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41绑架

自打沐慈儿进了宫,沐紫阳每日都让龙鳞去隆王府问消息,这么个武艺高强的美男子,真的被她当信鸽在用了。这日天刚擦黑,龙鳞还未有消息回来,高睿栋却先翻墙进了将军府。

虽说不是第一次了,可沐紫阳在他凭空出现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回事,来去自如的,事先还不打招呼,没好气地问道:“你怎么来了?”高睿栋上一世虽然也不讲理,可最多就是和她唇枪舌剑的抬抬杠,从来不会偷偷摸摸跑进她闺房啊。

只当没听出她语气中的嫌弃,也知她没说“你怎么又来了”已经很客气了,高睿栋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语带宠溺:“小没良心,还不是你每日派暗卫来问慈儿的消息,若非怕你着急,我何必跑这一趟?”

慈儿?沐紫阳心头一紧,一把抓起高睿栋的衣襟就问:“慈儿怎么了?莫不是出事了?”

高睿栋盯着她攥住自己胸口的手,哭笑不得,他明明是来报平安的,她怎么就听成慈儿出事了呢,握住那双手,揶揄道:“慈儿好得很,我好心来想和你说说她的情况,你这是要勒死我吗?”

听到慈儿没事,沐紫阳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太过于紧张了,讪讪地将手抽出来,再给他捋捋弄皱的衣服,不好意思地斜睨他一眼:“那你早说啊,吓我做什么?”

“真是冤枉,我哪有想吓你,只是知道每日只让暗卫传一句无事给你不够让你放下心,才亲自跑来,你倒好,我还未开口,你差点就要谋杀亲夫了。”她自己担心得都快魔怔了,倒怪起他来了,高睿栋此刻倒是庆幸决定来这一趟,不然看她这样子,真得平白无故把自己吓死。

沐紫阳耳尖泛红,小声道:“那你以后就是要来,也让龙鳞提前跟我说一声啊。”她倒不是反对他过来,只是她在房内的时候一向习惯寝衣外披一件披帛,如今是冬日也就算了,披帛都是丝质的,看着和外衣倒没什么区别,若是夏日,这披帛都是纱制的,既轻又透,她怎么好意思让人看到。

高睿栋笑而不语,对她的称呼起了兴趣,问道:“龙鳞?你给他起名字了?”

“既然是我的人了,当然是我给起名字啦。”沐紫阳理所当然地说着。

高睿栋似笑非笑地就这么望着她,心情大好的模样,沐紫阳才好似想起了什么,稍一撇嘴,勉为其难地开口说道:“你又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无妨的。”

暗卫的名字一般只有主子和本人知道,可自己并没有想要瞒他的意思。说完,见他笑意更深,这下不只是耳朵,脸都一道烫了些。

他又没说话,自己好好地跟他解释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

高睿栋被她扭扭捏捏的模样大大取悦了,这丫头说得没错,他是自己人。


自从高睿栋上次来,沐紫阳便将房内的软塌收拾了出来,本来正好是她一人躺躺,现在倒是可以两个人对坐在小方桌的两边了。

沐紫阳带他来到软塌上坐好,撑起脑袋,问着正经事:“我这两天也没机会问你,反正你也来了,那就多和我说些吧,孙风逸查案查得怎么样了?慈儿在宫里可有人为难她?”

“慈儿可是如鱼得水,每日给双侧妃诊脉熬药的,又有太子护着,一点事都没有,你就别瞎操心了。至于孙风逸……”高睿栋顿了顿,“他应当是知道了自己义母的事,可却没有去找慈儿,太子与我的意思,是让他自己做决定,本来,咱们也左右不了他。”

听他这么说来,慈儿是能照顾自己的,三皇子也暂时没有去找麻烦,那就好。转而问着:“那我爹爹的事呢?”

高睿栋也不知怎么回答,毕竟孙风逸没有消息放出来,他们也不能逼得太紧,只能说:“孙风逸本来做事是十分有效率的,可是这一次,却还没有什么大动静,我也只是猜着,他如今是不是在暗中观察,只是不知观察的是慈儿,还是别的。”

沐紫阳知道对付孙风逸是不能逼得太紧的,不然反而容易引火烧身,她这一世还未见过孙风逸,都是凭借着上一世太子登基前短短几个月的相处在琢磨着,其实要说了解还真是没有多深刻,轻叹口气,道:“若是慈儿我倒是不担心了,有他盯着,就一定不会让慈儿出事,只要慈儿不出事,那将军府也不会有事,说句不该说的,他可比太子牢靠多了。”

太子有太多不可不顾虑的,可孙风逸不同,他要保一个人,就是皇上都会帮着,高睿栋点头道:“也是,你当真确定孙风逸义母的病只有慈儿能治?”

沐紫阳知道慈儿没见老夫人之前,谁都看不出那是什么病,她虽已经了解了老夫人中的毒,可这一次她要将功劳统统推给慈儿,她自己身经百战,能够自保,可慈儿不同,她不能随时看着慈儿,就要让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如今慈儿医术本就有突破,若能借此事开始展露锋芒,便能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缓缓分析道:“你想想,老夫人的病没有半年也有一年了,这么久的日子,老夫人为了不让儿子担心一定是能看的大夫都看了,咱们高宏国人杰地灵的,又是在帝都之中,可这病却没人能治,是为什么。我想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这不是病,是毒或是蛊,第二,这的确是病,但却不是本国的病。如此,才会让一般的大夫束手无策。慈儿本就不是大夫,从小就爱看些莫名其妙的书,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她能治好的几率可比仁大人他们这种精通正经医理的大夫大多了,哪怕治不好,只要能看出是什么,也好有地方下手啊。”

高睿栋颔首,倒是,慈儿连母虎都能接生,确实有一股子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劲头。

两人又聊了许久,高睿栋眼看天快亮了,深知不能再待下去,才悄无声息地离开。


……


第二日,沐紫阳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昨日聊了太久,她得想个办法,不然这消息只能从高睿栋一处来,也太不方便了。

正在用膳,灵川便轻快地跑了进来:“小姐,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燕池来了,说是要见小姐呢。”

灵川知道自从上次赐婚之后,夫人便不再出盖世楼,小姐去了好几次,夫人都说自己身子不适,小姐嘴上不说,但只要一提就哀愁满面的,她们都知道夫人都快成小姐的一块心病了。如今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主动来了魏紫苑,一定是夫人想通了。

沐紫阳听说是娘亲让人来的,立即放下了筷子,道:“让她进来吧。”

燕池小步走进房里,对沐紫阳行礼:“奴婢见过大小姐。”

“可是娘亲有事吩咐?”沐紫阳语气平和,可也不难听出其中的急切。

燕池开口答道:“夫人说,前一阵子身子不适,怕过了病气给少爷小姐,一直独自在房里养着,可心下却是挂念的,如今已经大好,知道今日少爷和二小姐不在府中,问大小姐可要一同去主楼用晚膳,夫人会亲自准备好大小姐最爱吃的鲈鱼,还有,夫人说十分想念大小姐做的水果茶。”

“好,好,好。”沐紫阳一连说了三个好,难掩激动地道,“你去告诉夫人,她身子刚好,晚膳不用亲自准备了,母女俩吃饭随意一些就好,至于水果茶,我会带过去的。”

燕池福了福身,答道:“是,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沐紫阳想着娘亲要喝水果茶,她得赶紧出趟门,也不想再吃饭了,吩咐道:“快备马车,我要去挑些好的水果。”

灵川微微皱着眉,总觉得刚才燕池的最后一句话不太对劲,夫人与小姐和好,她自然替小姐高兴,可若要示好,不是应该少爷小姐都在更好吗?如今府里只有大小姐一人,且点名要喝水果茶,每次大小姐做水果茶都是自己亲自出府去挑选好的水果,这些夫人都是知道的。过去夫人心疼小姐,别说要求小姐做吃食,就是小姐自己做主弄个小点心什么的,夫人都不舍得。灵川觉得蹊跷,可看着沐紫阳高兴的样子,又不忍明说,只道:“小姐,水果还是奴婢们去买吧,如今老爷、少爷和二小姐都不在,出府还是小心点才是,急急忙忙的不好打点……”还会轻易被人钻了空子……最后一句话,灵川到底没能说出口。

沐紫阳没有察觉到灵川的担忧,只是摇头,娘亲好不容易肯见她,又病了这么久,不过是个水果茶,她怎么能不全心全意做好呢,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你们挑不来的,还是我去,没什么好担心的,馨儿也跟着就是了。”

灵川也不再多说,有馨儿在,应当是无碍的,又是光天化日,希望是她想多了吧。


沐紫阳换了身衣服,很快就带着灵川和馨儿出了门,她还在想着这个季节用哪些水果做茶最好,马车便停了下来,只是久久没有听见车夫的动静,沐紫阳才有所察觉,与馨儿对视一眼,不对头!

立即将诗儿给她做好的暗器在袖中装好,轻轻挑了窗帘的一角窥去,原来是这里!沐紫阳双眸霎时盛满杀意,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胆颤的寒气,吓得灵川都一动不敢动了。

她的娘亲啊……沐紫阳深吸一口气,冷声道:“这是姬丞相的别院。”

难怪路线不对龙鳞也没有提醒她们,想来是从刚才开始就被人盯上了,对方也许人手太多龙鳞没有胜算,去搬救兵了,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拖着时间,等人来救。

馨儿刚才也被沐紫阳透出的冷意惊了一下,听了这话才明白过来,将扬文握在手中备战,只等小姐下令。而灵川,也反应了过来,果然不是她想多了……


“紫阳表妹,不下车吗?”马车外男子急促的声音响起。

沐紫阳定下心神,对馨儿摇了摇头,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她们并不知道今日究竟埋伏了多少人,若是硬来,难有胜算。

馨儿见状,又看了一眼不会武功的灵川,还是将扬文藏进袖中,沐紫阳让灵川撩开门帘,不慌不忙地看着眼前人,扬声问道:“正凌表哥,这是何意?”

姬正凌身后站着两排侍卫,皮笑肉不笑地道:“多日不见,实在是思念表妹,请来做客啊。”

沐紫阳依旧坐在车内,尚没有要动的意思,问道:“若是想我,那留咱们二人就是了,这么多的侍卫,可不吓坏表妹我。”

姬正凌仿佛要看穿沐紫阳一般,眸中透着绿光,笑容不达眼底,却阴冷瘆人,故意说着:“表妹金枝玉叶,自然要多些人保护,不然怎的放心和表妹亲热。”

亲热?好不要脸!她都定了亲了,看来今日将她们拉来了这里真的是存了龌龊的心思。这姬正凌,狗改不了吃屎,一次两次的都没有新意。

灵川气得捏紧了双拳,一副要瞪死他的模样,奈何别院的墙头上好似都围满了侍卫,一阵鄙夷,还是相府的少爷呢,竟这般无耻,她一个丫鬟都要比他正派得多。


“表妹快下马车吧,表哥想你可想得紧,快来给我好好看看。”沐紫阳不哭不闹,看得姬正凌心痒难耐,他本来都让兰妃许诺要将沐紫阳送去丞相府了,没想到这将军府居然得了与隆王府的赐婚,如今沐紫阳在他面前,明明都插翅难逃了,却还是高贵不可犯的模样,更是想将她狠狠压在身下,看她还能不能装得这般清高。

“表哥急什么?”沐紫阳依旧不紧不慢,心里计算着龙鳞何时能将救兵找来。

“可是要表哥抱你下来?”姬正凌的语气更是迫切,直勾勾地盯着沐紫阳。

沐紫阳只当没有听见,缓缓走下马车,典则俊雅,提议着:“表哥还是将侍卫撤了吧,紫阳今日只带了两名侍女,可不需要这么多人保护。”

这人手够多的,近的远的,看来姬正凌今日是志在必得了。

“表妹右手边的这名婢女可是会功夫的,要是出了异心要对表妹不利,表哥怎么好好保护心爱的表妹?”姬正凌还记得马场之事,要不是她,沐紫阳早就是他的人了,还用等到今天?“不然,表妹将这危险的贱丫鬟交给表哥,表哥自然就不必担心表妹的安危。”

姬正凌说着,看向馨儿的眼神已带着狠辣,沐紫阳深怕他会先对馨儿不利,率先开口:“那就留着侍卫吧,也无妨,表哥不嫌人多就好。”


沐紫阳脑中盘算着好几种脱身的方法,只是把握好像都不大,龙鳞十有八九是去找的高睿栋,不知自己能不能拖到他来。

姬正凌邪邪一笑,抬手一个动作,让人拿下了灵川和馨儿,不待主仆三人开口说话,上前就揽过了沐紫阳的腰身,紧紧扣住:“紫阳与我多日不见,咱们好好叙叙旧?”

小人!沐紫阳强忍着心中的恶寒,没有将他挣开,馨儿和灵川被他钳制住,她只能慢慢来,对视上他的眼睛,问道:“既然不退守卫,何必扣着我的丫鬟?”

姬正凌手上力道加大,咬着牙发狠道:“碍眼!”

灵川和馨儿两双眼睛已经要喷火了,这狗爪子贴在她们家小姐身上才叫碍眼呢,两人的想法如今出奇的一致,若不是小姐刚才有令不得妄动,定要剁下那双爪子绞成碎肉。

沐紫阳偏过头,不顾腰上传来的疼痛,问道:“我饿了,表哥可有酒菜?”

姬正凌听着身旁倔强不服输的声音,心口泛上一股嗜血的快感,伸手在沐紫阳下巴上摸了一把:“自然了,还是紫阳有情调,这就带你进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