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写点什么简直无法思考

当一个人要同时思考两条道路,就如同把大脑切开一半,两边都有足够大的马力去分裂一个人。这种裹步不前的状态,总会降低人的工作效率。

刘子文是一个很容易陷入自我纠结的人。

毕业半年,上个月刚刚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当地稍有名气的文化公司里做编辑。工作地点在一栋设计楼,座位朝东南。每天下午三点,西远的太阳经过对面玻璃楼的反射,明耀耀地恍着她的眼。在这种似梦迷离的瞬间,她可以轻松在充满敲字声的电脑丛林中脱离。她上司称这种脱魂状态叫“做梦”。

对,刘子文很喜欢做梦,白日梦那种。

编辑,这跟她设想的周游列国的自由状态,似乎有点不太一样。朝九晚五、办公室、报告文案……这跟她想的毕业生活也很不一样。说起来也挺好笑的,现在这家文化公司,大半年前曾用尽一切办法都想进来。中途方向改了几次,都以为无缘。结果兜兜转转在另外一个领域认识了另外一群人又巧妙地被介绍,接着面试,录取。如今坐在办公室,又萌生离开的念头。

神游中,她在电脑里敲下了这么一行字。“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连性别都没有。我不禁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只是别人构想出来的一堆数据。”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帮上司写一条价值7888元的丝质围巾的行销文案时,就在公司电脑里创造了这么一个人。谁会这么无聊,每天签到似的在电脑里养一只虚拟人物。这只虚拟人物还要半死不活在一个封闭空间里思考人生问题,自己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都是变态。想到这里,刘子文敲打键盘的手不禁哆嗦了一下。

我怎么就确信自己不是另外一台电脑里的数据?

保存关闭了文档后,刘子文看了看外面。今晚还要不要回去修改一下简历,争取在截止日期之前投几所英国的学校试试。

她想了想,重新打开电脑,修改了一下开头,“我叫朱子文,今天是我要去G大学报道的日子。”

这样子,她突然觉得自己一直分裂的大脑似乎轻了一些。

=====

DAY1:

好吧,这是自己无所事事突然想写的一篇小小说。创造出一个要写朱子文的刘子文。无他,纯粹觉得很多事情想记录下来却找不到任何方法。现实有时候过于虚幻,以至于写下来反而更不真实。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混合着自己的经历以及很多自己观察别人的身份。她也许不是全部是我,但与我同生。很期待她有自主意识的那一天。

希望能把刘子文的生活记录到100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