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4

时间回到二十年前,作为高中生的陈子君被一本名叫《少年维特的烦恼》的世界名著所深深吸引,他生来第一次隐约觉得,用尽生命想要获取的爱情,原来如此凄美。而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未来的二十年,他所经历的爱情之帆,恰似在汹涌波涛中前行一般,凶险、落寞、顽强。

时间回到两年前,还有两个小时,陈子君所坐的航班就要在成都这片土地上降落了。这次旅行只有他一个人,为了美食,为了美景,也为了领略巴蜀文化。此外,除了脾气火爆外其他优点都符合陈子君口味的川妹子,姑且也算作他独身前来四川的原因之一吧。但对于四川的好感,也成了日后他和左清关系破裂的导火索。

时间回到一周前,左清和陈子君的关系降到了冰点,那些在陈子君这里秒回的消息到了左清那都成了下一世的轮回,也许是因为陈子君那些过于暧昧的玩笑,也许是因为陈子君想要带着左清去看大熊猫,也许是左清不想再让陈子君为她作无谓的付出。

时间回到两天前,陈子君在键盘上敲出了这么一段话:从成为朋友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早晚有一天会出现今天的局面。能开口的已然释怀,埋在心底的皆是遗憾,所以在你面前我并不想避讳自己对你的感情。经常单曲循环着张敬轩的“只是太爱你”,喜欢那句“因为我不知道下一辈子是否还能遇见你,所以我今生才会那么努力把最好的给你”。我知道我对你可以无话不说的时间和机会也仅有那么一点,因此在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尽我所能去为你做那些和爱情擦边的事情,也注定了结局来的不会太晚。在这样的关系里,只消做错一件事,所有的失望就会失而复得。但或许你不明白,在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里,付出并不是什么代价,而是一种埋葬遗憾的幸福。

时间回到两小时前,陈子君坐在小剧场里望着空白的大屏幕,脑海中突然出现左清模糊不清的影像……想带你去看大熊猫,唱着为你而写的歌,拍下你最美的笑容,用p图软件在照片上刻上: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