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剑天下】缘起

      幽幽叠谷,山泉涌动,简柔五岁那年,被奶妈赵嬷嬷带到芍药谷拜医仙门下,便以此景境为伴十二余载,习得一身好医术,生性灵性,手触之处便能读懂花木禽兽之魂魄语录。十余载间勤学药理,苦练轻功,常年隐居芍药谷与世隔绝,鲜少有人知。

      一日晨间,如日常,简柔轻柔拂面、梳洗着衣,一身飘然白纱水色水香,出门采药,不一会儿功夫,寻至幽谷湖边,便坐在湖边排砌的岩石上稍作休息。太阳初醒,铺展了万道霞光。耀花眼的云雀,从香樟树上飞起,像陀螺样打转转,往朝霞万里的高空飞旋。在湖边和岩石下宿夜的鸳鸯、野鸭,也冲开朝霞,成群成阵的向湖心深水处飞去。简柔不禁发起待来,时而些许感伤,时而些许浅笑,思绪漫游。她不觉手绢滑入湖中,忽觉湖中一道热源袭来,全身发麻,寻着热源望去,正是一双冷峻和迥然飘逸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而拥有这双坚毅眼神的是一张极为冷生硬和漠然的男人的脸庞,坚挺的鼻梁,厚实而有形的唇形,漠然而无表情,长而黑的长发湿嗒嗒的顺着脸庞滴着水滴,露出半裸这古铜色完美曲线上身。简柔回盯着他,只见男人手挥手绢向其逼近,越来越近距离的感觉到男人均匀的呼吸吐在脸上,顿时红霞扑面,心跳加速。

    男人面无表情地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大大的眼睛,顰颦双眉,精致而美丽,饱满如樱桃般小嘴,因红霞扑面衬托白皙的面容,犹如天仙,嘴角不觉弯出弧度,“是你的么?”男人玩味着盯着手中手绢。“还我!”伸手欲抓,男子已沉入湖中不见踪迹,微微水纹。简柔涨红了脸,眼睛情不自禁四处搜寻男人的踪影。

  "给我搜,休想从我眼皮里逃脱!”简柔闻言回望靠近的黑衣长袍青年男子,首领着一群灰黑长袍小队人马,黑袍领首如鹰般锐利的眼睛盯着湖畔的素白长裙的简柔,喝示身后随从“黑豹,带队搜索湖边各处,一旦有动静即发暗号。”

    “你们是何人?”简柔警觉后退,怒言相对黑袍首领,黑衣男子惊呆,眼前宛若飘飘仙子,顰颦双眉配上水灵眼睛显得精致而美丽的白衣女子,不禁感叹,枉费在这世间混迹多年竟没有见听闻芍药谷竟有如此脱俗而清丽的年轻女子。黑袍首领道:“姑娘,可否看见陌生年轻青衣男子出没?”并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女子。

    “要说有无陌人出没,不正是你等众人?”简柔心中暗惊,不禁佩服起刚才湖中男人,边说边套上布鞋,抱起安抚因陌生人群叨扰到向其奔来的白兔。

    黑衣首领痴痴的望着女子:“姑娘,在下慕容措,打搅到姑娘实在抱歉,待在下搜查到在下要找的人,自当向姑娘陪不是。”

    简柔不再理会慕容措,独自沿着来时路返回,兀自也没有了心情。

      慕容措看着女子背影,迈步追随,渐至丛林深处,所到之处花草树木摇悦,慕容措惊色,想着此处不是一般寻常人可见,此女子步伐轻盈所到之处生物越发显出灵性。谷外明明入冬,而此地温暖如春,若不是亲临此地,万不可置信。

    简柔觉有人紧随其后,心忧身旁的花草树木被惊扰,又恼其背后投来灼灼热流,便伸手轻拍旁边树丛,顿时群蜂出没,蜂拥向身后而去。同时施展轻功,飞跃树尖,躲避尾随着。

    慕容措顿然失色,一手挥臂扫退群蜂,一手抱头左右闪躲,奈何群蜂围其转了几圈也没有要咬伤来人之意,不等慕容措再运气挥退,群蜂不一会儿便退出影踪,待要追赶女子,已无半点人烟欲。

    湖畔上,众人搜遍终无所获,作放弃状,往慕容措方向寻去。

      先前湖中男子探出半裸古铜色上身,手中把玩着女子的手绢,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浅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 那眉目如画的少年僧, 一袭白衣腾舞空中, 不染一丝一毫风尘。 一身白衣, 刚毅奔放, 柔软洒脱, 如一缕...
    落雨华裳阅读 225评论 1 15
  • 五年前,他将她从死人堆里抱出来,当时她满脸污秽,头发凌乱,衣衫早被血污晕染。他抱着奄奄一息的她,跑进医馆。郎中却说...
    木静月阅读 107评论 0 7
  • 沉醉溪亭日暮,亭中只你一物。 美得不可一世,心儿早已飞去。 我只多看了几眼,便自顾离去。 怕被你发现,惊扰了这片宁...
    华月深魂阅读 292评论 0 30
  • 思雪 情海无涯,彼岸何方? ...
    纷菲雪落覆吾心阅读 68评论 0 7
  • 病重 半夜三更,屋外的廊道上有几个丫头焦急询问:“公子又病了,这次药石不进,如何是好,快去请夫人来吧!” 李府西厢...
    木静月阅读 162评论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