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邂逅过,一场烟火般绚烂的爱情?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徐志摩

她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在西德念书,她年轻,贫苦,却也倔强,吃饼干和黑面包泡汤度日,用橡皮筋修补半破的长靴,日日苦读,年轻的生命里,没有一点物质享受。

直到圣诞前夕,为了度假需要,她穿越柏林墙,去东柏林申请许可。

由于所持台湾护照,没有获准,半路上,绝处逢生的邂逅了一位年轻英俊的东德军官,在他的帮助下过关,又承他之助,返回西柏林。

那时的她,是个美丽的女人,有着绚烂如春花般的容颜。

而他,有一双感人而燃烧的眼睛,深邃的让人有着落水的无力和悲伤。

那是惊心动魄的倾城一顾,互相凝视的一瞬,他们已彼此了解。

两颗灵魂的契合,不再需要任何语言,那是一种不能解不能说不知前生是什么关系的一种谜和痛。

在空无一人的火车站,在那个寒风凌冽的雪夜,他们就这么站着,僵持着,颤抖着,双眼纠缠着,耗到了最后一班车。

她终究是不得不走,他不敢挽留,也不能挽留。他们的相遇,是暗黑的夜空骤然绽放的烟火,灿烂而短暂,可是,终究留不住,眼睁睁看着彼此渐行渐远,那一丝烟火没入黑暗,只留下无底深渊的绝望。


如果你问我,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一次相遇,便是永远的离别,一次错过,便是一生。

那个女学生,后来,把这个故事写在了她的书里,书的名字,就叫《倾城》,女学生的名字,叫三毛。

王家卫在电影里说,有时候昨天我遇见一个人,感觉他非常有意思,印象深刻,但后来就再也遇不见了,这就是人生。

总有人让你心心念念一生,可是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


我遇到了一个赏心悦目的男子,可是却隔着星星一般遥远的距离,我喜欢他,但是永远都不会有交集,这就是现实。

大学毕业,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九寨沟当景区导游。

那是个十分美丽的工作,是的,美丽,因为,在那个人间天堂,每天,我都会看很多不一样的美景,遇到无数有趣的人。

那天,我正在诺日朗瀑布待班,迎面而来一个背着双肩背包的高大男孩,他用英语问我:九寨沟最美的落日在哪里?

大概因为他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让我觉得他很特别,抬头看到他的一瞬,微微一怔,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是遇见很久没有见到的朋友,他有一双澄澈明亮的眼睛,很深很深,一眼望去,人好像跌入了深幽湛蓝的湖底。

我想了想,告诉他,我认为是镜海,它也称做爱情海,那里有九寨最浪漫的爱情故事,也有最美丽的倒影。

他笑笑,得到答案,却并未离去,只与我并肩而立。

彼时已是黄昏,斜阳却依然耀眼,巨大的瀑布沿着峭立的岩壁飞泻而下,水流在撞击中演奏出一首气势宏大的交响乐,阳光下,水珠四溅,耀眼闪烁,如同万顷珍珠扑面而来。

我们一起静静看着那洁白翻腾的瀑布,水珠轻轻柔柔地扑打着我的衣裙,我忽然满心欢喜,不知是因为瀑布太好看,还是因为身边的这个人。


然后,就聊了起来,我的英文实在很烂,半聊半比划中,也只知道他是来自美国的华裔,第一次到中国来旅行。

汽车喇叭声嘟嘟的响起,到我的班了,司机在催促我上车离去。

我和他告别,他忽然说了一句话,很短的一句,我一下子就听懂了。

他说:“你能和我一起去看落日吗?”

阳光照射着他的脸,他的眼睛闪闪发光望着我,温柔而专注。

突然听到这句话,我呆了一秒钟。

司机的喇叭声按的越来越急促了,我摇摇头,边指车边告诉他:“我要走了。”

他的眼里有抑制不住的失落,他问:‘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我的心里忽然有些伤感,我没有回答他,笑了笑,跳上车,向他挥了挥手。

从此,再没有见过那个男孩子,后来的日子里,我看过很多灿烂的夕阳,路过无数美丽的瀑布,我甚至一个人去了镜海,看了日落,完成一个没有承诺的约定。

那是我从没见过的美丽!天空被日落染红成一道晚霞,海面也被霞光晕染,看着夕阳慢慢消失在翡翠深蓝的海面,我不由想,那一天,他看到最美的落日了吗?

闺蜜曾问我:后悔吗?

我摇头:不后悔,人生本来就有太多的一次性和不确定,如果一次偶然都不错过,那么就永远没有偶然了。

所以,我会珍惜,却不会遗憾。

因为生平第一次,有男孩子约我去看最美丽的落日呢,即使错过,那份年少的浪漫,依然珍藏在心。

我始终相信,一生中,你会与某个人不期而遇,这个人一定是不一样的, 一定与你一生中所有发生的事都不一样!

不求结果,不求同行,因为只是遇到,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和欢喜。

村上春树说: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

如若再不能见,仍然,祝君好!



那时的自己

我是时而逗比,时而深情的能猫女侠,谢谢你来过,期待你的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下午,闺女一放学就问我,啥时候去姥姥家给小姨过生日。我说:“接上你,我们就去。”最近天气比较冷,周末时间...
    梓墨麻麻阅读 27评论 0 0
  • 俗话说好事多磨,那就磨磨吧!
    呼责阅读 390评论 0 0
  • 梦里,有一个欣赏的人,他是一个身高不高170左右,干净利索,皮肤微黑,说话果断的男人。我和一个闺密住在了他奶奶家,...
    佐佑不了阅读 93评论 2 3
  • 在候车大厅等火车,到家都要半夜了,路上一定会因为昨天的狂欢睡死过去,所以提前整理打卡。 第20天,按照计划应该是复...
    HR老白张小编阅读 80评论 0 1
  • 倚楼听风雨 淡看江湖路 但见泪痕湿 不知心恨谁 花间曾吟语 曲落未闻痴 芳心已暗许 蒙昧君不知
    星尘梦羽阅读 53评论 0 2