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十几年间未变的是她眉上的痣

男人从未看清的痣

配合着她圆胖的脸

是想象的女神形象的蜕变


梦里她的身体发出的白光

他要拯救的对象

他痴迷于冬天公共电话中简短的对话

红色围巾与黄色外套是她的形象

她在电话那头呼出白色的哈气

他在叹息

浅蓝色字体发出的邮件

是对他一人生活的补偿

时间的积累在文字中释放

是结冰的黄河与俯视的积雪

是撕裂得家庭与同学的恋情

年少的种种烦恼

却从未讲过夏天的故事


他把涂鸦的记事本寄给她

随之收到的是她的糖

生日蜡烛与自己做的手工相框

相框里有她做着沉睡模样的相片


相片脱落

邮件中开始了剑拔弩张

她的愤怒在八月的天气中令人毛骨悚然

他对她的依附结束了

他有了喜爱的人

或者喜爱他的人

不是一个虚拟的替代物

他的骄横出现了

隐藏的不满全部倾倒而出

他在黑夜里回应如何在过去的时间中对她的索求

但是结束了

一切都断了吧

暴躁的紫色字体出现在屏幕上


现在

男人看着这张眉上有痣的女人的照片

过往爆炸性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是这些很快又风消云散

唯一留下的

只有深夜中长久存在的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