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一万种可能

对于区块链特别是和它相关的虚拟货币,曾经有这样一种说法,“币圈一天,人

间一年”,某风险投资人更形象地改造这句话说给互联网业听:“币圈一天,互

联网十年”。

现在再看这句话,我们又发现很有意思,在极短的时间里,区块链多次跌宕起 

伏,区块链在压缩的时空中经历互联网业十多年间所遇到的毁誉。

其实到今天我们也很难说对互联网有完全一致的看法。2016年底,我们还听到知

名企业家公开批评说,我不能允许你们(虚拟经济)搞乱实体经济,实际上早在

2015年就有明确的官方观点评说“别以为电子商务只是‘虚拟经济’” 。

区别在于,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是已经发生的,而围绕区块链的还只是就展望

中的事物进行争论——

可以说,区块链的一切都尚未实际发生,区块链的一万种都还是设想中的。

现在围绕区块链的激烈争论可能是因为,我们已经历了互联网20多年带来的变

化,因而更容易去设想一个类似的新技术浪潮的正面可能性或负面效应。

区块链技术的确是管理学者约翰·哈格尔所定义的那种“强叙事

性”(narrative)的事物,他认为有强叙事性的事物会

现在听到各种围绕区块链的正面或反面的设想时,我就感到这种叙事性特性展现

在面前,懂与不懂的、相关的和不相关的人都加入了激烈争论。

区块链和互联网的确是缠绕在一起的。

区块链和我们所知的互联网是同构的,这两个“技术”都是有着两面的硬币:一

面是信息技术,一面是经济技术。

通常人们认为区块链给现在的信息互联网增加了 名为“价值互联网”的新一半,

知名区块链专家肖风早在2017年1月10日就在《人民日报》整版撰文,题为《区块

链,让价值互联网露出曙光》。

图:肖风,2017年1月10日,《人民日报》23版

但与二十多年来互联网的历程不同,区块链作为从比特币这个事物中发展出来底

层技术,始终难以摆脱它的阴影。

对比特币系统了解越深,我越觉得它超级精妙,可能是最伟大的技术和经济系统

设计之一。

但是,即便我们这样的技术爱好者也心存疑虑:

中本聪的神秘和完全匿名极大削弱了比特币的可信度,

它的价格发展过程有着明显的郁金香泡沫的色彩,

它被鼓吹成颠覆现在的全球货币体系让它必然遭遇阻力,

当然更有人担心它可能会被用于诸如全球黑市或军火等地下非法市场。

当然要注意的是,

从区块链技术后来的发展看,它逐步摆脱这些阴影,从而开始走向一项新技术应

有的发展与应用路径:主要的联盟链技术项目超级账本是Linux基金会及IBM公司

等推动的,现在跨国转账应用如Ripple或所谓区块链2.0技术如以太坊得到更多主

流企业与机构的支持,以太坊企业联盟包括了摩根大通、微软、英国石油公司等

商业巨头。

之后,2017年开始出现的虚拟货币数量爆发和价格大幅涨跌既用财富泡沫吸引了

更多人,也让更多人去了解和应用区块链。

不可否认的是,巨大的泡沫再次给区块链的应用带来障碍。由于现在仍处在这一

波的巨浪之中,这些障碍是什么、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大概只有等潮水退去

后我们才能知道。

随着越来越的人开始试图了解和应用区块链,我们将听到更多的它的一万种可

能。很自然地,正如过往各种具有强叙事性的新技术(比如近年我们常听到的大

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一样,这些新技术引发的一万种可能的设想中绝大部

分是空想,只有少数几个可能在经历多次起伏后变成有变革力量——比如电商,

比如移动支付,比如移动社交。

今天我们可以确信的是,虽然区块链技术是在比特币这个系统中被发明和剥离出

来,但它可能很难给世界各国的国家货币带来多大的变化。

我们还可以确信的是,现在一些看似以保守的姿态利用区块链的互联网公司,可

能选择的是对它们自身来说最佳的路径,当然敢于在泡沫和争议中投入区块链的

大型互联网公司其实并不保守。

比如近期京东发布自身的区块链实践所展示的,在很多人看来是没有“创新”,

只是把区块链技术看成分布式账簿,将它用于价值数据的记录、流动和交换。

比如腾讯2017年就发布的腾讯区块链(当时名为腾讯可信区块链)现在看是一个

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云服务平台。

又比如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至今未披露自身的区块链应用设想,而仅是对外展示

在技术专利上积累的实力。在热潮略退的当下,这些探索更显真实价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