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房草木深(四十)

网络图,侵删!

师父:唉!

沙弥:师父何故唉声叹气?

师父:人心不古,商家无良,我去年买的衣服缩水的厉害,今年都穿不了了。

沙弥:是你胖了的缘故。

师父:观胖不语真君子。

沙弥:不点不破,不破不立,不立何以立自己?

师父:那你还不立刻起床,立即修行去。

沙弥:唉!

师父:徒儿何故唉声叹气?

沙弥:气温不古,秋风无良,我昨晚立的早起修行志向缩水的厉害,今天都不想起了。

师父:是你懒了的缘故。

沙弥:观懒不语真君子。

师父:不点不破,不破不立,不立何以立天下?

沙弥:师父你看,你胸怀天下,我却只关心自己。

师父:你是说被为师的胸怀折服?

沙弥:不。我是说你连孕都怀不了,还怀什么天下?

师父:哈哈哈......

沙弥:师父你明明面色铁青咬牙切齿,为何却还哈哈大笑?

师父: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