边上一个新建的宫殿举行结婚大典。不谙世事的少女并不懂得这么多,只想着一切都按照卫国的风俗来办吧。

当晚,她才惊觉与她洞房的哪里是传说中相貌俊朗温润无双的少年,却是一个面目丑陋的老头子,她哭泣、反抗,却如羔羊落入豺狼之口。

这个新郎是谁呢?他是卫国国君卫宣公,也就是公子伋的父亲。原来,这是一场闹剧和骗局,做局的是卫宣公,而宣姜和公子伋都是受害者。

卫宣公最初确实是派使臣为太子求婚,但是当使臣回到卫国,将宣姜的美貌如实地汇报给卫宣公后,他便动起了歪心思。他想,如此佳人,何不留给自己享用?公子伋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找美人,而他还能有多少时日享受人间美色呢?

于是,一场阴谋便酝酿出来了。

大婚前夕,他借口将公子伋打发到宋国“出差”,而他就在黄河边建了新宫殿,史称新台。一切就绪后,他前往新台迎亲,于是,儿媳变成了夫人。

可怜宣姜这个如花公主,就这样沦为禽兽不如的公爹的美眷。

其实,卫宣公能做出这种事情太正常不过了。他是有前科的,可以说他是一个无才无德的色鬼,一直都是。在他还未当政时,便喜欢上父亲卫庄公一个漂亮的小妾——夷姜。夷姜也是来自齐国的美人,被他几番勾搭终于得手。卫庄公死后,他也一直和夷姜保持来往,还生了公子伋。

公子伋小名叫急子,顾名思义,他是名不正言不顺地来到了世上,让人着急啊。卫宣公将急子托付给别人抚养,后来又生下公子黔牟和公子顽。

庄公死后桓公执政,不久便被公子州吁杀害夺了位,而州吁因为人品不好也被人诛杀,天上掉王冠便砸到了卫宣公头上。他一即位,便娶了夷姜,他本有正妻,但因为夷姜,正妻被弃。从此,夷姜坐上了夫人的宝座。那个时候,卫宣公也很爱夷姜,甚至将他们之前的私生子——公子伋立为太子。

因为夷姜长得美,所以公子伋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俨然春秋第一公子。也正因为此,便埋下祸端,因为公子伋的美,深得齐僖公和宣姜的心,千挑万选才选定他,哪知后来竟落入老色狼之口。

宣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消息传到齐国,齐僖公大怒,他的宝贝女儿竟然被禽兽公公给骗婚,他心疼啊。暴怒中他想发动战争,可等静心细想,却又按兵不动了。

他的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卫国国君一夕之间成了他的女婿,他赚大了。虽说公子伋已经被立为接班人,只是世事变幻无常,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呢?况且,卫宣公理亏啊,将来有什么事情还不是得看他这个老丈人的面子?

于是,他想着既然木已成舟,便心安理得地当起长辈来。尽管女婿的年龄与他相差无几,虽然老了点、丑了点,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权利才是最重要的。

看吧,权衡之下,宣姜也失去了父王这一靠山。她本以为父王会为她做主,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无尽的等待中她渐渐死了心。

卫宣公得了宣姜,便将夷姜抛之脑后。所以什么情啊爱啊的,没遇到更好的之前,卿卿我我好亲热,一旦有更好的出现,从前的种种便不复存在,这便是人性啊。

卫宣公乐不思蜀,竟然就在新台安营扎寨了,整天抱着美人不撒手。很快,宣姜相继生了两个儿子——公子寿和公子朔。

后来,卫国民众为宣姜惋惜,觉得这样一个大美女竟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便流传下一首《国风·邶风·新台

新台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意思是新台虽然巍峨壮观,粗席与宫殿相比就显得粗鄙不堪了,暗讽卫宣公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

有了新的美人和新的公子,卫宣公渐渐地冷落了公子伋。他自知理亏,另外给公子伋安排了一门婚事。当公子伋从宋国回来,发现妻子竟然成了父亲的女人,一时也无法接受,但是他生性温和孝顺,在父权的统治之下也无可奈何。

只是这之后,公子伋便沉默寡言起来,尤其是见到宣姜便不是滋味,其实这太正常不过了。可是他老爹却越来越讨厌他,总怕他日后会报夺妻之恨,将他当作眼中钉。

公子伋真是一个悲情之人啊,怨只怨他有这么一个无耻的父亲。宣姜的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公子伋本性善良,非常疼爱他们。只是这两个孩子秉性不同,公子寿品性良善,与公子伋非常要好。而公子朔却心理阴暗,他不喜欢伋也不喜欢寿,还嫉妒伋与寿的感情。

朔经常在宣公和宣姜面前诋毁寿和伋。宣姜心里对伋还有感情,尤其见伋是这样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后更是伤心不已。她曾向伋示好,只是伋一直恪守着道德伦理底线,时常躲着她,她心里渐渐由爱生恨。

时间久了,她相信了朔,她觉得公子伋肯定会怨恨她们母子,一旦伋当政,她们便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于是,也便跟卫宣公说起了伋的坏话来。

卫宣公本来就对伋有了戒心,听到美人的话更加生气。他将夷姜叫到跟前,责骂她教子无方。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教子又何尝是她一人之责啊,况且伋何错之有?夷姜本已失宠,如今见他变本加厉,再无往日温情,心灰意冷之下,当晚便自缢身亡。

真太不值了,她死了也未挽回男人的心,反倒令他感觉晦气。所以说男人一旦薄情起来,是比寒冰还要冷漠的。他逼死了夷姜,也没有放过她的儿子。

他给了公子伋一面白色的旌旗将他派往齐国,并命令几名杀手冒充强盗,让他们事先埋伏在边境莘地,等见到拿着白旗的伋就杀了他。

真是太歹毒了,这是什么父亲啊。

本以为天衣无缝,不想却被宣姜告诉了公子寿。史书上没有说宣姜出于什么心理,难道说宣姜终究不忍心伋被杀害吗?女人的心事你别猜啊。只是她不知道,这让她同时失去了两个挚爱之人。

寿急忙去找伋,可是伋认为父命大于天,即便受死也要完成使命,真是愚忠愚孝啊。他一心赴死,却不想竟然搭上了寿的命。

寿无奈,借送行之名将伋灌醉,抢先一步拿着白旗赶往莘地,杀手们以为是伋便杀死了他。

伋醒了,不见了寿,也不见了白旗,便明白了,赶忙快马加鞭去追赶,却看到了刚刚被杀死的寿。伋悲痛欲绝。

他万念俱灰,请求杀手杀了他,杀手一看杀错了人,便又残忍地将伋杀死回去复命。

百姓有感于兄弟二人情深,作诗一首,收入《诗经》: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宣姜和宣公得此噩耗顿时背过气去,尤其宣姜是受了朔的谗言和蒙蔽,将曾经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害了不说,还连累了自己的儿子,一时间心如刀绞。

而卫宣公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儿子也是后悔不已。

这可乐坏了朔,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知是否遗传了父王的无耻和残忍,那么小就如此毒辣。两个哥哥都死了,真是意外之喜,本想着除去伋,却不成想一石二鸟,竟然寿也死了。母亲又那么得宠,将来的王位唾手可得了。

卫宣公经此打击一病不起,生命之火越来越暗,不久后终于熄灭了。他作恶多端,也是活该,却苦了宣姜和死去的两个孩子。

朔即位后,德行不能服众,不久被赶下台。他逃亡齐国,伋的弟弟黔牟即位。此时齐僖公已死,齐襄公当政,八年后,齐襄公助朔复位,但是政权不稳固。齐襄公派人出使卫国,一是不忍妹妹宣姜守寡,二是为朔培植势力,他便又做主给宣姜定下一门亲事。

本来这也是好事,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竟然与卫国达成协议,强行逼迫公子伋的另一个兄弟公子顽与宣姜完婚。公子顽最初不从,但迫于齐国的压力娶了宣姜。原以为强扭的瓜不甜,谁知婚后竟然夫妻恩爱,接连生了三男两女五个孩子。

也许是因为宣姜太有魅力了吧,毕竟她的美不是吹出来的。

其实,公子朔本不愿意母亲这门婚事,他觉得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母亲竟然又变成了嫂子,将来生了孩子是叫自己哥哥还是叔叔呢?

只是由不得他不乐意,话语权向来掌握在强权一方。当时齐国强大,他有求于舅舅齐襄公,所以齐襄公的话就像是圣旨一般。不管怎样,他又重获王位,也便低眉顺眼地接受了齐国的安排。

宣姜这一生其实挺悲催的,容颜绝美却阴差阳错,上对花轿嫁错郎。后来亲生儿子手足相残,再婚又嫁给了丈夫的儿子,也就是她同父子三人都有过婚约,这也太乱了吧?

唉,都是美丽惹的祸!

宣姜也因此被人诟病,说她乱伦。其实,这是天大的冤屈,她又何尝愿意如此!一切的始作俑者皆是卫宣公这个荒淫无耻之徒,他设计抢占儿媳、逼死老婆、杀害孩子,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了。

而《列女传》作者刘向,一句“五世不宁,乱由姜起”,更是将祸乱江山的罪名强施于宣姜。

世人对女子总是不公的,明明是男人厚颜无耻却归罪于女子身上。宣姜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伋可以再娶,凭他的地位和相貌不愁美丽的女子相嫁,只是因为过于愚忠愚孝才命丧父亲之手,因为固执己见还白白牺牲了公子寿的性命。

宣姜错就错在不该听朔的一面之词,她本来对伋心有所属,可是爱子心切,关心则乱,以为伋真的要害她们母子,就给卫宣公吹枕边风,结果害人害己。可见,女子一旦结了婚生了子,在她心目中,就没有人比自己的孩子更重要了。

宣姜在哥哥齐襄公的指令之下与公子顽完婚,其实也并非所愿,但是她却又一次向命运屈服了。不过所幸公子顽也是一风度翩翩的公子,他们婚后很幸福,也算是给她无奈的情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她的后代,除了公子朔心怀叵测之外,其余皆为品德端正之人。只是她后来与公子顽生的长子不幸早夭,另外两子先后成为卫国国君。长女嫁给宋桓公,史称宋桓夫人,次女嫁给许穆公,史称许穆夫人。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许穆夫人,她从小便聪慧异常、眼光长远。因为基因好,生得明眸皓齿靓丽卓绝。她嫁入许国后不忘母国,当卫国被北狄灭国后,她看透许穆公胆小怯懦,自知无法依靠他来光复卫国,便不顾许国大臣反对,以一己之力赶往卫国,招兵买马训练兵卒。她的爱国之心打动了齐桓公,在他的帮助之下,复国成功。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许穆夫人诗文成就颇高,是史料上记载的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最早的爱国女诗人。女儿如此优秀,想来她的老爸老妈也是不差的。只是宣姜的情感经历使得自身才能没有充分施展,不过得女如此,她应该是欣慰的吧。

人物关系图

历史总是记得那些与众不同的灵魂,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宣姜与公公完婚,后来又嫁给了名义上的儿子,可是当属于她的真正幸福来临之后,因为没有了花边新闻,她便渐渐退出了好事之人的视线之外。没有了口诛笔伐,没有了奇闻趣事,她仿若一叶扁舟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于茫茫史海。

宣姜和文姜姐妹俩皆是历史上出了名的美人,而感情却都一波三折。她们贵为大国公主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婚姻和命运,却因为男人的错被贴上了淫乱的标签。

这标签就像一道疤痕,在原本光洁的肌肤上狰狞蜿蜒,即便伤口愈合了,心灵上的伤害却像这淫乱之名一样如影随形。哪怕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提起这对姐妹花,还是让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所不齿。

其实,我想说,淫乱并非她们的错,错的是那些离谱失德的男人,还有那君权夫权父权大过天的奴隶制度和封建制度之于女子的桎梏和绑架。

本文为风的衣裳原创,拒绝不署原创作者名称的转载,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取授权。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